動物

牛牛受傷 行為反常 漁護署罔顧牛命堅持調遷

廣告
牛牛受傷 行為反常 漁護署罔顧牛命堅持調遷

廣告

圖:被搬到西貢的大嶼山牛身上有被煙頭燙傷的傷痕(圖片由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提供)。

(獨媒特約報導)漁護署自去年11月起,暗中將大嶼山及西貢兩區的牛隻偷偷對調,聲稱這是一個嘗試減少牛群在馬路上活動、造成交通阻塞及滋擾的試驗計劃。然而這個所謂的試驗計劃漏洞處處,沒有確實的根據可確保其成效,過程中被搬遷的牛隻成了最無辜的受害者。護牛團體近日四出尋找被調換的牛隻,發現牛隻現時棲息的地方無足夠糧水,又有直升機噪音滋擾;有平日不願與人類接觸的牛隻疑因思念家園性情大變,更有牛隻被煙頭燙傷、牛角被燒剩一半。牛牛的精神狀態及安危令人擔心,但漁護署仍堅持繼續進行計劃,無意將牛牛搬回原居地,置「牛命」不顧。

計劃詳情毫無交代 價值成效成疑

漁護署表示,收到大嶼山及西貢兩區居民投訴牛群在馬路上活動,並造成交通阻塞及滋擾,署方曾向生態顧問「生態系統顧問有限公司」(Ecosystems Ltd.)徵詢意見。該顧問指出,儘管有充足的食物資源,部分牛群在原區遷移後仍會返回原來的聚居地,繼續在馬路上行走。漁護署因而嘗試牛隻跨區遷移計劃,將29頭西貢牛移至石壁,及21頭大嶼山牛移至西貢,並指會以牛隻對區內造成的滋擾、相關投訴數字及牛隻健康狀況等評估計劃的成效。然而,漁護署並沒有解釋該生態顧問是根據甚麼研究或觀察作如此說法,亦沒有交代是如何從此單一意見便推算到將兩區牛隻對調是一個有實驗價值的試驗計劃。獨媒記者曾向Ecosystems Ltd.查詢該公司有沒有熟悉牛的生態習性的專家,卻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另外,記者曾向漁護署查詢有關試驗計劃的詳情,包括其試驗期限、牛隻現時的健康狀況、及會否將兩地牛隻搬回原居地等。漁護署只表示試驗計劃仍在進行中,每週均有派職員定期巡視牛隻,而遷移的牛隻健康狀況良好,依然在預期範圍內棲息。

然而,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表示,現時被搬到大嶼山的西貢牛已全部分散,並加入到原牛群中,並非如漁護署所指的「依然在預期範圍內棲息」;她同時批評漁護署在奠定試驗計劃時沒有充分考慮牛隻在適應環境時所需要面對的挑戰,界定牛隻健康狀況的準則時亦沒有顧及牛隻的精神狀況。

1654845_10201569206016731_200496255_n
圖:牛牛現時於西貢棲息的地方附近有直升機練習升降,環境不適合牛隻居住(圖片由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提供)。

寒冷天氣缺糧水 噪音造成精神壓力

何來質疑,漁護署此試驗計劃選擇在最寒冷的季節搬遷牛隻,根本沒有充分預算牛隻能否適應新的食水,或是否有足夠的資源生存,並批評漁護署只是不負責任地「pick and dump」。根據她的實地觀察,被搬到西貢的大嶼山牛不但要在寒冷的天氣下面對完全陌生的環境,同時草的供應相對少,水亦不清澈。

另外,附近有直升機不斷重複練習升空及降落,期間噪音不斷。牛隻要適應新環境本已困難,加上如此噪音騷擾,精神上承受的壓力是否虐待的一種?漁護署在辯稱牛隻「健康狀況良好」前,有否花時間觀察牛隻在原居地及搬遷後的行為,以辨別牛隻的行為模式有否保持水準、是否適應新居地?

牛牛行為反常 被煙頭燙傷

何來表示在探訪被搬到西貢的大嶼山牛時,一隻從前在原居地不喜歡與人類接觸、總是不讓觸碰的大公牛看見從前在原居地熟悉的人時,竟主動走近挨近,並讓人擁抱。她指大公牛一般不會作出這樣的行為,很有可能是牛隻想念原居地的情緒反應。另外,她發現其中一隻牛的身上竟然有被煙頭燙傷的痕跡,其餘部分牛隻亦有毛髮被神秘物體刮至見皮,令人質疑漁護署到底有沒有用心檢查牛的情況,所謂的試驗計劃又有否預計牛被搬到新的環境後需要面對什麼樣的新威脅。

除此,西貢護牛天使發起人譚詩詠表示,部分被移到昂平一帶的牛隻情況較嚴重。除了無法尋找足夠食水,當地不少遊客更不時胡亂餵飼如燒賣等食物。她亦表示,有牛隻的牛角被燒剩一半,臉上亦有燒傷的痕跡,卻無法得知是誰曾下毒手。

處理投訴零透明度 搬牛治標不治本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何佩嫻批評漁護署「失職失責」,指漁護署為試驗而搬移整整50頭牛根本沒有理據,同時在搬遷前後均沒有聯絡任何關注團體作討論或告知,有違以往一貫模式。同時她質疑漁護署處理投訴的過程乃黑箱作業:漁護署以處理居民投訴、解決牛隻對居民的滋擾為由實行試驗計劃,然而實際上接收到什麼投訴、投訴的實際內容、數量、針對的牛隻等資料則完全不予公開,同時至今仍沒有向關注團體充分交代此計劃的理據及詳情。她表示,這次的事件反映出漁護署和其他團體的關係正在倒退。何來則批評漁護署在收到部分居民單方面的投訴後便動用公眾資源搬牛並不是改善路面交通安全的應有辦法。她表示所有駕駛者在考牌照前都必需明白,不管路面原先是否暢順,他們都是確保路面安全的負責任者。若是人類突然闖入路面,確保駕駛安全的責任依然落在駕駛者上。然而何以當事件涉及牛隻而非人類時,責任竟然落在牛隻而非駕駛者身上?

另外,儘管漁護署承諾在新年過後會與一眾團體開會商討,何佩嫻卻表示情況不甚樂觀。她擔憂這個會議對漁護署的約束力不大,尤其是繼去年六月漁護署在眾團體、政府部門及媒體前承諾不會搬移大嶼山的牛隻,其後卻一聲不響地違反諾言後,漁護署大有機會再次重蹈覆轍。即使這次的會議有可能達致任何承諾或共識,亦難免日後漁護署再一次翻臉不認人。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