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蘇祖力

鍾意政治多過數字的金融人 網誌

社運

幾時佔中?

幾時佔中?
廣告

廣告

一講佔領中環,大家最關心的總是「究竟幾時佔中?」、最失望的是「佔中三子不夠落力提倡公民提名」、最不滿的是「三子拖得太久,令人熱情冷卻」……

究竟幾時佔中?

早在去年和平佔中行動開始時,發起人已說明行動的「終極目的」是不用靠實質的佔領,香港也可以得到一個合符國際標準的普選。要達到這效果,行動要透過一些脅迫政府的行動,使政府受壓,不得不正視市民訴求。當然,筆者認為佔中行動在「脅迫政府」這一環是做得很差,目前為止,相信沒有一位官員,甚至議員,對沒有「真普選」所帶來的「可怕」後果有絲毫擔心!但既然這行動的目的不是「為佔而佔」,大家的焦點只放在實質佔領上,顯然是捉錯用神。

有人認為政府的方案一定是爛方案,根本沒有必要等政府推出方案後才佔中。筆者無意重覆「公民抗命」的原則是要待所有「合法手段」皆用盡後才應使用的理論,更無謂分析普羅市民在方案達成共識*之前啟動佔中的負面影響。可是,試想想,如閣下是戴耀廷,並視佔中行動為爭取真普選「背水一戰」,沒有十足把握真的不敢貿貿然出擊的。佔中行動過去半年舉行了多場商討日,共約3000參與。簽署意向書,承諾會參與或支援公民抗命行為的人不到2000,信守承諾的可能少於1000。在這情況下,你還敢誇下海口為佔中摘日嗎?

筆者一向認為佔中行動目前最大的敵人不是共產黨,也不是香港政府,而是各大所謂泛民政黨。泛民四分五裂已成事實。這也沒啥大不了。今時今日,大家應知政黨根本不會主動幫我們爭取什麼。佔中發起人應做的不是準備佔領中環,而是用一些手段脅迫泛民政黨,令他們不敢在最後關頭,投下關鍵一票支持政府爛方案。如果爛方案在立法會通過,害港人的根本不是中央,不是特區政府,而是立法會議員。所以現在要做的,並非準備和中央對抗,而是確定議員企硬,謹記不要出賣選民。

佔中三子不夠落力提倡公民提名?

這從不是他們的責任! 佔中行動的目的是爭取一個合符國際標準的普選,而合符國際標準的普選未必一定有公民提名的。必須強調,筆者是只接受公民提名一軌的方案,絶不支持加入政黨提名、立法會提名或區議員提名。可是,如佔中行動標榜公民提名是唯合符國際標準的選舉原則的話,筆者認為他們是偏頗的,因為這並非事實。大家與其投訴佔中三子不提倡公民提名,不如主動向各大政黨施壓罷(施壓不等於在某政黨出沒的場合作大呼小叫、搗亂、掟東西,民主黨已完美示範這些動作對政黨的立場起不了影響!),他們是選民選出來,絶對要依民意辦事呀!

佔中拖得太久,令人熱情冷卻?

社會運動是互動的,有人參與,有人支援,搞手才有力量繼續向前。對某一事情有多熱情在乎閣下對該事件有多重視。眼見不少爭產案持續數十年,當事人的熱情仍沒有冷卻,仍十分積極為自己增加勝算。因為當事人對那一筆金錢、或名譽、或「一啖氣」異常重視,才能堅持下去。如閣下因「佔中拖得太久」,熱情便「冷卻」,這只代表閣下對真普選的堅持非常有限,這基本人權對閣下著實也可有可無,這樣便不要怪人了。如香港大部市民的熱情也這麼容易冷卻,這大概是我們今時今也得不到公平、沒有篩選的選舉的主要原因!

香港市民可能因長期依賴別人(政黨)代議政治,習慣處於被動角色,彷彿已變得缺乏主動出擊爭取自身權利的動力了。我們對政黨失望,於是將寄望轉到學者身上,唯一沒變的就是我們仍舊依賴其他人為我們爭取我們應有的權利,自己卻隔岸觀火,看不過眼最多在網上肆意批評,始終懶得多行一步。這種思維模式肯定與佔中行動相違背。因佔中行動是希望全民覺醒、全民參與,絶對不是發起人在背後默默耕耘,然後突然普選便出現了,香港變得民主了。記著,佔中三子不是救世主啊!

*有人說公民提名是共識,但門檻呢?三萬?十萬?還是五十三萬?還有,多次民調顯示市大比數支持公民提名,但他們是接受公民提名一軌,還是加了政黨提名、提委會、區議員提名,都會照單全收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