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民主運動和正能量

民主運動和正能量
廣告

廣告

法官們看到了,香港法治的天空出現了罕見的雷雨雲。我們現在更看到了其他的烏雲,包括正在告急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等等。其實,最大的烏雲很早已經形成,只是位於高了那麼一點點的天空,香港人的視力又不很好,才沒有看清,現在終於明晰了,就是民主政制的那一塊!

在陰霾密布的日子裡,人們的心情自然都不會很好。在政治烏雲底下,港人的情緒更明顯地能看到兩種不良表現。首先可見的是急躁,表現為近年激進民主派的聲勢漸大。在政治前景受到中國共產黨極力封鎖的情況下,很多傾向民主的人士都感到很大的壓抑,但又感到無可奈何。就像抑鬱症病人將追求理想不遂的壓力轉向自身或家人一樣,民主派內部也就形成了很多的矛盾和爭執。

在溫和民主派人士身上,我們卻感受到焦慮。他們既看到前路的強大阻力,又受著身邊急躁泛民群體的擠壓,加上長期努力帶來的疲勞,未免令人有難以入睡般的焦急。近日令城中人側目的民主黨何俊仁議員在議事廳觀看模特兒照片事件,正是這種情緒的典型。前一陣子更有公民黨員在野外自縊身亡,令人扼腕,更敲起了焦慮情緒的警鐘!

顯然,香港民主運動的性質是小不點決戰巨人,艱難處實超乎世人的想像,身處其間者應如何自處,更是要好好思量。由於篇幅所限,筆者想先就焦慮的問題,分享一點個人意見,望能有助於民主運動的發展。如果民主派未能重視本身的正能量積累,恐怕未傷敵、先傷己,民主政治更難有好境。

在很多人眼中,中共統治全國已有六十餘年,近年中國經濟能力又逆市提升,國家機器資源充足,士氣如虹,這樣的敵手自然是非常難搞的。而香港民主力量歷史尚短,意見分歧,儼然落於下風。

然而,民主派中人應該要明白到,我們之所以要爭取民主快來,除了是因為歴史的使命,拯救民生的責任,和維護社會公義之外,也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實現。

就如二十世紀著名心理學家馬斯洛所揭示的,每個人在正常的生活情況底下,都會沿著一個階梯,由滿足生理需要如溫飽開始,不斷提升追求的層次,直至頂層的「自我實現」。所以,我們的民主訴求是合理合法和合情的,只有民主制度才能使大多數的人得到生命實現,即使為了這目標,我們會有犧牲,但「寧爲玉碎,不作瓦全」才是生命的真諦。若然能夠明白和奉行自己生命真正的需要,有如茫茫大海中的航船,卻已緊握羅盤,人們就不會再那麼容易受制於那莫名的焦慮了。

隨著社會生產力不斷向前發展,能夠掌握這羅盤的人越來越多,民主的實現是必然的,我們只是一批先行者而已。能夠擺脫急躁和焦慮,我們將更能泰然地與中國共產黨週旋,挽救香港的前途,使之免於沉淪,就更有希望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