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砍在香港身上的又有多少刀?

砍在香港身上的又有多少刀?
廣告

廣告

劉進圖被斬,再次宣告黑暗時代的來臨。不知多少遍了,大家都在問:香港為何變味至此?這次,劉進圖受傷了,也是香港受傷了。

我留意到他的傷勢,報道說「康復期以年計」,因為「刀傷傷及主要神經,神經線即使駁回,也需一段時間重新生長」。讀畢,呆了呆,驟然醒悟到身體這回事,一旦受了重傷,康復會很漫長。

回心一想,若然社會也受了重傷,我們要多少時間才能康復呢?劉進圖身上明顯捱了6刀,那香港呢,她迄今為止又硬吃了多少刀?到底可以怎樣康復?

言論自由,即香港人一直以為縱使沒有民主,也能擁有的那種自由,已變得面目全非。或明或暗,這些年「砍」在我們電台、電視和報章的「刀印」(像是各種不尋常的封咪、刪專欄或換老總),依然清晰可辨,例子也不勝枚舉,但我想問的是,這些抽象的傷究竟可以如何復元呢?一個信奉言論自由的城市,若其媒體肌理遭受損毁,又可以怎樣「重新生長」?

香港真的遍體鱗傷。

好比說超負荷的自由行,政府根本不願好好處理。先不論在過度擠迫下所引發的從族性上仇恨大陸人之惡,看官只消留意由此導致的疏離感(如人們常說,一街都是普通話,香港不再屬於我了),甚或移民心態,其所破壞的,其實是我們香港不知多少世代才能建立的歸屬感,而這份無形的傷,又該如何醫治呢?

再舉一例。近日林鄭月娥說,在政改問題上不要再浪費時間云云。是的,香港人要求當家作主,大大話話都30年。不少人用了半輩子去爭取,但現在的特首也不過是689人選出,這是因為民主一拖再拖,中央不願兌現承諾。也是對的,香港人委實虛耗了太多時間,看來傷勢嚴重。

既然不是所有傷也可以復元,那就得想想怎樣才不會坐以待斃。

(明報)2014年03月0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