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香港資深傳媒人和昆明火車站旅客被斬事件

廣告
香港資深傳媒人和昆明火車站旅客被斬事件

廣告

昆明火車站(網路圖片,來源:amazonaws.com)

文:小鳥

2月26日,香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不明人士用刀襲擊,身中六刀倒地。
3月1日,昆明火車站有多名旅客被十餘個統一裝束的新疆維族蒙面人用刀襲擊,做成廿多人死亡,百多人受傷。

兩宗事件似乎毫無關連,沒甚麼共通點,唯一或許就是,兩宗事件裡的兇徒都是用刀襲擊受害人,但如果深入想一想,便還有一共通點,就是新聞自由。

你可能會問,劉進圖被斬,是主使者要威嚇香港的新聞自由這點沒錯,那麼昆明火車站旅客被斬事件呢?這又跟新聞自由有關?

自從1949年中共接管新疆後,便在短短七年間有超過一萬多個新疆人被政府殺害,另外,中國在截至1996年,總計做了45次核試驗,其中大部份都在新疆進行,當時歐美日等國都有科研報告推測受核測試帶來核輻射等等的污染致死致傷人數應該不少,就連做足防護準備的執行試驗軍隊和科學家,都紛紛在後來持續上訪要求賠償,這就更不用說那些在核試驗期間只被簡單知會「回家緊鎖門窗及不要外出」的新疆平民百姓了。

以上發生在近半世紀有關新疆的事情(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我們的歷史課沒有教,我們的新聞媒體也沒有報道和專題探討,這就更不用說一黨專政強權統治下的中國了,因為新聞資訊長期受封鎖,以致很多生活在中國大陸的漢人,都不知道自己民族對新疆維族人曾做過的嚴重傷害,再加上長期的洗腦教育,只會覺得自己的民族促進了新疆以及西藏的經濟,大大的改善了疆藏兩地人民的生活水平,情況就像現在的大陸自由行覺得沒有他們來港澳旅遊消費,港澳人便吃定屎了,於是,部份漢人便覺得維族人忘恩負義,每天很煩的在亂喊疆獨,又不斷進行恐襲,於是有部份漢族網民便在網絡大呼「殺光新疆人」等充滿種族仇恨的言論,不少企業更拒絕聘用維人,而接下來,漢維兩族人民的對立只會不斷增加,到最後,便出現維族激進份子衝進昆明火車站大開殺戒,做成今天的悲劇局面了。

另外還有,其實這幾年西藏境內有不少僧侶及平民進行自焚,以示對中共高壓政權的抗議,亦不時有軍警進駐寺廟,甚至有不少寺廟被強制關門,以及有不少僧侶無故被關押,這些事情,不單大陸很多民眾不知道,就連我們港澳很多人也對這些事聞所未聞,因為新聞媒體沒報道啊,為甚麼沒報道?可能編輯覺得沒太多市民對老遠的西藏新聞有興趣,又或是題材太敏感,至於在大陸,這類負面新聞就一定禁止報道了,於是,很多中國大陸的漢人,甚至有部份的港澳人都覺得西藏人忘恩負義,總愛天天高喊藏獨,這又是源於新聞媒體不報道,沒有去深入探討事實所引致的。

新聞自由被嚴重打壓的後果,除了最終導致種族衝突外,還有可能導致世紀疫症大肆散播的一發不可收拾局面,相信大家不會忘記發生在十餘年前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SARS,或稱沙士),此病毒的源頭來自中國大陸,在出現的初期中國政府不斷以各種手法把疫情隱瞞,當中包括禁止新聞媒體報道這種在當時未曾聽聞過的病毒,直至有一名染了這沙士病毒的廣東省退休大學教授進入香港,病毒便開始在香港擴散,之後便東窗事發了,後來更發現此沙士病毒早在之前一年的11月已經在大陸出現,只是大陸的新聞媒體被河蟹,最後導致這病毒散播全球,做成全球有多人感染及死亡,成為世紀疫症,如果當時中共政府沒有打壓新聞自由,而是讓媒體自由地深入追訪及報道疫情,百姓便不會「中了招也不知發生甚麼事」,相信這病毒最終不會變成世紀疫症大災難這麼嚴重吧。

香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據報道,劉進圖屬溫和派,沒可能跟人家結怨,那麼如果不是純粹的點錯相斬錯人,那就很大機會是來自「北方」的惡勢力要打壓香港的新聞自由,雖然澳門暫時還未有出現刀手襲擊傳媒人,但傳媒機構的自我審查及內部高層控制編採自由的情況一直也很嚴重,試想想,如果澳門完全沒有新聞自由,那麼:

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原來善豐花園是一座危樓;
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原來新橋渡船街一號那座古老建築的頂部被強拆;
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塵厲吻一直拿著那些墓地去發死人財;
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綠巴有多麼恐佈;
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立法會的賄選有多麼嚴重;
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逢大豹塵宅冇等等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開會的嘴臉有多麼的臭;

還有很多很多……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