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球場新聞

球場,是香港人的球場;守護球場,是我們絕不退讓的立場。你射波,我接波。 網誌

體育

愉園球員欠薪風波掀罵戰 促成立球員工會

愉園球員欠薪風波掀罵戰 促成立球員工會
廣告

廣告

早前被足總禁賽的兩支球隊愉園和屯門的餘波未了,有愉園球員向勞工處求助,要求追討欠薪。但事件節外生枝,其中前愉園球員陳湛羲被香港足球隊隊長陳偉豪指「博出位」,高調爭取加薪;更引起多位球圈內人士的不滿。然而,今次事件令人反思成立球員工會的重要性。

事緣愉園有職球員遭廉署高調拉人,被指涉嫌打假波。但廉署仍未正式落案起訴,足總卻已率先取消愉園及屯門兩隊的參賽資格,令兩隊球員陷入進退兩難。及後兩隊部分球員成功轉到其他球隊,令生計暫時得到保障。而前愉園球員及今次追討欠薪的球員代表陳湛羲表示,他們曾向愉園反映欠薪情況,但沒有得到答覆。而贊助商代表亦失蹤多時,球員無法和贊助商聯絡。

有人高調博出位?

最後球員向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求助,一起到勞工處登記。不過有趣的是,九位球員完成手續後,對手持橫額予傳媒拍照也有保留;他們都表示不希望太高調。但更有趣的是,當愉園一眾球員追討欠薪的消息見報後,香港足球隊隊長及南華後衛陳偉豪竟在社交網絡上連珠發炮;直指有人高調博出位云云。

Screen Shot 2014-03-29 at 2.07.32 am

圖: 球員爭相吐苦水:林嘉緯表示自己曾只得三千元月薪,梁振邦則好一點,有四千元。

而及後一眾球員文彼得、張健峰、林嘉緯和謝德謙等港腳亦為之附和,指出成功需苦幹,在香港當年青球員是一個必須刻苦和低收入的階段。陳偉豪更強調自己多年來亦由低做起,屢經低潮才能有今天「成就」。

筆者初時看到實在不明所以,球員同樣是工人,在面對不公平待遇及無法解決勞資糾紛時,向勞工處求助實屬人之常情。後來有指陳偉豪和陳湛羲之間有私人恩怨,所以才令港隊隊長對陳湛羲這次高調行為不滿。圈外人或許不明當中緣由,但筆者要在此再次強調,追討欠薪乃是工人的基本權利。更難令人理解的是,一眾球員不斷「鬥苦」,細數自己多年來被剝削的威水史;球員們竟以此為傲,實屬奇聞。

Screen Shot 2014-03-29 at 2.05.41 am

圖:張健峰則更苦,一度只得八百元一個月,黃耀富則有二千五百元。

追討欠薪天公地道 有僱傭合約就有權追

香港足球在二千年後一直被指不復當年勇,球員的薪金亦愈來愈低,更經歷了冰河時期。然而,行業前景欠明朗,工作環境及生計得不到保障。作為終於捱出頭來的老大哥和香港隊隊長,是否應想想為這個行業出一分力,甚至去為「細的」去追討欠薪?筆者實在不明白陳偉豪口中的「留番少少專嚴俾自己」,「季初踢到依家果啲球員都未去追喇,幾時到你追呀?」從何說起。既然球員已經和球會簽了合約,即使一場比賽也沒上陣,也可以拿到合約內列明的薪金。難道後備沒上陣的球員便沒資格出糧?

筆者在此再次強調對事不對人,陳偉豪過去幾年來表現出色,在港隊及球會賽事中都發揮穩定;形容他為過去八至十年來香港最重要球員之一也不為過。但他和陳湛羲之間的私人恩怨卻成為今一次追討欠薪的重要討論話題,可見陳偉豪全然沒有「老大哥」的風範。

images_content_logo

NBA工會及職業足球運動員協會的成功

適逢今天為碼頭罷工工潮的一週年,還記得去年工人在罷工時高呼「工人辛酸有誰知」,至今仍歷歷在目。既然上一輩的香港球員們都有如此「輝煌」的過去,那為甚麼不去想想如何獲得更合理的待遇,而竟然是在爭相炫耀自己的辛酸史。遠在美國,全球最受歡迎的NBA籃球賽事便有球員早在1954年成立NBA工會,致力改善球員的福利和待遇,甚至和球隊高層進行談判及罷工等;以爭取更合理的權益。

NBA球員工會成立初期,全然不獲各球隊及主辦單位所承認,後來經歷了十多年的努力,才漸獲肯定。其中過去三十年來都組織及發起了不同的球員運動,如1983年的著名工資帽事件、98-99及2011年的罷工等。

用NBA球員工會作例子或許說得有點遠,但其實早在1907年英國便出現職業足球運動員協會,發展至今已有近4000多名會員,是全球最歷史悠久的職業運動員工會。工會的成立源自1893年時,打比郡提出球員薪金不可超過四英鎊的上限,加上當時的聯賽當局嚴重限制球員轉會的權利,但凡未獲所屬球會同意便不可轉會。部分球員便聚集一起,並成立足球聯盟協會,後於1901年解散。

ThePFA

後來在1907年時,有兩名曼聯球員成立球員聯盟,期望能為球員爭取無薪金上限及消除轉會限制。及後聯盟更希望加入工會聯合會,爭取勞工更高權益;不過行動令當時的聯賽協會不滿。協會拒絕承認聯盟的地位,更鬧出軒然大波。聯盟發起罷工,協會則以停賽作威脅。後來雙方終於達成協議,協會承認聯盟地位之餘,更容許在基本薪酬外加設額外獎金。

直至1956年時,占美希爾上任秘書長後,球員聯盟改名為英格蘭職業足球運動員協會,協會發展更走前一大步。希爾成功爭取正式廢除薪金上限等對球員不公平條款,而後繼的球員秘書長亦各擅勝場;為球員爭取電視轉播的分紅之餘,更發展到為球員爭取教育、醫療等福利,甚至今天會借貸予有財務困難的球會,讓球員生活得到保障。

很多球迷都好奇,為何英超有聖誕快車期,而西甲不但沒有聖誕賽期;新年也從缺。原因很簡單,西甲賽程同樣緊密,但因為西班牙職業足球協會和西班牙球員工會多年來一直意見分歧。工會認為,如果要球員放棄珍貴的假期來比賽便需要得到額外的補償。補償金額正是未來三至五年的西甲轉播收入的5%,即約4000萬歐元。但協會認為這種獅子開大口,所以斷然拒絕,球員能繼續享受假期。

球員權益遭忽視 球員只是工人而已

香港球員多年來都被指人工低,退休後更是雪上加霜。但問題是球會班主不斷強調要共渡時艱,希望球員能夠體諒云云。那誰又體諒球員們及其家庭?現公民球員黃耀富在早年更曾要俾錢予港會買會藉,才能保持上陣機會及狀態。更重要的是,港職聯明年便開始,究竟「新賽制」有甚麼條款能對球員作出有效的保障,並保證今次愉園欠薪的同類事件不再發生?不然新成立的又是一個換湯不換藥的「新賽制」而已。

香港球員的辛酸實在不為人道,筆者更認為香港足球員同樣需要球員工會,只有獲得合理和公平待遇,工作才得到保障;球員亦至少要清楚理解合約的條款才簽約。球員要得到尊重,便要聯合起來去爭取,而不是在不斷「鬥苦」和集體批鬥某球員。在香港要組織球員工會,可能有點天荒夜談。球員付出汗水辛辛苦苦去換取薪酬,如果要獲得真正合理的待遇便要靠球員自己去爭取。

套用曾替洛杉磯湖人奪得多次NBA總冠軍的前任NBA球員工會主席的費沙的話:「即使球員們在球場上何等威風,但球員們同樣是工人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