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愛.尋.迷》 – 尋出悲劇

《愛.尋.迷》 – 尋出悲劇
廣告

廣告

港人終於唔駛再羨慕台灣才能有九把刀,也不用眼紅「橫蠻」的大陸也有個郭敬明,香港文化沙漠極也有個綠州,作家做導演我們也有個神級的十九才子陶傑。但連他也自說,香港就是不重視知識份子,才迫到他出手。雖此話似是言重,知識份子做主角的只是少而不至於無,何況他的《愛.尋.迷》 (Enthralled) ,三個男主角只有一個是大學導師,《2046》則是作家周慕雲獨大,學某國語言話齋:自己也做不好,還好意思對人家說三道四。

但無疑問,電影講三段戀情,都有段講得精彩,旨因現在的港產都實在太差:葉念琛講愛的黑暗,也是保守的男與女,錢國偉更只係外在扮OPEN內裡才子佳人,對比下樂的三角關係顯然刺激很多,能令其對比下去只有許鞍華的《得閒炒飯》;同是都市愛情,但十九才子卻相對地更港產:六四的片段和晚會的傘影,縱使一小部份,但足讓此片只能放在香港不能渡過深圳河;其實未必要陶再解話,傻的也該看得出,賢樂星三人不是普通的求愛大作戰,他們正是代表香港人,對三方面的尋求。

賢搭上的人妻,其丈夫是特首選舉大熱,滿口仁義道德大談要繁榮安定,背後卻北上嫖雛妓,兼且童年陰影,他對此君更為之反感。才子說賢追求是正直的價值觀,正如香港人一樣,都渴望著個公義的社會。但賢與人妻思疑該如何下去時,他提出一齊遠走高飛,人妻卻說待其丈夫贏了特首才算。反映港人面對不義,不是離地移民他方無眼睇,就是忍聲吞氣繼續明天上班去。賢向傳媒爆出人妻丈夫之醜行,隨即是被車禍收場:在陶眼中港人做鵪鶉也無可奈何,反抗不義的代價實在太大,旨因面對的是個無血性的敵人。對於香港能否走向正義,陶顯然是對此悲觀,若樂觀的那就是賢頂多只是跛了腳,還有命去尋找機會,但既然己死,也當然就是絕望。

成年後的樂,去尋找自己的身世,而在大學教文學的他,亦與小雪譜出師生戀。樂追求的是感情,說的是香港人和大陸「祖國」的民族感情。小雪是大陸人,樂頭依在其腹前,小雪合眼像聖母般撫慰他,顯得香港就是有這麼多,如像郁達夫《沉淪》裡時常悲嗚著:「祖國呀祖國!我的死是你害我的! 你快富起來!強起來罷! 你還有許多兒女在那里受苦呢!」的大中華膠。樂找到生父後,口說你永遠是我爸爸,舉動卻反映他寧願是大毒臬的女婿,也接受不了其是變性人。

樂母親離世,小雪的離開,這些結集在一起,就把樂推到舉槍自殺的絕路。陶強調港人接受不了朝思暮想的「祖國」,其真面目卻如此醜陋,因而自斷其根,繼續自掘墳墓。這顯然說得言重,正如樂如此大男人,即使一次失去父親、母親、愛人,但這就受不了打擊,不能咬著牙根獨自捱下去?觀眾看得疑惑,同時也會想到,香港早已是能自立天下的成人,沒有「祖國」的「撫養」駛死麼?

三段關係裡,星的最為玩味,搭上四十多歲的富婆,再順手偷搭她的兒子。星明顯追求的是錢,他究竟是同性或異性還是雙性戀,愈講愈不重要,只知他會為著利益而不則手段,上至地產霸權,下至數至不盡的不良銷售手法,源即在此。但起碼他還有一點「底線」,換了個肥婆來泡他,他卻二話不說拒之:港人法治道德觀念還重,只會踏灰色地帶,換了是《金雞sss》裡的「江門古天樂」,很可能連那肥婆也搭埋。

星是三人中唯一活下來那個,他還得著十多億遺產,但他的伴侶卻再偷搭另一個,星尋自己伴侶不獲,繼而發現他另兩個朋友久未出現,星有了錢但卻整個人也迷失了。老實話,香港比從前顯然不再叫做貧困,但放棄對正義的追求,無視感情,就只剩下了錢,依然是另一種窮困。說錢國偉《黑色喜劇》翻炒《浮士德》,其實說得更像樣的,是沒把魔鬼顯現出來,卻展現出一個人為利益而讓出了靈魂,最後變成甚麼樣子的十九才子。

《愛.尋.迷》是盡了題旨 – 三人去愛人,藉此來尋求,死剩的一人卻而迷失。但真實主旨是暗喻港人去追尋,卻都注定悲劇收場:尋正義卻付不起代價,尋感情卻尋著個不能承受的「親人」,尋錢是會尋到,但等價交換了靈魂讓你依然貧困。港人未來注定悲哀,像煙花盛放,但沒個人笑得出來。接受唔到「不要說了」?那你不如膚淺點,就當十九才子只是另一個錢國偉,眼睛只注視關楚耀和羅霖的肉搏好了。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