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千年聖山遺址豈能催毀

廣告
千年聖山遺址豈能催毀

廣告

港鐵興建沙中線,在土瓜灣站地盤一帶發現大型古跡遺址,堪稱過去六十年來香港最重大的考古發現。考古工作尚未完成,但港鐵聲稱已獲政府同意,在第一期考古現場,佔地約15萬平方呎的範圍重新動工,因此被破壞的遺蹟超過200個。根據法例負責文物保育的古物事務監督,即發展局長陳茂波至今尚未向公眾交待,更未指示港鐵停工。

陳茂波在4月20日的網誌上提及這項考古調查,確認「發現了由宋元時期到廿世紀六十年代的遺蹟遺物,其中一口屬於宋元時期且保存狀況良好的方井,更是首次在香港發現,顯示一千多年前在啟德區內已有人居」.「沙中線鐵路發展項目,正好提供契機透過環境影響評估條例的機制,為這一地區的歷史文化遺產作一個系統性的審視。」他當時表示會原址保育上述宋元時期的方井,並會作進一步考古勘測,完全沒有提及政府會把遺址交還給港鐵動工,直至上周有傳媒向古蹟辦查詢,才揭發不少古蹟正被挖泥機和打樁機蹂躪。

這個堪稱為「九龍聖山古蹟遺址」的勘查,其實早於2012年11月已經開始,由港鐵外聘考古隊,根據環境許可証的要求進行發掘,初步工作已於2013年12月完成,但政府和港鐵一直對發掘細節秘而不宣,直至上月中才公佈一份中期考古報告。根據報告,在第一期的考古範圍內已發現了8個石構建築遺蹟、7個房屋建築遺蹟、151條溝狀遺蹟、49個化糞池/垃圾坑/灰坑遺蹟、5個井、3個窯及16個墓葬,總共239個遺蹟,再加上3,700件重要器物和1000多箱普通器物,而更多遺蹟在第二、第三期的考古範圍內正被陸續發現。

毫無疑問,這是1955年發現李鄭屋古墓以來,歷史送給香港人的大禮。當時英國殖民地政府為了應付大量湧入的內地難民,在李鄭屋村興建徙置區時發現古蹟,尚懂得馬上停工,改建為漢墓博物館;今天特區政府當家作主,怎能忍心催殘先祖留下的文化遺址?

在2000年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在中國承德會議上通過了《中國文物古蹟保護準則》,成為繼1964年《威尼斯約章》發表以來,保育古文化遺址的最佳國際準則。根據《準則》的要求,共有八類古蹟必須保存現狀,聖山遺址完全符合了第一類「古遺址、特別是尚留有較多人類活動遺跡的地面遺存」,以及在不同程度上符合了其他三類:「文物古蹟羣體的佈局」、「文物古蹟羣中不同時期有價值的各個單體」和「文物古蹟中不同時期有價值的各種構件和工藝手法」。

《準則》第18條更說明這些古遺址「必须原址保護。只有在發生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或因國家重大建設工程的需要,使遷移保護成為唯一有效的手段时,才可以原狀遷移,易地保護。」建設沙中線土瓜灣站有不同的後備方案,所以只有全面保育聖山遺址,才符合國際要求。陳茂波只談一口古井而不及其餘,不但落後於內地標準,更可能令香港成為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發出警示的對象。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林筱魯在上周事件曝光後,趕忙到考古工地巡視。可惜林氏急於為政府保駕護航的效果適得其反,因為傳媒發現幾個古蹟旁邊均有鐵樁柱打進地基,兼且第一期考古範圍尚未停工,港鐵破壞遺址的「壯舉」仍然日復一日地進行。事實上,古諮會不但沒有決策權,政府更在聖山遺址一事上駕空古諮會,從未要求古諮會評級,已經認定大部分遺蹟毋須原址保育,對此已有古諮會委員表示不滿。林氏身為主席,不但沒有備受屈辱的怨言,還甘願替局長當馬前卒,確是難得的材料。

在香港日治時期,日軍為了擴建啓德機場而炸毀聖山。隨後港英政府在聖山原址附近興建機場客運大樓,並在1959年立下一塊刻有《九龍宋皇台遺址碑記》的石碑。碑上記載了南宋最後兩位皇帝停居九龍的故事:『考台址明、清屬廣州府新安縣,宋時則屬廣州郡東莞縣,稱「官富場」。端宗正位福州,以元兵追迫,遂入海,由是而泉州而潮州而惠州之甲子門,以景炎二年春入廣州。治二月,舟次於梅蔚,四月進駐場地,嘗建行宮於此,世稱「宋皇台」。』尚有與宋室相關的墓葬:『抑又聞之聖山之西南有二王殿村,以端宗偕弟衛王昺同次其地得名。其北有金夫人墓,相傳為楊太后女,晉國公主,先溺於水,至是鑄金身以葬者。』

由於過去「官富場」(即北宋政府在九龍東部一帶所設的官方鹽場)沒有發掘出宋元遺址,所以宋皇臺的事蹟有點像空中樓閣,沒有實物支撐。因此今次聖山遺址彌足珍貴,足以提供大量考古資料,補足一千年前的歴史空白。

陳茂波的當務之急,是勒令港鐵暫停土瓜灣站及周邊工程,並由政府接管考古調查,進行全面發掘,即使在完成發掘的部份範圍也不能施工,須待制訂全面保育方案、諮詢公眾後才定奪。事實上,土瓜灣站施工的緩急並非沙中線落成通車的決定性因素。由於該處空間充裕,可以進行露天開挖,建站所需的時間較其他車站為短,即使修訂工程方案,也未必對2018年沙中線通車時間表有很大影響。

對於工程方案,港鐵應做兩手準備,其一是修改土瓜灣站設計,變成融合整個文化遺址的「聖山站」,作為「九龍聖山遺址保育區」的樞紐;其二是更改車站位置,採用當初獲得很多居民支持,由「南土瓜灣關注組」倡議貼近香港盲人輔導會的選址。政府應嚴格按照《中國文物古蹟保護準則》的要求,先完成全面考古調查,再進行全面價值評估,才決定保育遺址的範圍及規格,不能顛倒程序。

最近政府和港鐵的醜聞不絕,發現聖山古文化遺址是替香港「冲喜」,當權者切勿把好事變壞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