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假如沒有公民提名… … 佔中之後,還是佔中

編輯室周記:假如沒有公民提名… … 佔中之後,還是佔中
廣告

廣告

「公民提名」被親北京建制及保守民主派的夾擊下,不斷被邊緣化,說是違反《基本法》,又被冠以「激進」之名。

在大陸,連基層村幹部選舉也有「另選他人」的機制,「公民提名」又何來激進?難道香港公民的素養,及不上大陸農民?

假若民主選舉機制,是要去處理目前統治者缺乏合法性的危機,增設「公民提名」的機制可說是唯一的進路,這也是5月6日佔中商討日及投票而衍生的公民共識

其實「政治不正確」的曾鈺成也看穿「公民提名」可以是一個和解的契機,他並不害怕公民提名會選出一個台獨陳水扁,因為香港的建制陣營相對統一,而泛民及民間充滿矛盾,候選人越多,對建制越有利。相反,一旦否決了公民提名,它將變成一個怨咒,纏繞著合法性永遠不完整的統治集團。

試問,假如有一個人獲得一百萬市民支持去競選特首,提名委員會卻否決了其候選人的資格,而當選特首的候選人總票數不夠一百萬,統治集團還會有合法性嗎?

北京不容「公民提名」,也許害怕選出一個陳水扁,也許不了解香港的政局,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這些都不足為奇。

至於拖「公民提名」後腿的本地幫,既有逢北京馬屁必拍的人,也有保護自身利益的一群(如手持外國護照甚或移民海外卻佔有香港大量土地、並把丁屋變成地產的新界原居民)。泛民的主流不堅持公民提名,則大概覺得太多人入閘會分薄泛民候選人的票。

較少被提及的是一股希望把香港的政體打造成親中 VS 本土資本兩集團輪替的格局的力量,對這些人來說,「公民提名」成為了新格局的絆腳石,故此這運動,分別被貼上「激進」及「左」的標簽。

集團輪替,對於建制既得利益者菁英來說,最能保障其權力和利益,事實上,回顧過去幾年,香港的深層矛盾正源自資本霸權利用制度去維護自身利益。

以反高鐵的運動為例,整個高鐵的項目,以「中港融合」為借口,主要是推高西九龍的豪宅地產,而浩費過千億的工程費則由全香港市民去承擔。

現在高鐵因為工程延誤而演變成政治丑聞,而當初反對高鐵的論點,亦一一應驗,包括:

1、工程費用將遠遠超過699億﹣﹣結果:因為工程延誤工程費可能增加超過一倍。

2、隧道工程將破壞米埔濕地,並可能影響大角咀的樓宇安全﹣﹣結果:牛潭尾地下水滲漏,可能整個米埔會受影響。

3、高鐵的客源不夠支付營運成本﹣﹣結果:商討多年的一地兩檢可能告吹,而兩地兩檢使高鐵的香港段根本不能提速。

4、應減輕成本,尋找替代方案,如在新界西作總站﹣﹣結果:高鐵成為了大白象,建築成本高昂,客源將不足以維持營運。

5、高鐵以中港融合為名,炒賣土地為實﹣﹣結果:香港高鐵撥款通過後不久,大陸鐵道部長劉志軍被揭受賄,被判死緩。港鐵與鐵道部,在高鐵工程上互相借力、互惠互利,鐵道部被整肅,一些早前談判的承諾,如一地兩檢均告暫停。

問題多多的高鐵工程,當年在一眾功能組別議員護航下通過,令市民看清既得利益者如何利用制度去互相包庇。提名委員會的設置,就如功能組別一樣,讓某些人壟斷權力,但權力壟斷的結果是,制度永遠不代表公民。

佔領中環,是一次事先張揚、求變的社會行動,它將是一個象徵性的行動,透過上千人被捕,展示北京政府及建制既得利益者如何剝奪了公民的權力。它將是一個儀式,召喚著被剝奪者的怨魂,這些怨魂將會成為這座城市的氣場,時刻纏繞著缺乏合法性的決策者。

假如沒有公民提名,佔中之後,還會是佔中,只是下一波不會是事先張揚的佔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