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公投應容納非公民提名方案

公投應容納非公民提名方案
廣告

廣告

圖: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面書專頁

如公投沒有非公民提名方案,則佔中敗象已呈。 在成功爭取公民提名之前,並沒有階段勝利。

搞商議式民調,都是最純真相信民主的人,公投是信任人民智慧的決策方式。公民抗命則是公民社會爭取公義的最後一著,民主普選是我們期盼已久,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爭取公民提名成功之前,佔中是手段,當佔中群眾遍地開花之前,公投(佔中主辦者稱為全民投票日)是手段,公民提名在公投中得到民主授權前,商議式民調是手段,為了讓群眾更理解不同的普選方案,從來都不存在階段勝利。

筆者單純地覺得,如果把中間的游離份子搬進商議式民調日,他們經過了解不同方案,最終也是會投向公民提名的懷抱,這是我單純的覺得。

但當拿689票的,竟然就能把中間及親北京的方案排除在公投之外,然後說其餘方案的提出者願賭不服輸,實在太荒謬,那與提名委員會給我們選好A餐B餐,然後用普選要我們授權有何分別?在成功爭取公民提名之前,從來都不存在階段式的勝利,我們一步步的走去公民抗命,但過程中如果偏離相信民主的道路,佔中注定成為走向小撮人的運動,敗象已呈。

公投如果沒有溫和及親北京的方案在其中,那算甚麼公投,那是假公投,而假公投不可能讓佔中遍地開花。只有在真公投時,我們再讓中間的游離份子也轉移支持公民提名方案,那才能把佔中變成光榮的公民抗命。

當初民調有多少人反高鐵,當我們讓大部份人了解高鐵大白象的時候,又有多少人參與?這場佔中的運動也應該是這樣打,不應該把溫和及親北京的方案排除於公投之外,而是要好好運用現在到六月二十四日期間,把中間的游離者拿過來!

希望公投的主辦者,能夠根據傳統的民意調查,把高於兩成人支持的方案納入公投方案之中,讓公投變成真公投。

然後商議式民調日的三個勝出公民提名方案的人,努力把話語權奪過來,把未曾參與商議式民調的遊離群眾,轉向支持公民提名。 這場仗是應該這樣打的,如果你說民調有六成人支持公民提名,為何要怕在真公投中失利?真正相信民主的人不應因怕輸而把其他方案排除在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