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六四的反思

廣告
六四的反思

廣告

文:尼各老

一九八九年,我才剛剛出生世,六四其實可以和我沒半點關係。 那年六月我仍在母親的肚中, 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事,我還沒有見過和聽過。 到了懂性以後,我認識的六四,是一場學生運動,只是有些人死了。父母親沒有給我詳述發生過甚麼事,長輩更不會提起。到了中學讀中史,到了六四一課永遠只有簡單帶過, 課後不會再讀,因為知道考試一定不會問。 直到某一年,傻傻的去了一台紀念六四的彌撒(天主教的禮儀),其實只是為了想請陳日君樞機在一本書留一留名, 但他的講道令當時領洗了三、四年的我,有了一個對良知和公義的反思和衝動去認識這一段沒有人想提起,但又不會忘記的歷史。

六四是一場和平的學生運動,目的是要求國家反貪腐,民主政制改革和多一點的自由和開放的空間。 那時天安門廣場上,學生沒有任何武器,最多只有大聲公。 人數雖然多,但沒有互相的吵罵和衝突,有的只是討論國家將來的發展,請求接收意見書的長跪,和要求與國家領導人對話的絕食。這場運動出奇之處,是吸引了全球各地的華人的關注,更有很多人為此回國,到了天安門廣場參與其中。當時天安門廣場上, 學生,老師,商人,工人,士兵,家長,甚至路過的人都很和諧和友善,士兵更和市民打成一片。誰會料到這班掛著『為人民服務』的招牌的解放軍會聽從暴權的命令,零晨時分用槍和坦克,屠殺廣場上學生,血洗天安門?

六四提出的和平訴求,中共政府一句也沒有聽過。更不堪的是當時身任總書記的趙紫陽,帶著當時身任中共辦公廳主任還很年輕的溫家寶,到廣場關心一下絕食了七日的學生,事後更被批判,免去職權和被軟禁。 屠城後,學生領袖和工人領袖紛紛被中共政府通緝,幸運的能保存性命逃亡海外,但終日也不能回國;逃不了的,就被審監禁和勞改,當中好運的能支持到獲釋,但獲釋後仍被嚴密監控和軟禁;不幸的被判死刑或在獄中支持不住含冤死去。

二零零三年,溫家寶擔上國務院總理,有些人認為六四平反有望, 畢竟他也曾到過天安門廣場見過絕食學生。但十年任期過了,六四仍舊是敏感話題,提也不會提,對倖存者和死難者的家屬仍加以打壓,談何平反六四呢?

認識六四-這段流血歷史,是對追求公義和良知的重要一課。一群熱血關心社會的學生被判監和通緝,一個殺人的政權卻依然長存,這合理嗎? 今天那殺人的政權仍用不同的手法,去打擊六四的倖存者和死難者的家屬。這合法嗎?有良知的人對六四這段血的歷史,能合上雙眼視而不見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