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法律界上下團結一致 抗白皮書護司法獨立

法律界上下團結一致 抗白皮書護司法獨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法律界為抗議白皮書損害香港司法獨立而發起黑衣靜默遊行,在6月27日下午五時半於高等法院出發,響應人士包括大律師、事務律師、法律系教職員和學生,他們身穿黑衣、神情嚴肅地步行至終審法院,並在正門前列隊默哀三分鐘,沿途沒有叫口號或展示標語。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單是出席的律師便有1600人,數目遠高於上兩次抗議人大釋法的黑衣遊行。

郭榮鏗:法律界為了法治和公義會「寸步不讓」

郭榮鏗對於法律界不同階層、不同範疇、不同地方執業的人士都參與是次遊行,表示高興和鼓舞,指這次遊行正好向中央政府和國際社會表達明確信息,香港人應守護法治這個核心價值,法律界為了法治和公義會「寸步不讓」,「香港的法治基石是絕對不能夠、亦不可以有任何的損傷」。

他認為這次白皮書事件對香港法治的衝擊可能還高於釋法對法治的影響,指白皮書破壞香港獨立的司法制度,「在法官頭上按加所謂愛國的要求」,不符合香港的法治基礎,他說法官判案只會根據法律和事實,不存在任何政治考慮。

李柱銘:治港者言論使法官成為政府的一部分

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李柱銘認為白皮書裡稱法官為治港者的言論,使法官成為政府的一部分。他反問如果每個法官都是政府的一分子,「他怎可以在特區政府和市民有糾紛時,公平地判案呢?」。他又認為遊行隊伍在終審庭前默哀三分鐘別具意義,指基本法批准終審庭每次審案,席上都有一名外國法官。他反問這些外國法官「怎可以是香港政府的一分子呢?怎可以叫他們愛國呢?」。他批評白皮書是「重寫中英聯合聲明」。

吳靄儀:白皮書把基本法全面解釋了一次

大律師兼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則比喻白皮書不是單一的釋法,「而是把基本法全面解釋了一次」,使基本法變質。對於香港律師會的聲明裡刪除了一段認同大律師公會聲明的部份,會否顯得法律界不團結,吳靄儀認為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是兩個獨立的專業團體,他們的意見不完全吻合是絕對正常的,但她高興看見在重大的法律原則上,兩者的立場是一致的,而兩者與律師會會長林新強的說法不同,「正好強調林新強不是專業律師會的立場」。

三大律師批評袁國強未盡律政司司長責任

郭榮鏗、李柱銘和吳靄儀都不約而同地批評袁國強,認為他作為律政司司長,應盡責任捍衞香港的法治。郭榮鏗謂袁國強「不應再為白皮書掩飾和說三道四」。李柱銘則為特首和律政司司長「一聲都唔出」的表現感到可恥,認為他們應堅持「俾左我地既野係唔可以攞番」。吳靄儀認為律政司司長是香港政府的首席法律顧問,應該獨立地提供法律專業意見,但自從律政司司長被納入問責官員後,其專業獨立的角色與政治角色衝突。她稱前幾任的司長都能在兩者中取得平衡,但「現在我們看到政治角色蓋過一切」,暗示袁國強背負政治任務。郭榮鏗和李柱銘都希望中央收回白皮書,特別是有關全面管治權、法官要愛國等條文,並進一步解釋有爭議性的地方。

林新強個人取態 律師不喜歡「被人代表」

律師會憲制事務委員會委員任建峰認為林新強身為律師會會長,其個人的政治取態不應代表整個公會,並明言很多律師都不喜歡「被人代表」。他透露連平時不熱衷政治議題的律師朋友也覺得林的言論過分,因此才會召開特別會員大會。但他強調「對事為主」:第一,就白皮書的內容,對法治和司法獨立發表聲明;第二,要求林會長收回6月16日就白皮書發表的個人言論。至於「對人」方面,他指對林會長提出的不信任動議只是「副產品」。

至於說業界怕遊行得罪中央,影響內地生意,任建峰斬釘截鐵地否認這說法,舉例指有一位律師行的合伙人,在中國商業合併或買賣的範疇享負盛名,也願意站出來遊行。即使一些親中的合伙人,寧可平時息事寧人,但當司法獨立受威脅時,也選擇發聲,深明「捍衛制度才能保障最基本的飯碗」。他期盼統治者看到這麼多社會精英,願意在炎熱天氣下,身穿「吸熱」的黑衣遊行,會對此感到震驚,並反省自己的言行,作出補救。

司法界未來齊捍衞核心價值

香港大學學生會法律學會主席杜朗然表示,學會參與是次遊行是不滿白皮書將法官納入「治港者」的說法。他稱作為未來司法界的一分子,應該克盡己任,當香港的司法制度出現隱憂和危機時,就應出來捍衞司法獨立這個核心價值。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任文慧特意帶同就讀小學的女兒前往遊行,她希望藉此讓女兒明白白皮書對香港司法制度的詮釋是錯誤的,認為應該在此重要時刻發聲,捍衞司法獨立、捍衞核心價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