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譚凱邦

愛本土,愛環保,香港人優先 網誌

教育

我也是安柱榮譽校友,但和麥美娟不同!

我也是安柱榮譽校友,但和麥美娟不同!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星期五晚是悲痛的一夜,吳亮星違法通過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前期工程撥款,而我母校安柱中學的校友、現任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的麥美娟有份支持!我得悉很多安柱校友因此發起聯署,要求校方剔除麥美娟「榮譽校友」的身份,本人也很快參與了聯署。在安柱畢業的我,數年前蒙校方的厚愛,獲頒安柱「榮譽校友」的榮函。就請容許我以安柱「榮譽校友」身份,分享幾句。

有人問,是否建制派議員,便不能獲得「榮譽校友」的嘉許?我記得校歌是以「……信義忠誠切記毋忘」作結,相信校友榮不榮譽,也應當要從安柱中學校訓「信‧義‧忠‧誠」說起。

建制派議員經常「走數」,人所共知。他們多年前選舉時曾說支持0708雙普選,轉眼又改說1720才應有雙普選;到今天2014年,他們提出的方案竟然是提委會機構提名,與國際水平的普選有天壤之別。這是無信﹗

而建制派的投票取態,一向視保皇為依歸。政府議案是否公義,並不是首要考慮。校友聯署信件內提及的國民教育、香港電視發牌及新界東北等等事件,建制派當時的取態及投票,絕不是站在公義的一邊。這是不義﹗

至於「忠」,建制派議員是忠於共產黨「阿爺」及梁振英,但並非忠於香港市民。「阿爺吹雞,立即跪低」,就是眾所周知,建制派投票的寫照。香港納稅人投票及出糧要他們為香港議事,他們卻非以香港大眾福祉為依歸,這是不忠!

除非麥美娟願意離開工聯會,否則投票根本沒有自主權。《蘋果日報》引述麥美娟對新界東北事件的回應:「如果政府未能妥善解決問題,不排除日後不同意繼續撥款......」,這是不誠實的表達方式,因為她心中應清楚知道,當政府再要求立法會審批新一輪新界東北撥款,她身為保皇黨一份子,黨鞭一揮,難道可以投反對票嗎?事實上,這種「不排除」的論調,建制派常常使用,例如高鐵工程延誤,有建制派議員說「不排除」使用特權法,到最後投票,大家從投票結果就看得一清二楚。這是不誠﹗

至於建制派的「豐功偉績」,是否應可算進麥美娟頭上,那就在於麥美娟決定以工聯會身份選立法會一刻,她已選擇了為強權發聲,而不是為人民發聲。她於國教、香港電視發牌及新界東北計劃的公開言論及立法會投票紀錄,就是證據﹗

再者,且看看2012年麥美娟的選舉政綱,每一個新界西選民都曾透過選舉事務處收到的:

政綱提及「爭公道」及「財團壟斷」,但麥美娟在東北撥款的支持票,完全對東北居民不公道!新界東北計劃內超過六成土地,已經由各個地產商囤地,而政府更容許地產商補地價後,在自己擁有的土地發展,可預料最終新界東北發展最大的得益者是地產商大財團。麥美娟的一票支持,實在地使「財團壟斷」問題加劇。她在新界東北計劃的取態,和她的政綱有不吻合之處。

安柱校友們要求校方剔除麥美娟「榮譽校友」身份,他們提出的理據及我上述的論點,均證據確鑿,擲地有聲。麥美娟在東北投票助紂為虐,沒有為東北居民爭取公道,明顯有違校訓「信義忠誠」,我認為她已不配「榮譽校友」的名銜!

雖然安柱已在這次事件中蒙羞,但大家要明白一所學校會有不同思想的學生及校友,我仍然強調安柱是一所好學校。我認識很多校友是頂天立地之士,以「信義忠誠」的精神過每一天。

我這篇文章,可能會為校方帶來一點壓力,但譚凱邦是一個不平則鳴的人,寄望校長及副校長們體諒。現時的魏校長曾是我的物理的老師,當年教學非常認真;黃副校長則曾教我經濟,也是我的好朋友,更常常支持環保觸覺的工作。沒有當年循循善誘的老師,就沒有今天的譚凱邦。

魏校長向傳媒表示,政治取態並非「榮譽校友」的考慮因素,我認為值得商榷,因為政治是在每一處,學校也不能獨善其身。最容易明白的例子是麥美娟支持的國民教育科,若不是反國教運動,安柱的師弟師妹們已被迫接受「洗腦」國民教育科。再一次證明,建制派的政治取態,與我們「信義忠誠」的校訓相違。

盼望校方能將「政治取態是否應作為『榮譽校友』的考慮因素」作公開討論,並讓同學對此有多角度思考,自由表達意見,令師弟妹能在這件事獲益。

最後,我要重申:我也是安柱榮譽校友,但和麥美娟不同﹗將靈魂賣了給共產黨,如何能在議會做到「信義忠誠」?兩者不能並存﹗

盼望各位師弟師妹,能將「信義忠誠」發揚光大,明辨是非,造福社會。

安柱榮譽校友 譚凱邦
草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