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港版《足球周刊》復刊 球迷叫好又叫座

廣告
港版《足球周刊》復刊  球迷叫好又叫座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四年一度的世界盃令不少港人捱更抵夜睇波,足球的周邊商品亦大收旺場;那麼足球雜誌又如何呢?談足球雜誌不得不談八十年代創刊的《奪標》,它是香港球迷的集體回憶。1981年創刊,最高銷量時達到四萬本,但在互聯網不斷普及的情況下,體育和足球資訊在網上隨手可得下;奪標最終在2000年10月停刊。到底足球雜誌在香港還有多大的生存空間?獨媒今次找來剛剛復刊,載譽歸來的《足球周刊》執行編輯鄺展衡談談足球雜誌的經營模式及運作之道。

內地的《足球周刊》總公司在2001年創刊,在國內發行量最大;被喻為中國最具影響的足球雜誌,而集團旗下亦有另一本名為《高爾夫》的高球雜誌。鄺展衡坦言,足球週刊復刊的原因很簡單:「足球是最多受眾的運動!」鄺表示《足球周刊》過往都總算薄有名氣,加上《足球周刊》的內地總公司一直都想自己做發行,所以今一次正趁著世界盃熱潮復刊。事緣《足球周刊》多年前在香港曾「外判」予出版社發行;後來在去年停刊,令不少球迷為之心碎。球迷們更要改搵國內版,紛紛到樓上書店購買國內版《足球周刊》。

「足球雜誌已經式微?所有紙媒都式微!」

「希望站穩陣腳後在未來會出跑步的相關雜誌,香港最多人參與的運動其實是跑步。」「我們不是要賺大錢,但希望能夠擴大做運動的讀者群。在廣告收益和幾本書之中拉上補下,從而出更多書。」《足球周刊》執行編輯鄺展衡曾任報章體育記者十多年,對媒體生態亦有一番看法。鄺強調《足球周刊》做的不單是紙媒,而是做一整個體育媒體。

「紙媒會死,但人們仍需要吸收新資訊,需要文字。」談到現時的運作模式,香港的《足周》會在每周周中收到內地的版本。「我們知道大概有些甚麼內容後,便會和上面接洽。再去決定今期加甚麼,如數據、歷史和評論等。」不過他表示在編採上自由度很高,沒受到總公司的太多限制。

作為資深的體育記者及球迷多年,鄺認為香港現時的報紙來說對球迷根本不夠喉。「先唔講啲賠率佔據了大量版面,其實不是每人都有那麼多時間上網吸收足球資訊,所以我們就是去幫球迷做這件事。」足週優勢除了大陸有支援外,亦有注外記者;又和法國、巴西和意大利的足球雜誌有夥伴關係;可互換內容,來源不同就自然令內容及角度更多元化。

談到內容上,現時香港版的《足周》每期都會使用內地版的七至八成內容,之後再加自己的料;所以編輯功能相對很重要。「我地會睇下網上有甚麼熱話,又希望能夠透過社交網絡和球迷互動交流,這一點紙媒則做不到。我們希望能夠緊貼脈搏,再深化內容。」鄺說的也正正是媒體生態的轉變,十幾年廿年資訊相對不發達,媒體的角色較為高高在上,讀者亦不完全知道媒體資訊的出處。但時移世易,一按搜尋器便一目了然。「再唔變,好容易玩完。」

IMG_7101

點解仲要買足球雜誌?

球員譯名是令人爭議的地方,早前某大台把德國隊教練路維(Joachim Löw)譯作發音類似懦夫(按:內地譯作勒夫),聽得人一頭霧水。在內地,碧咸譯作貝克漢姆,祖雲達斯譯作尤文圖斯可能眾所周知。現時《足球周刊》有近十個職員,他們最花時間就是「翻譯」,如譯名和語法等。「我們在內地版出了初稿後,會在短時間內收到書,其實只得一兩日不斷睇,揀選一些啱香港讀者口味的作翻譯。」

《足球周刊》復刊後,鄺表示聽得最多的是讀者反映給他的一句:「唔夠字喎!」鄺大嘆無奈:「其實以前的足球週刊只得六十幾頁,復刊後已經有九十幾頁。」他強調復刊後的《足球周刊》內容包括不同的專題,而較大的專題更多達四、五千幾字;鄺認為這已經是非常難得。

鄺認為《足球周刊》比市面任何足球雜誌都要優勝,他認為《足周》的厲害之處是《足周》有多個內容合作夥伴接觸;現時港版《足周》的消息來源大多是來自不同國家足球雜誌的報導。他舉例指早前烏拉圭國腳蘇亞雷斯的咬人事件,如西班牙及英國記者的著眼點也有異,不同國家會有不同的觀點。而《足周》編輯的工作就是消化了報導後再作綜合,令球迷能一書能知天下足球事。

「不只有深度,更希望做到有闊度。」他口中的闊度就是要多元化之餘,也能夠兼顧不同的讀者層,不是每一個讀者都習慣到太多字。他強調足球不單是球場內所發生的事,除了球員、球會和戰術等外,球場外的如政治、宗教、歷史和風俗等。

10449488_1439009269697230_1071542767777198028_n

銷量還看世界盃之後 冀能推動香港足球

鄺表示《足周》第二期的銷量不俗,因為多達128頁;包括世界盃的觀戰手冊。現時每期發行量達三萬,每期銷量都達到五成以上。《足球周刊》在世界盃過後將會轉作雙週刊,鄺認為那時才是真正的考驗。

回歸十七年,香港和英國仍然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講的是足球。不論回歸前後,英超都是最受港人歡迎的足球聯賽。八十年代的是利物浦的天下,九十年代則是曼聯;近年則是車路士和曼城等。但講來講去,就是沒有香港足球的份。

鄺展衡便坦言希望未來一年,內容上能夠覆蓋本地足球。「例如南華及香港隊,之前做報紙時發現有關這兩隊的新聞點擊率其實都不俗;僅次於英超,但就好過西甲。」他認為香港足球的受眾相對較少,但對一本雜誌來說千幾人已足夠。「希望能夠積少成多,又例如中超的北京國安,他們有自家的比賽小冊子,我都希望足週可以和本地球隊有機會合作;做大個餅。」鄺展衡又認為,近幾年足球學校愈來愈多,在小孩踢波之餘,其實負責「俾錢」的家長也想知道得更多和足球相關的資訊及新聞。

鄺又指,足週未來的內容希望能「做埋學界」,因為他們是未來的甲組球員、香港代表。他又笑著說:「可能做媒體的人都有些抱負。」他講的是近日上演的舞台劇《我愛足球》。「其實相對其他足球新聞吸引力較低,我們也有四頁,而且要用僅有的資源去訪問和影相。」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