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國泰工會和英航工會聯合聲明:反對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港龍工會已加入!)

國泰工會和英航工會聯合聲明:反對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港龍工會已加入!)
廣告

廣告

原圖:機管局網頁

國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和英航香港機艙服務員工會的聯合聲明:

編按:(21/7)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已加入聯署聲明。

我們組織工會,為的就是反抗資方的壓迫,維護本土工人利益。工會的立場,當然是站在勞方,決不能站在資方,也不能站在中間或者調解的立場,驟眼看來,好像天經地義,否則就不是真正的工會了。然而,工人運動從來得不到社會的支持,甚至很多工人本身也只是沉默的大多數。毫無疑問,工會的成功是需要領導人及工會幹部,但是面對擁有龐大財力及物力的資方,工會能夠對抗高牆主要是靠工人團結起來共同奮鬥,才能在勞資鬥爭中取勝。

我們的香港,是一個以利益先行的社會,俗語有云:「斷人衣食者,猶如殺人父母。」社會的發展一切從利益著眼,當然是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非整體社會利益,莫視社會公義。我們不禁要問,難道為求目的,就算「斷人衣食」都沒有問題?

從工會立場看發展機場第三跑道,本能反應一定問:「會否增加本地工人的就業機會、保障現有工人飯碗等等……」現有兩條跑道已有二千多個機場職位的空缺,若加建第三條跑道,將會增加更多職位空缺,但是那些和機場有關的公司,又會否因此而有藉口輸入外勞? 那將直接影響到機場僱員的長遠生計及「衣食」。所以,工會作為員工的代表,我們又豈能支持政府起第三條跑道?

香港政府一直以所謂的「自由經濟」概念為擋箭牌,事事以利益先行,特首小圈子選舉及立法會功能組別將官商勾結的醜態表露無遺,地產霸權完全操控香港政治及經濟,政府施政向財團及大商家傾斜,工人在經濟繁榮的成果中被財團掠奪。政府對工會活動的所謂保障可有可無,連最基本的 「集體談判權」亦被視為洪水猛獸,發展機場第三跑道會以本土工人利益出發嗎?

況且,爭取經年的全民退休保障,要求政府帶頭撥出五百億種子基金,以取代偏重商家、財團的強積金。政府有聽民意嗎?打從二OO一年起,劫貧濟富的強積金已從工人的血汗錢中,榨取超過二百億血汗錢。計劃中的機場第三跑道,預計政府將豪花超過二千億,去興建不知能否收回成本及效益的第三條跑道,我們除了想到「面子工程」、「政績工程」這些形容詞,再想不到更好的詞語去形容。為什麼一個政府,可以為了自己的面子、政績,不會利用2000億來改善本地環境、本地交通、照顧本地人的需要,反而花2000億去替自己「化妝」?事實上,只需要當中的四分之一的金額已經可以保障全香港超過三百萬人的退休保障,但政府不屑一顧;反而勞民傷財的大白象工程,則一意孤行。

此外,大部分工會成員均積極參與公益及一些可令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活動。從工作崗位上的物資回收以至工餘的義務活動不等,雖然看似毫不起眼,但保育從個人做起的概念,相信已經深入民心。中華白海豚雖然非香港獨有,但牠們在香港水域生活史肯定比香港只有百多年的歷史更久,無可否認,香港是一個移民社會,但如果天真到認為白海豚在工程期間會短期「移民」,至工程完成後會「衣錦還鄉」的話,那無疑是癡人說夢話;港珠澳大橋的興建已將海豚迫向死角,(今年已經死了五條),第三條跑道更會令牠們走向滅絕。對於同是取之於大嶼山的我們,絕對應該顧及海豚的感受,因為和海豚一樣,我們都愛這片土地,關心這土地上的人與物。工作機會當然重要,但人文關懷一樣不可缺少; 因為只有這樣,身為空中服務員的我們才可以由心出發,關心其他人和事, 包括我們的乘客。

工會衡量利益時,必定以香港整體社會利益出發。可能香港人被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制度荼毒太久,往往一句「影響業界利益」而認為工會會為既得利益而出賣香港人。我們是工會的一份子,同時也是香港一份子;我們關心香港,會去保護這地方,為香港發聲。我們會向政府反映自己的意見,一切,原是為了美好的將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