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展開抗命序章 還我公平政制——中大師生支持罷課聲明

展開抗命序章 還我公平政制——中大師生支持罷課聲明
廣告

廣告

8月31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就香港政改制定框架,當中沒有接納受廣泛民意支持的公民提名和於佔中公投得票最多的真普聯三軌方案,反而自制「民主程序」,維持四大界別的小圈子提委會和規定特首候選人必須得到過半數的提委支持,方可出閘成為特首選舉參選人。可是,人大常委所提出的政改框架,名為普選,實為篩選,最終令香港人無法在特首選舉中享有真正的選擇,我們對此表示非常遺憾和憤怒。北京政府此舉無助凝聚民意共識,縮窄社會分歧,只會為香港帶來更大的分化,不利各方面發展。

明為進步 實為倒退 架構封閉 權貴得益

在人大決議過後,京官和親北京人士都不約而同指出,即使現時的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不變,出閘門檻高達半數,仍然有機會為選民帶來選擇,透過一人一票方式選出候選人,是一個進步,香港人應「袋住先」。可是,過半數的提委會門檻,加上現時提委會組成的方式,只會讓親北京和親權貴候選人出閘,但一些政見與權貴不合的人士就不能透過這制度出閘成為候選人,是一種倒退。提委會四大界別不變,意味著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也不會被這種「普選」制度動搖,更遑論此制度可促使社會制度改變,回應種種施政需要。這樣一來,只會令香港日益嚴重的社會問題進一步惡化,基層市民的生活更加困苦。

集體意志 指鹿為馬 國安為名 專橫為實

有說是過半門檻是一種「集體意志」的表現,這種「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定符合《基本法》四十五條中的「民主程序」要求。然而,現時的選舉委員會(將來的提名委員會)各界別的選民人士只有二十多萬人,若將整個出閘過程全數交由提委會處理,最後只會變成市民多數需服從提委會少數的狀況,實在違反了所謂的「少數服從多數」,未能反映市民自身所有的意志。 再者,有另一種說法是指過半門檻有效保障國家安全。可是,保障國家安全並不是一個理據充分的理由,剝奪香港人本身應有的提名權利,更何況香港在過去和現在根本不能動搖到國家安全。放進京官思考框架中,這種所謂的國家安全,只是維護著中共和中港兩地權貴的既得利益安全,不過是專橫政權的遮醜布而已。

普選彈票 有違眾望 無視民意 激化矛盾

三十年前,中大和港大學生會分別發信予當時的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要求「民主治港」,得到的回覆是「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三十年過去了,香港亦回歸了,但說好的民主治港依然遙遙無期。過往民間社會努力爭取民主,是希望中央能夠看到廣大市民對民主的訴求,落實他們在三十年前在《中英聯合聲明》的莊嚴承諾。 時至今日,中共終於撕破了他們偽善的假面具,露出了獨裁的真面目,公然違反三十年前的莊嚴承諾。這個決定,標誌三十年來港人的民主回歸夢想終於破滅,反映中央完全無視港人對普選和公民提名的意願。這樣的無視香港民意的決定,只會激起廣大市民的不滿,令香港社會進一步撕裂。

學生罷課 捍衛我城 抗命序幕 旨在改變

面對這樣的局勢,我們必須奮起抗爭,奪回我們應有的民主。我們的政府應以民主方式產生,尊重港人的聲音,而非由中共和權貴控制。為向特區政府和北京政府宣示學界對政改框架的不滿,我們將會發起種種的不合作運動,包括發起罷課,作為其後持續抗爭的序章。 罷課是整場不合作運動的第一步,我們希望學生能放棄制度下安排的課堂,暫停大學的固定和常有規律,反思現時社會種種問題,同時激發大眾的迴響。 大學是育人成材,讓學生追尋自己方向的地方。在大學,我們學習各種知識,努力裝備自己,使得畢業後能各展所長,貢獻社會。但面對現時政治不公、官商勾結、貧富懸殊的香港,如果我們仍然只顧埋首讀書,沉醉學術,不理世事,這實在不符我們在大學學習的本意。罷課並不代表停止學習。我們罷課的原因不是為了不上課,而是希望表達我們對政改方案的不滿之餘,透過暫時停止正規的學習,正視林林總總的社會問題,研究並尋求解決之道。 再者,身為社會的一分子,關心社會是學生的本分。更重要的是,學生為仍然在學的一個群體,位處金錢與權力鬥爭之外,向來深受社會大眾信任。而在七月二號學聯發起的留守遮打道行動,展示出和平公民抗命的可能,更令社會對學生有較高的期望。因此,我們必須團結一致,顯示爭取真普選的決心,從而激發社會大眾的迴響,推進運動的發展。

我們有以下的訴求:

  • 我們支持以各種不合作運動,包括以罷課等不同的方式爭取真普選;
  • 我們促請北京政府盡早兌現普選承諾,落實公民提名等受民意支持的提名方法;
  • 我們要求北京尊重民意,認真看待佔中公投的七十多萬民意和七一上街爭取真普選的數十萬市民;

我們認為梁振英及政改三人組需因無法促成社會對普選的共識,他們應問責辭職; 若北京未能回應民意訴求,我們將會支持公民抗命行動。

歷史選擇了我們負起爭取真普選的重責,我們需要面對,而非退縮、迴避。一次罷課的行動,未必可以達到以上的訴求,可是我們相信今次的罷課,能打開香港抗爭的新一章,令整個社會反思現況。罷課是一個運動的開始,不是終結,今後香港路向,就需要看我們今天在運動上的付出。

中大全民罷課委員會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