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KENTONESE

80後,土生土長香港人,除咗廣東話之外唔太識其他外語。大概係前世作孽太多,今世已經做咗7年廣告,日後唔排除再做多幾年。忽然覺得自己視野狹窄,所以放低高床軟枕,一條友去working holiday,依家身處德國柏林。 網誌

社運

英雄無用-寫在長毛跪低時

英雄無用-寫在長毛跪低時
廣告

廣告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長毛會跪在你面前?

我身邊有許多敬重、愛戴長毛的朋友,同樣地,也有許多朋友討厭、憎恨這位快將60的直選議員。但沒有一個否定梁國雄是一個領袖。

又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黃之鋒、周永康等人會被粗暴拘捕?從何時開始,我們這片土地只有學生及長者站在前線?由那時開始,最沒有談判籌碼的人反而在領導抗爭?

我不喜歡英雄主義或者浪漫主義,我覺得任何大事都需要大多數人參與才可以成事。但我卻十分贊同,這些英雄行為,這些浪漫氛圍,會喚醒裝睡的大眾,睜開雙眼去看清這個世界。

昨晚有人突然宣佈提前佔中,令不少留守政總的市民覺得運動被騎劫,敗興而去。長毛三番四次站台挽留民眾,更走到不同地方下跪,打動了不少準備離開的人們,亦立即傳遍facebook,令不在現場的香港人(也包括身在柏林的我),知道情況有多嚴峻。

我相信任何人都知道,一個只有狂熱,空有理想抱負,沒有行動計劃的活動,是不太可能成功的。歷史只會記載事情始末,口耳相傳的只有回憶觀感。在局中,人們容易被身邊氣氛感染,被熱血蒙蔽視線,只會叫口號而不反思口號背後的意義。

警察暴力對待學生,學生衝擊政府,政府漠視民意,佔中影響經濟…… 連日來,你聽過的、為之憤怒的還少嗎?

我身邊有許多支持抗爭、甚至走上街頭的朋友,同樣地,也有許多朋友對這抗爭反感、甚至出言謾罵。但我沒有unfriend當中任何一位,因為我知道我們出力保衛的,是我們所有人發表自己意見的自由。這是我們手上最後一張可以改變現狀的牌,是我們保持思考的最後一道防線。

如果香港再沒有反對聲音,再沒有其他意見,只有一言堂一錘定音,你還有方法去認清真相嗎?

真理越辯越明。大前提是,我們仍然可以發聲,仍然可以思考。

當你看見長毛跪低時,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要轉身離去?為什麼要留下?為什麼你當初會站出來重奪公民廣場?他勸你留低,留低的,不單只有殘留的軀殼,還有你明辯是非的能力,還有你差點忘記的初衷。

不要忘記你發聲的理由。

多謝每位站在最前的英雄,你們喚醒了在裝睡的人,也喚醒了被熱情沖昏頭腦的人。讓市民大眾一齊迎接光輝歲月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