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警民對立的真假

警民對立的真假
廣告

廣告

撰文: t&t

有人說,在這次佔領的經驗中,警察除了過度的暴力之外,還表現出人性的一面,例如為受憤霧攻擊的市民洗眼,警長和善的態度,平靜時佔領者和前線警員友好的閒聊等等,因此,真正的敵人是政府的高層,和欠缺經驗天真地低估佔領行動的鷹派警方行動指揮。因此,警民對立是假的,市民應該嘗試在運動中找出和警察合作的方向。

但我感得有幾點是值得考慮的

1)這次運動能以如此高度自律有序的方式取得目前的成功佔領,這是世界上極少見的成就。

但是,這個成功也因為世界各地的警察們也不像香港警察一樣欠缺對抗佔領的經驗,香港警察在是次行動中表現出明顯的犹豫,由於欠缺經驗,沒有在第一次摧淚彈突擊中,配合摧淚彈,系統地前進驅逐和驅捕市民。而之後再多次發射後,在摧淚彈失效的情況下,指揮層不知所措,犹豫於是否使用更高的武力。

我的感覺是,還好警察也是香港人,目前還沒這個膽去用更高武力(有時,沒膽和克制很難區分),所以一時為佔領保留了空間,佔領者和得知事件後上街支持的人回到佔領區型而形成群眾後,已經沒有可行的計劃快速清場,就只能停止驅逐。

簡單點說,這次成功是運氣(當然也包含了市民的勇敢和支持),我想這沒人反對。沒有人會預想到事件會如此突發地爆發,你想不到,警察和政府也想不到。警察方面沒有思想準備和經驗,才會如此順利。

2)警察指揮層和政府的立場是明顯一致的,例子太多,就說竟然在一次遊行人數計算上偏幫「民間」團體「幫港出聲」,千人變數萬人,拘捕黃之鋒等等,這已經是太明顯的例子了。警察系統絕不中立,他們的專業就是要保持社會和政府系統的運作(這是相對客觀的描述,負面地說,就是國家機器),阻止_任何_不可控的事件發生,不論這些事件有什麼理由支持。任何參與事件的市民,作為不可控(不被政府控制)的因素,在基本的層面上不可能和警察有合作的空間。

「在基本的層面上不可能和警察有合作的空間」,這要非常小心解讀。

這並不是說,「警察就是敵人,都是壞人」,或是對警察抱有暴力態度,也是完全錯誤的,至少就目前而言。

而只說,假定運動可以進行下去,沒有內因問題(例如失去目標,失去士氣動力),那麼最終警察絕對可能要行使更高的武力制止運動,在這點上沒有任何空間可以合作,市民必須對此有思想準備。

運氣沒有這麼多次。市民在這場運動中得到不同的無價經驗(組織糾察隊和不同的小組,和面對特發事件的經驗),但同理警察也一樣,在下一次更有系統的驅逐中,有什麼方法可以應對?這是必須思考的問題。

3)提倡「在國家機器的外表之下,警察也是有血有肉有靈魂的人,需要關心」,我會說並不是錯的。問題是,如果這個靈魂之下,還有一個國家機器的本質呢?這是說,警察有血有肉不代表他最後不會服從命令,最終也是命令執行者,當驅逐命令下來後,大部分警員還是會頂住自己的個人意志,執行命令,因為他們是專業的。過份提倡「靈魂」大家都係香港人不只會使人學會同情對方的情況,也可能會阻止人正視對方作為對手,而忽視具體的戰略問題。

最後,我簡單地總結:

a)這次佔領中大家經驗到,什麼都可能發生,例如突然成功佔領到三個商業中心,或突然車子撞入人群之中,未來會怎麼辦,大家都不知道,對此要保持開放態度。

b)警察并非中立,前線警員現在的友好是因為指揮層的犹豫為大家提供了休息的空間。只要佔領成功持續下去,矛盾必然產生。別美化和浪漫化佔領。計劃好應對不同的情況。

c)因此,計劃不同的戰略,例如:

「我主張街上策略是有事即散,即走再遊擊。堵塞社會運作就是最大的暴力。只要遊擊下去就會驘。一次性地被大規模拘捕就輸。如果你認同,提醒在旺角的人戒備並明確表明遊擊戰術是一種我們堅持持續戰鬥的模式。社運圈子之中有人懷疑你是想叫人散,而不明你心思,你要解釋清楚,資訊、信任和立場在這種時候很關鍵。」
BY黃杰

首先,直接的暴力只是無能的表現,和單純的情緒爆發,要運動在香港務實地持續下去,紀律和克制是重要的。

重點是延長佔領的時間,保持全民參與,這時就需要遊擊術,不要有點事就叫人撤,也不用危言聳聽,只要不同的大組織(例如學聯)計劃好,一旦有事發生,宣佈建議分散到什麼地方,之後再在什麼地方集合,而不是「一打就散」,就可以避免直接暴力而又可以延長佔領。

這只是其中的一點戰略想法,大家一起思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