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意軒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社運

殘疾x佔中系列之四:空中的手語

殘疾x佔中系列之四:空中的手語
廣告

廣告

圖:一眾聾人和手語傳譯員昨晚到金鐘集會現場示威。

(獨媒特約報導)要說到聾人朋友參與社會運動,那可有趣了。

首先,聾人雖然早包括在傳統的殘疾定義當中,被稱為 「感官障礙」 的一種,但原來如果可以,有些聾人根本不想被歸類為殘疾,他們用手語,所以被稱為 「少數語言種族」 或許較好一點。

平常七一、五一遊行,都會見到聾人朋友的身影,大刺刺地一排橫行在路中央,用手語打口號,個個七情上面,形神俱備,常吸引到傳媒注意。 聾人集體意識頗強,有事,一定先集合在一起,團體行事,重要的,是大家都用同一個語言——手語。 其他殘疾團體都觀察到這有趣的現象,遊行開始時,視障、輪椅、長期病患、聾人齊集合,但當遊行愈往下去,聾人距離大隊愈離愈遠,直至殘疾朋友都走到不知哪裡了,聾人仍尤自不覺地跟身邊人使勁用手語談著。

這次雨傘運動,聾人朋友都很落力參加,Whatsapp群組內,一天到晚都有聾人朋友在留言:「我今晚去,你們去不去?」 ,「聾健齊心,其利斷金!」語氣都很激昂,在金鐘大馬路,總見到一堆雙手在空中比劃的人群。

9月28日,催淚彈降落金鐘的一刻,就有十多位聾人朋友身在煙霧里漫中,跟其他抗命者一同走避。事後,他們是這樣跟採訪的記者說的:「聾人聽不見催淚彈的聲音,也不知道危險將至,警察知不知道有聾人在?」最後報紙以此為標題,刻劃抗命中的聾人處境,雖然能使人反思,但這樣一來,好像又把聾人拉回 「殘疾」 的論述當中了。

一班熱心的手語傳譯員,也義不容辭地貢獻自己的時間心力,在雨傘運動中,緊緊跟隨聾人朋友左右,翻譯「公民廣場」的講座,也翻譯大台的口號,更在聽到重要訊息,甚至潛在危險時,提醒身邊的聾人朋友。特別是入夜後,「清場」 的傳言此起彼落,聾人朋友如果沒有傳譯員在身旁,遇事時難以得到支援,容易失去安全感。

有次,在公民廣場的講座,剛好沒有傳譯員能抽空前往,聾人朋友看著講者的嘴巴開合,茫無頭緒之下,把心一橫拿出電話來按 「錄音」 鍵,把一分鐘又一分鐘的錄音傳至傳譯員處,用短訊問 「幫我聽聽,講者在說甚麽?」 如此轉折,也要決心收到訊息。

雨傘運動第二周,聾人朋友繼續抗爭。10月8日,傳出消息,政府要會見學聯的代表,很多聾人表示,希望同步知道會面內容,不想一直乾等電視新聞剪得破碎再配字幕。連帶想起,早前梁振英在電視就雨傘運動發表講話,熒幕也是空白一片,便決定出來發聲,針對「雨傘運動」 政府在聾人無障礙安排上的缺乏,要求加上字幕和手語傳譯。晚上齊集在金鐘,拿著手製橫額標語,要求「尊重聾人」、「溝通無障」、「聾人知情權」、「現要手語傳譯」等。一班人就在大馬路上,作另類示威。

「小朋友、年青人、成人、老年人,他們都各有政治取向,或支持,或反對,或中立,但聾人朋友是......不知道。 我們不知特首說了甚麽,教育局宣佈甚麽,臨時決定了甚麽......政府已在2008年簽署聯合國殘疾人權公約。」 一位同行的手語傳譯員說。

「我們要求字幕和手語傳譯,不是要求政府額外為我們做事,只是希望他們緊守之前的承諾,只此而已。」

有朋友看到聾人在示威,一起加入,左談右談之間,竟一起創作了一首歌,歌詞音律手語齊備,非常新穎:

看得見 聽不見
看得見的語言 空中的文字
我與你未能同步
學習永遠慢了點
熒幕上可否有線索?
只有聲聲聲聲聲聲
讓我變得無知
你要俾我即刻知

講啲咩 讓我困惑不再
我有想法 想一天
揮雙手 連接這個缺口
耳邊的短句 手的細訴
快還給我

——空中的手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