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文化監暴批監警制度崩潰 促設獨立委員會查雨傘運動個案

文化監暴批監警制度崩潰 促設獨立委員會查雨傘運動個案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昨日(12月8日)與監警會會面,向會方提出有關雨傘運動的多項申訴,包括使用過度武力、拘捕過程不公及不人道等,有多名受害者現身說法。會面後,文化監暴斥監警會並無盡力監察,會上更多次以權責限制作推塘,逃避責任,他們認為監警制度已失效,將直接去信約見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並要求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有關雨傘運動的個案。監警會秘書長朱敏健指未來清場會否派監警委員,要視乎警方能提供多少資料。

batch_IMG_0137
圖:監警會秘書長朱敏健(右)接收文化監暴請願信。

逾千宗投訴個案 僅一成「須匯報」

就佔領運動所衍生的投訴個案有2,159宗,當中僅得101宗是屬於「須匯報」,而比例上佔最多的是「濫用職權」,共有969宗。文化監暴指至今收到約30宗投訴個案,相信有更多未有報案救助。他們又提及有市民恐秋後算帳,連驗傷都不敢,又或覺得「投訴都無用」, 只能向毫無權力和經驗的民間組織救助。

另外,針對監警委員會的投訴逾30,000宗,當中就馬恩國、蘇麗珍、陳健波及陳建強的投訴數字更是超過16,000。

batch_IMG_0235

監警會儼如花瓶 冀會見曾偉雄

文化監暴發聲明指現時的監警系統失效,認為有必要重組獨立監督及制裁警權的架構。文化監暴於會面中提出了7項申訴,當中包括公開警方使用武力指引、投訴警方暴力和不當行為及監警會公信力和結構成疑等問題。會面期間,監警會多次表示因權責上有限制,要先由市民提出投訴,不能主動調查,而且最多只能就個案提供建議,不能直接處理。

文化監暴成員何式凝及何韻詩認為監警會過於被動,並無發揮作為惟一官方監警機構的最大功能,監警會其實可主動向警方提出建議。何式凝又斥監警會在席上叫大家「唔好驚翻唔到大陸」,並鼓勵大家投訴,是沒有看清楚市民就正正是因為恐懼而噤聲。何韻詩更說「受害市民已經不再信任警方,更不相信市民其實是有受到保障的權利。」他們指既然監警會無權處理警員濫權,希望政府設獨立委員會徹查就雨傘運動所生的個案,並且重新檢視整個監察系統。黃耀明又指基於監警會權力是如此有限,將會約見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以求新出路。

監警會派員視察與否視乎警方資料

監警會秘書長朱敏健會後指,已向文化監暴表明清楚監警會的角色及權力限制,指已經設立嚴重投訴委員會,並會密切關注處理程序上會否出現問題 。金鐘佔領區部份範圍的禁制令即將執行,他指將積極考慮會否派員監察,但有關資料尚未到手,此刻暫無定案。他又指各委員須考慮不同因素,如清場時間、事前安排、清場細節等等,有鑑於過去未獲得任何事前資料,故衡量如風險等因素後,一直沒有派員監察,但他又指有個別委員一直密切跟進事件,故其意見亦必然會帶入委員會內。

batch_IMG_0340

受害人現身說法

在場有多名傷者憶述被警方暴力對待,義務急救員梁先生和Lillian指在龍和道北行線附近的行人路被襲。他們指當時警員見人便打,又對義務救護員辱罵,有警員對他們說:「其實我地唔需要你,無人要你地係度,你地係度就係示威者。」當時有傷者心臟不適、有孕婦,急救員要求警員給予少量時間,警方只容許他們於限定時間於指定範圍內急救,警員又不斷用警棍毆打義務急救員,急救員在忍著痛楚的情況下進行急救。他們又懷疑警方用了更濃烈的胡椒噴劑,指傷者以往尚能自行撐起眼皮,但是次行動中,傷者眼內肌肉腫起如鵪鶉蛋,無法自己撐起眼皮。當有急救員為警員進行急救時,被警員於毫無警告下毆了三棍。

另一位傷者19歲的余小姐路過西洋菜南街時,得知有學生被捕,欲上前了解。她指曾與涉事軍裝女警發生口角,被該名女警從後扯頭髮,並把頭撞到地面,女警再加以拳打,當女警打完後指這裏很危險,把她帶回行人路。她指正式的醫療報告尚未有,但據醫生口述,頸椎向前移,至今尚時常感到頭暈。

有警員把女傷者打得遍體鱗傷後, 因聽到一句「有BB」便散去,女傷者直指警員彷彿是為了打市民而來的。又有女傷者憶及當時只是扶起摔倒的李卓人,卻遭受棍打大腿。

早前受到7名警員圍打至腿部失去知覺的的林勝塘(阿龍)則要靠輪椅代步,他表示不解為何襲擊曾健超的7名警員已被停職,而毆打自己的警員至今仍然逍遙法外。

記者:羅小倩、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