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保松

中文大學政政系副教授 網誌

社運

社會主義理想與道德論證

社會主義理想與道德論證
廣告

廣告

我暫時不打算對《馬克思主義已死?》一文做系統的全面回應。但有幾個問題,可以提出來向作者Isaac請教,順便供其他朋友參詳。這篇文章我較感興趣,同時也認為相當重要的,是以下兩段:

「社會主義的定義很簡單,就是由工人來實際掌握生產資料,也就是在工廠和企業之內實行真正的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由工人集體經過民主方式決定生產活動和人事按排。這一點其實是跟市場經濟沒有本質上的衝突。」

「一套方式行不通的話,社會主義者總可以用另一套方式取代之,社會主義的目標不是要教條式地依附於某種社會組織形式,而是要令剝削、令階級消亡。所以計劃經濟的失敗,並不就代表社會主義的失敗。」

Isaac一直強調,作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所有的分析和判斷,都必須建基於政治經濟學和歷史現實,因此也就不願意(或反對)接受一種非歷史的,抽離經濟基礎的道德判斷。但讀這兩段,我卻覺得作者是有很清楚的一個獨立於政治經濟學分析的道德立足點,然後再以這個立足點來判斷不同的經濟及政治制度是否可欲的。

***

例如引文第一段,「實行真正的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這一點其實是跟市場經濟沒有本質上的衝突。」很清楚,作者最大的理想,是實現真正的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也就是說,民主是他的理想,而資本主義的代議民主不是真民主(我的推論)。既然民主是本,那麼市場經濟和計劃經濟之爭,就是手段而已。那個最能實現真民主,那個就最好。

如果以上理解合理,Isaac就需要告訴我們:為什麼民主如此重要?民主體現了什麼價值?民主預設了一種怎樣的對人和政治的看法?實現真民主,需要怎樣的政治制度安排(是否需要充份保證人的基本自由和權利?是否需要一人一票和法治憲政?是否需要多數決?)在工廠和企業實現工人民主,由工人通過一人一票來決定生產什麼,如何生產後,異化、剝削和公正分配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人與人之間就沒有壓迫?

要回答以上一堆問題,我們需要道德論證(以及相應的歷史反思)。有了這組論證,我們就可以用來判斷不同的現存的社會制度安排,例如資本主義代議民主和社會主義無產階級民主,哪種更「真」更合理。

我猜度,當Isaac一直追問下去,他或許會發覺,他和自由主義其實有不少共享的價值。畢竟,「民主」這一理念在自由主義傳統中有最豐富的論述和最具體的實踐。而且也請留意,在自由主義的傳統中,對於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和民主實踐之間的矛盾張力,是有許多討論,也有許多具體的改良建議的。

***

再看引文第二段:「社會主義的目標不是要教條式地依附於某種社會組織形式,而是要令剝削、令階級消亡。」很清楚,令剝削和階級消亡,是Isaac心目中的社會主義的終極目標。這是本,而計劃經濟是手段,所以他才說「計劃經濟的失敗,並不就代表社會主義的失敗。」

很明顯,令剝削和階級消亡,是一個道德判斷,意味著Issac認為剝削和階級,是最大的道德之惡。所以,它成了判斷不同政治經濟制度好壞的最重要的道德標準,而且這個標準是超越歷史的具普遍性的。

既如此,Isaac有必要告訴我們:什麼是剝削?為什麼剝削是最大之惡?因為它對無產階級和工人不公平,取走了他在生產過程中應得的份額?那麼,什麼是應得的標準?為什麼一個社會制度一定要用這個應得的標準作為收入分配最高的標準,而不可以有其他標準?(例如有人可以說,資本主義的確對工人有剝削,但因為它有其他功能和價值,所以我們可以忍受它或對它作出種種約束,例如成立工會,集體談判權,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反壟斷競爭,又或我們可以用其他方式補償工人,例如各種社會福利,諸如教育、房屋、醫療、失業和退休保障、更長的勞工假期等等。)

什麼是階級?擁有不同生產工具的人構成階級的分野?若是,為什麼一定要消滅它?如果有人循正當的方式擁有合理的生產工具,並藉此賺取利潤,為什麼不可以?就算要消滅階級,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例如用國家權力剝奪許多人的實實在在的十分重要的自由)這些代價真的值得嗎?一個完全沒有階級的社會,是怎樣的社會?它真的是如此美好和如此公正嗎?

無論答案是什麼,Isaac要支持他的立論,他需要提出非常強大非常有說服力的道德論證(尤其是人類經歷了那麼多年社會主義大實驗及付出那麼大代價之後)。在沒有這些論證之前,我們其實無法肯定,他的種種社會主義式的建議是否合理。

我猜度,如果Isaac一直追問下去,他或許會發覺,他需要從自由主義中借取許多資源來從事他的道德論證,因為過去幾十年,自由主義傳統對於社會正義的討論,早已累積了極為豐富的資源,而且已經促使許多同情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家和經濟學家進入這些思考。

結論:Isaac需要進入政治哲學的道德論證來支持他的整個立論。

***

至於文章中的其他關於社會主義世界革命及福利主義危機的種種論述和判斷,我受益很多,但我暫時就不再回應。這些觀點是否成立,或在多大程度上成立,大家可以讀讀歷史,以及運用當下許多民主福利國家的經驗來做參照。

相關文章:
對本土論的一點反思〉— 周保松
論自由主義者之虛妄,兼論左翼道德〉— 李達寧
談自由主義——回應李達寧〉— Rock Yiu
關於民粹與左翼的幾點觀察〉 — 稻草
什麼是自由主義左翼〉— 周保松
馬克思主義已死?──回應周保松〉— Isaac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