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來港七年球員系列】我有一個足球夢——專訪傑志翼鋒安基斯

【來港七年球員系列】我有一個足球夢——專訪傑志翼鋒安基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第二階段分組抽籤早前抽籤,香港和中國、卡塔爾、馬爾代夫及不丹同組,其中一個焦點是入籍球員能否為世界排名持續下降的港隊扭轉乾坤,東方的後衛基藍馬亦剛剛成為第八名入藉球員。獨媒繼續找來其中一名入籍球員安基斯,談談十年來的香港足球生涯的體會。

來自加納的安基斯現時效力傑志,自2005年來港至今已長達十年。前往歐洲踢波對每個足球員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事,安基斯當然也不例外,但因緣際會下轉輾來到香港,加盟當時的乙組球會東方。「香港足球好似幾正,嚟試下先!」

原來在來香港前,安基斯對香港足球的觀感非常好。他更曾經上網做功課,對香港足球有強烈的好感。好感原來是十幾廿年前的好感,即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足球,也就是快譯通等商業大軍參賽和本地聯賽會爆滿的年代。不過來到發現有點貨不對辦,但他坦言:「既來之,則安之。」

batch_IMG_7368

長途跋涉坐飛機來到一個陌生地方,為的是工作,為的是夢想,為的是生活。安基斯對聯賽水準等沒有太大意見,他稍有微言的是草地的訓練場地不足。「常常要到仿真草,很容易受傷及勞損。」在安基斯的訪問中,他用得最多的字眼是adapt,所以他也自言:「當一件事適應了,就會成為習慣。嗯,我想這個也大概是我的優點吧。」

不滿常因膚色遭港人歧視

安基斯表示香港的食物味道不俗,而自己愛吃辣的食物,尤其愛吃泰國菜。「香港早已是我第二個家啦。」和大部分外援球員一樣,他認為香港很安全,一切都很有系統及秩序。安基斯表示曾經到中國,但感覺不太好:「坐巴士都感到提心吊膽,香港至少出街都能夠安心。」不過他也忍不住嘆道,香港的歧視嚴重:「成日俾人叫黑鬼囉。」。安基斯認為香港人常常不分青紅皂白,不理會別人的感受便用有色眼鏡去看待少數族裔人士:「有不同肌膚顏色其實甚麼問題?」

足球成就非凡人生

夢想看似不設實際,其實很有意義。安基斯在加納時曾修讀法律課程,邊讀邊踢足球。他最後還是選擇成為職業足球員:「我曾經問過自己到底想做咩先,如果放棄足球我會後悔。」安基斯強調在加納當律師的待遇及前景都不俗,「不是家長想要你做甚麼,而是你自己想要做甚麼。」

萬丈高樓平地起,安基斯從2005年初來乍到效力當時仍為乙組的東方。他自言從沒有想過放棄:「A journey of a thousand mind begin with the steps,我對自己有信心。」安基斯在乙組賽事中果然遊刃有餘,快速入楔和高入球率令他吸引不少球會的注意。安基斯在2006年轉投當時剛升班的大埔,首季在甲組賽事中上陣便入選最佳十一人,他的高速盤扭及突破成為他的招牌動作。球迷當時更笑言,意大利的國際米蘭有個馬田斯,香港也有個大埔馬田斯。

圖由傑志提供

十年的香港生活,安基斯已經講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太太亦是香港人,他表示對於這一切都很感恩。而效力大埔七年間為他帶來不少美好回憶,如擊敗晨曦和愉園等勁旅,更先後獲得足總盃及高級組銀牌冠軍。對一名外援球員來說,可說是無悔今生。及後他在2013年轉投傑志,上季更協助球隊以全季不敗奪得聯賽冠軍。「能夠拿聯賽冠軍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重要。」他更在2014年正式入籍香港,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代表港隊在國際賽事中上陣。他認為是一個富重大意義的榮譽。十年前隻身來港,追逐足球夢,十年後已落地生根,在港娶妻生女。身分亦由外援球員成為本地球員,安基斯坦言這一切都非自己計算之中。「真的沒有想過會走到今天這樣,這大概就是人生吧。」

安基斯現年報稱37歲,實情卻不是,他指那是因為手續上的問題,令他的年齡大了足足九年。安基斯表示,自己現在才28歲,還有心有力,希望能多踢至少十年。被問到近年香港隊入籍球員漸多,前中後三綫均有來港滿七年的球員,本地球員的機會會否減少了?安基斯有一番看法,他認為這是一個階段,長遠還是本地球員的天下。「多點努力及練習,香港球員其實真的不差!」

傑志隊友阿歷士是他的好朋友,李健和、歐偉倫及楊正光都是他欣賞的球員:「他們都是香港的傳奇球員啊。」此外,安基斯又談到香港足球的現況,他認為政府應該要提供更多協助,尤其支援本地球員:「咁低人工,好球員都唔踢全職足球啦!」他認為其老家加納的足球則較為體力化,而且每日有兩課的訓練,球員較多時間一起相處,甚至會傾下今晚食乜餸和一起健身等,生活較為群體。安基斯又表明,退役後會向教練方向發展,教授足球技巧予年輕球員。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