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公民黨楊岳橋:區議員唔係社區保長

廣告
【地區政治系列】公民黨楊岳橋:區議員唔係社區保長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年底區議會選舉除了「傘兵」與泛民主派「撞區」,建制派也出現內訌。沙田火炭區近月出現經民聯新人申偉基的身影,銳意挑戰自2007年起任當區區議員的新論壇龐愛蘭;另一方面,身負公民黨接棒重任的楊岳橋也考慮於該區出選。外界關注楊岳橋會否因此坐收漁人之利,楊岳橋直言不會「想創個心」,認為中聯辦配票絕少失誤,申龐兩人亦確實投入工作;但他相信區議員的職能應有更大發揮空間,不應甘於充當「社區保長」,希望擴闊選民的想像,「look for something bigger」。獨媒亦有邀請申偉基及龐愛蘭接受訪問,申偉基未有回覆,龐愛蘭則以事忙為由拒絕。

11133925_819689668124439_7407480572945701704_n
(受訪者提供圖片)

去年底升任公民黨新界東支部主席的楊岳橋,上屆曾於大埔墟出選,挑戰民建聯李國英,雖然失敗,但亦取得880票,只比李國英少200多票。他於2013年起開始轉到火炭區做地區工作,他坦言轉區是公民黨的策略,希望專注於中產社區。

比較兩區異同,楊岳橋指大埔墟居民結構較複雜,有基層也有鄉紳,火炭則相對中產,關注議題自然不同,但兩區同樣面對大型規劃變化。建於大埔鄉事會舊址的公屋將近落成,影響附近交通及規劃,火炭也即將出現大規模發展,「無論你是基層或中產,你都不能逃避香港的大環境,就是規劃會是一個big issue。」

工業區4房屋項目上馬 居民知多少?

火炭工業區即將變天,4個房屋發展項目陸續上馬,惠康倉及火炭站上蓋將興建8座35至43層高的私人住宅及商場,政府則將於桂地街建5幢公屋、禾上墩街建1幢居屋、坳背灣街建1幢資助出售房屋,全部預計於2019至2020年落成,總共提供超過8,400伙。其中3個政府房屋項目預計為區內帶來18,500人口,而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數字,現時火炭區人口為17,104人,發展將令人口以倍數增加,造成交通及社區設施壓力。

然而,區內少見有關工業區發展的討論,楊岳橋質疑區議員沒有充份諮詢居民,「現在如果你在火炭站早上8點上車,你上不上到車?要等幾多班車?今天都尚且如此,將來如何?政府有沒有告訴我們?當區區議員有沒有告訴我們?他有沒有責任告訴我們?」

龐愛蘭於區議會內有跟進火炭發展,爭取設立社區綜合大樓、康樂文娛設施等,但翻查她近月的宣傳物品,均以屋苑事務、康樂活動為主,未有詳述4個發展項目內容。她曾成立「火炭未來規劃及發展工作小組」,但實際工作及收集到的意見未明。

batch_IMG_2451
惠康倉及火炭站上蓋將興建8座私人住宅。

沒有諮詢你的諮詢架構

楊岳橋進一步質疑區議會的存在價值,區議會本身沒有財政權和決策權,只是一個諮詢架構,但事實是,它連本身的責任都未有做好。「這個諮詢架構與市民的聯繫,現在只有定期的蛇齋餅糉。市民心目中區議員做咩?除了交通燈多兩秒、通渠、過年寫揮春、搞下旅行團,仲有咩實際嘢做?但其實佢做好多嘢,你唔知,呢吓先恐怖!」市民的知情權,就在蛇齋餅糉的過程中被剝奪。

「我覺得這已經超越區議會選區、選舉,究竟區議會有沒有足夠的渠道、闊度,容許本身沒時間、沒機會關心社區事務的居民,都有途徑去關心。」他承認香港人普遍對社區事務冷漠,「不能完全怪制度,因為香港人唔care就唔care架啦,你日日放在我枱面,我唔睇就唔睇,但係,有冇做到放在我枱面先?」

現時要了解區議會工作,只能到死氣沉沉的區議會網頁,查閱冗長的會議內容,「太煩」令居民卻步,主流傳媒少有跟進,以致大部份人完全不知道區議會「發生緊咩事」,但事實上它的工作影響每一個居民。

一億社區重點項目計劃便是最佳例子,沙田區議會決定用撥款於大圍明渠上興建5人足球場,以及「活化」城門河河濱,第一階段諮詢無人知曉,定下了計劃大綱後的第二階段諮詢會,則被踢爆優先讓友好人士參與。居民開始質疑足球場是為「插針樓」開路、城門河添置燈飾多餘,但此時計劃已獲通過,只待立法會財委會批出撥款。

楊岳橋認為在廿一世紀,區議會應做得更多,主動提供官方資訊,例如設立Facebook專頁,「like咗就可以定期睇到update」,居民至少「有個知字」。他期望能在議會內推動改革,為議會制度、區議員職能、以至選民充權。

55555
龐愛蘭(左)和申偉基(右)分別爭取清拆銀禧花園與御龍山之間的一幅牆。

區議員唔係社區保長!

說回火炭區,不論是現任議員龐愛蘭,或是磨拳擦掌的經民聯申偉基,都主打屋苑議題,例如單位內噪音、成立法團、管理服務,例如近月兩人都相當積極關注銀禧花園與御龍山之間的一幅牆,爭取清拆,暢通行人路。楊岳橋認為這是錯誤理解區議員的角色,「議員係要議政,唔係社區保長!」他認為建制派成功混淆兩者,議員將時間花在扮演保長,便少了時間議政論政、針對區域發展。

但火炭區以中產私人屋苑為主,要「入到屋」,無可避免要與業主法團有良好關係,龐愛蘭與申偉基在這方面都有優勢,但楊岳橋希望居民知道他們可有更多選擇,「我要問,你要選一個區議員,定係業主立案法團?」他強調區議員職責是監察屋苑以外、整個地區的發展,不能只考慮一個屋苑,以一些分拆成幾個選區的大型屋苑為例,如美孚新村、黃埔花園,幾個區議員便不能簡單以法團模式工作,「永遠不能忘記,法團還法團,區還區」。

大議題的小理論

蛇齋餅糉於中產社區成效有限,楊岳橋也不愛這一套。他承認公民黨對地區議題「捉得冇咁準」,會多講「大議題」,如反對政改「袋住先」、關注《建築物管理條例》改革。他相信中產也非想像中冷漠,他說曾在區內派發反對三跑的傳單,也會有人特意上前了解。他解釋,三跑也確實與沙田有關,因為飛機會飛向沙田,製造噪音。

「任何大議題,去到某一個位,都係同你息息相關。三堆一爐同你無關?沙田太遠,唔關事?但最後如果承載不了垃圾量,要推行垃圾徵費,每戶付費,關唔關沙田事?梗係關!」他認為每個「大議題」裡都有一些很「落地」的「小理論」,而這正是區議員應著眼的地方。「當你講到公共資源的分配,其實沒有大小之分,只有是否與你有關」,關鍵只是居民明不明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