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馬屎埔農地收地限期至 村民建家抗迫遷

廣告
馬屎埔農地收地限期至 村民建家抗迫遷

廣告

馬寶寶社區農場區晞旻

(獨媒特約報導)馬屎埔村農民區流根收到執達吏通知,需於今日(7月17日)前交出其農地,為恆基地產四萬呎原址換地的犧牲品。馬寶寶社區農場舉辦「農田置家」活動,居民在將被徵收的農田放上日常品,象徵建立一個家,村民亦即在「家」中演奏各種樂器以表達對陪伴多年土地的不捨。

農地首個犧牲品

農民區流根的女兒、馬寶寶社區農場負責人區晞旻自祖父一輩便居於馬屎埔村,父女均是土生土長的村民。她指馬屎埔村約8成的農田已由恆基購得,其餘的是官地或祖堂地。區家的其中一幅約7千呎的農地,正好位於第一期的四萬呎原址換地的範圍內,首當其衝遭到逼遷。區晞旻回憶和家人收到恆基出信通知,才知道自己家的田地受四萬呎原址換地政策影響,將會被強行收走,而他們亦不可再於該地耕作。

今年2月,區家遭恆基入稟法庭,控告他們拖欠2007年到2015年的租金,並要求收回農地,惟實際情況是恆基的工作人員一直拒絕接受租金。區晞旻無奈地指根本沒有錢和大地產商打官司,直至3月收到律師信判恆基勝訴,要求他們月底遷離,至7月更收到由執達吏發出的遷出通知書,須於7月17日前遷出。

batch_11267666_10200717571097501_6392364607774606135_n

恆基滋擾村民

區晞旻坦言自多年前村民就不斷受到地產商各種滋擾,如由早到晚到處鑽探製造噪音,又在村內的路口安裝監視器,以鐵絲網圍起農地,令居民身心健康受損,破壞全村面貌,她的母親亦因不斷的滋擾而病倒。她試過當面質問恆基工作人員,反而換來一句「呢度唔係你地方,唔到你出聲」,對此她說起仍覺氣憤。

馬屎埔村居民曾到地政署、私隱專員公署等政府部門投訴,惟有關當局一直不予理會。她指雖然部份村民早已遷出,但馬屎埔村仍有約百户村民,第一期四萬吹原址換地政策包括16户村民的土地,另外兩期則分別影響6户及27户村民,三期的原址換地政策影響超約50户村民,佔總數超過一半。區流根亦有感而發,他指一旦被趕走就已不是農夫,政府的農業政策只是「做俾外人睇」,根本不能幫農民。

原址換地 利益輸送

四萬呎原址換地政策指在東北發展新規劃內,如有業權人擁有最少四萬呎土地,就可以向政府提出將農地換變為住宅用地。

區晞旻批評政府到目前還沒有對外公佈全部7份新界東北原址換地的申請內容,是刻意隱瞞,明顯是和地產商利益輸送,借刀殺人。她相信所有的收地會在立法會通過撥款前完成,以加速東北發展計劃。她指未來和一班居民會繼續抗爭,希望為受影響的東北居民討回公道。她自己亦堅持不會搬走,因為「土地好似生命咁重要,冇咗土地就咩都冇」。

記者:陳偉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