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受訪稱右腎被打 李國章:學生是「暴徒」

受訪稱右腎被打  李國章:學生是「暴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兼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早前出席明珠台時事清談節目《清心直說》(Straight Talk),形容上星期衝入會議室的港大學生是「暴徒統治」(mob rule),又指當晚有人用拳頭打中了他的右腎。他又重申不會收回指「學生的行為就如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的說法,指學生當晚的行為是有如歷史重演。節目中李多次質疑陳文敏在是次事件的動機,認為他需要「為近日的混亂反思,想不想在自己所愛的港大引起爭議」。李又強調當晚召警入場的決定「完全合理」,認為校內保安已不能夠維持秩序及保障安全。

學生威脅人生安全 行為如暴徒統治

李國章認為當晚自己是被「非法禁錮」,「我受到威脅、(學生)又不准我離開,我被命令返回自己的座位。」 李國章又指當晚有人向他的右腎打了一拳,感到痛楚。被問及為何不即時反應,他表示「不想被見到在哀叫,但在那種混亂中,被人從背後打一拳是難以避免的。」李又稱自己當晚回家後檢查尿液,發現尿液沒有血,所以沒有尋求治療。

李國章不同意學生行動的理據,指「情況就像我打你一拳,這好像說我沒打你,是你的臉撞到我的拳頭。」他又重申學生的行為就如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當紅衛兵開始時,他們的行為沒有後來那麼極端,他們要教授公開跪下,承認他們做錯了,那像是歷史重演。」他形容當晚的學生是「暴徒」,反問是否要向恫嚇及抹黑手段低頭:「我們必需維護我們的自由,我們必須反抗暴徒統治(stand up against mob rule),我們必須反抗恐嚇我們的人。」他認為闖入會議室的學生應該承受後果,但是否控告及如何懲處則應交由校長決定。

質疑陳文敏動機 為明年選舉製造話題

李國章在節目多次質疑陳文敏的動機,指他向傳媒說自己已準備在三月履新,但整個遴選程序其實要到五月才完成,不明白他為何可以說自己準備好,又強調整個程序應該是保密。

然而,他稱讚陳文敏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絕對有資格出任副校長,如果事件不是發展到如今地步,他一定會投票支持陳擔任副校。「他看來是個很聰明的人,在香港大學很多年,顯然是個受尊敬的人。」李國章認為,陳文敏的舉動反映他其實不太想要這份工作。「首先,他不應該公開跟別人說他是唯一的候選人,可以三月履新;其次,也不應該公開說委任你的校委會是一班愚蠢的白痴。」主持指陳沒說過委員會成員是愚蠢白痴,李則反駁指陳說過委員會是愚蠢的(stupid)。主持又表示陳曾明言「港大已變成人治(rule by man)」,李國章卻打趣說委員會內也有女性,笑言平等機會委員會應該調查一下,沒有正面回應問題。

李國章相信陳文敏其實不打算接受任命,認為他想「做烈士多過想擔任此職」。「如果他真的愛港大,就應該為近日的極大混亂反思,自己想不想在所愛的港大引起如此大的爭議。」李指陳沒有這樣做,反而公開稱有中間人勸退自己。李國章否認與事件有關及幕後操縱,指自己的聲譽因為劉進圖在明報的文章而受損,質疑劉作為明報前總編,為何會犯下基本的新聞學錯誤,沒有在刊登前致電他求證。

否認拖延任命 等埋首席副校出於「禮貌」

李國章否認委員會基於政治理由拖延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指遴選委員會直至五月才完成整個程序,並希望在六月把任命建議交給他們,但他們至今還未收到委員會的文件。「正式來說,除了傳媒報道,我們不知道候選人是誰。」

他又指自己沒有受到任何政治壓力,重申中央政府或梁振英均沒有要求他阻撓副校任命。他認為整件事發展至今是因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整件事是因為競選活動而製造的議題,那就是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正受到壓力,這些人全都是梁振英的傀儡,顯示學術自主和自由正受到威脅。」李國章表示當年擔任教育統籌局局長是曾批核及贊同「港大百周年校園」興建,絕對沒有陷害港大之意。他強調只有他一個是由梁振英委任,其他均是由前特首曾蔭權委任,認為社會有這種想像和憂慮是「荒唐可笑」。

李國章重申「等埋首席副校」是合理的理據,「這職位與有關副校職位直接相關(closely and directly associated),這位副校長是首席副校的副手。」李認為「等埋首席副校」是出於禮貌的考慮,而且該位置已懸空了五年有多,「多等幾個月,好諮詢新首席副校的意見,我看不出有什麼問題。」主持稱校委會在下次會議應該已經收到遴選委員會的文件,按傳統做法應該是由校委會討論文件後決定任命,不明白為何要繼續拖延。李國章回應指,「校委會將在數月內審議有關任命,而至於是否由陳文敏擔任則要交由校委會議決,成員會權衡利弊,衡量任命對港大有利抑或有害」。

對於港大畢業生議會打算對他提出不信任動議,李國章表示向一個人提出不信任動議時,那個人定必做錯了什麼,「我好想知道究竟我做錯甚麼事。」他認為在通過一個不信任動議時,需看看那個人的往績,指自己上任才三個月,甚至連往績也未有,「要向我提不信任動議應該是在我三年任期屆滿前,認為我是一無事處、不提意見、缺席會議等等。」

警察進場「完全合理」

主持指港大校長馬斐森曾向傳媒表示很遺憾當晚要召警察進場,李國章認為馬斐森指的是「不想驚動警方」,自己也同樣不想。然而,他認為當晚情況混亂,人身自由被剥奪,港大的保安人數不足以控制場面,召喚警察進場維持秩序是「完全合理」(fully justified)的決定。李強調救護車當晚停留45分鐘仍未能離開,有可能會釀成悲劇,「萬一盧教授不是傷膝,而是心臟病發?或其他人心臟病發?」他又認為事件對委員會的女士很不公平,指她們是「溫和女士」(gentle ladies),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

對於有言論指梁振英不應該再擔任校監及不該再享有委任校委會成員的權力,李國章不同意並指香港的大學是受公帑資助,用的是納稅人的錢,出資的政府絕對有權過問大學運作,認為這不算是干預自主或學術自由的行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