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取消電車得啖笑 專訪電車迷會:電車是真本土文化和工業

取消電車得啖笑  專訪電車迷會:電車是真本土文化和工業
廣告

廣告

圖:左為香港電車迷會幹事 梁希賢,右為會長李俊龍

(獨媒特約報導)退休政府規劃師薛國強日前提交顧問報告,建議申請取消中環至金鐘電車路軌,藉以改善中環交通擠塞問題;並長遠全面取消電車,引來全城嘩然。薛今日更再度「開火」,直斥用文化角度作為反對取消電車的理據,是不負責任。薛指生產過程有排放,電車不環保。香港電車迷會會長李俊龍接受獨媒專訪時表示,薛的報告粗疏,該報告的水平比中學生習作還要低。

李俊龍認為其思想亦固步自封,如同停留在40年代。「環保和高效率的交通工具是世界潮流,大勢所趨。」電車本身有運輸的實際功能,他又認為,事實證明港鐵根本無法取締電車,薛的「意見」證明他不理解路面實際情況。

薛國強同維園呀伯無分別

李俊龍接受獨媒專訪時表示,看到這新聞時頗驚訝,但「然後得啖笑」。在未翻閱詳細文件前,他還猜應該有甚麼驚天動地的理據,誰知道卻「衰過一份中學生的習作」。薜更表示支持保留電車的人是守舊殘缺:「如果這麼懷念,可以擺去博物館都得,抱住懷舊阻住前進。」他批評薛國強作為前政府規劃師,報告中沒有數據和論據去支持理據。「同維園呀伯無分別,行得快過電車呢啲竟然係專業人士的語言及態度?」

他重提歷史指,早在八十年代地鐵通車前已有聲音憂慮電車會被取替。但今次報告卻實在令他「激氣」,直指整份報告唯一所謂的數據是電車佔用了該區三成路面空間:「你又唔提私家車的用戶、環保署和環團的數據?你專業人士嚟嫁。」

有說自去年佔領運動後,當局有意重新規劃中區一帶的運輸網絡,電車是其中一步。「如果政府要薛國強做炮灰,測試民情都應該多點誠意吧。」李俊龍形容今次試水溫手法的低劣,所以香港電車迷會近日遂發起全城一人一相、一人一信、聯署和名人撐電車行動,希望三管齊下轉交意見城規會;民間自發實在不容忽視。講到民間自發,李俊龍9年前已決心推廣電車文化,為電車「做一點事」。

12222IMG_3796

民間自發推廣電車文化

李俊龍在2000年時開辦了網上論壇,累積了一班電車愛好者。及後在2006年成立香港電車迷會,目前有數百名會員。李表示自己的電車情意結來自小時候,笑言在多個訪問中都是說同一番話:母親在他哭的時候,便抱他到電車站,當聽到叮叮聲便不哭了。他自此和電車結下不解緣。

李小時候家住港島,住過西灣河,住過跑馬地。無獨有偶,兩處都是今昔電車廠的位置。「細個推開窗便望到電車,慢慢便愛上了。」李俊龍直言,看到電車車身的廣告便知該車的號碼,看見車身廣告便知道車的型號。當記者還帶點疑惑,他已連忙解釋:「聽聲便知道是東或西行,因為路軌接駁口可以分辦頻頻,對得耐咗自然成為習慣。」

1222220150820183334_IMG_0671

當習慣成為日常,就是生活。被問到能否想像有一天港島再沒電車?李認為不是沒可能,因為當步伐追不上時代,生活的習慣也會隨之改變。他認為「講懷舊講歷史」,電車勝任有餘。當全球都幾近早在二、三十年代已淘汰電車的時候,香港人來到今天仍有幸能用電車代步,實在非常幸福。「現時的電車是由港人設計和生產車箱及機件,是真本土文化及工業的傳承。」

李俊龍去年曾出版《香港電車:叮囑110年》,他強調交通工具的最大作用是其運輸功能,香港電車亦然。電車現時每日的載客量約18至20萬人次,李認為以輔助交通工具來說,已經有交代。但他指出現時的各種交通工具呈現惡性競爭,令營運環境越來越差下。所以不排除在數十年後,真的可能成為薛國強口中的「放入博物館」情況。「香港人如果還想要電車,便應該至少坐多啲。」

12222IMG_3812

交通工具的社會責任

2009年對電車來說是重要的分水嶺,香港電車有限公司易手由法資企業威立雅運輸集團負責營運。李認為「外國勢力」更有人情味和遠見。他重提九倉在七十年代收購天星小輪及電車,實為項莊舞劍。「佢地沒有投入太多資源發展,只係對廠房及地皮較大興趣,等可以發展地產。」

李更提到在去年佔領運動期間,電車公司其實很有社會責任。在長達七十九天的佔領運動中,電車路被佔領人士「劏開了一半」。電車公司並沒有申請禁制令,反而主動和不同的團體傾談,盡可能維持及恢復有限度的電車服務,力盡社會責任。「你睇下其他交通運輸界當時搞乜,對比下就知啦。」

12222IMG_3786
圖:左為七十年代九倉接手後的電車標誌,中為七十年代前標誌,而右是電車110年紀念標誌

電車公司形象親民

李又提到,在九倉經營電車的時候,對電車迷會可說是不瞅不睬。他曾多次寄信予九倉,希望能參觀車廠和相互交流:「一個auto reply都無呀。」後來由威立雅接手後,關係大幅改善,更在2011年獲電車公司授權大量生產紀念品。

電車迷會的另一幹事梁希賢日常負責帶導賞團,令更多人認識及關注電車。他則提到,自己對鐵路有興趣。但情傾電車的原因簡單,因為電車是走入群眾,在車程中可以看到社區眾生相:「港鐵感覺冷冰冰,係地底好快就結束個過程。」

12222IMG_3756
圖:左的路軌為前跑馬地電車廠的路段,現已廢置,右為仍使用中的往天樂里方向的路軌

薛國強夢想成真?

李俊龍又對記者提到,在現時鵝頸橋橋底往天樂里方向,有一組原屬於跑馬地舊車廠的廢置路軌。時代廣場現址早年仍為電車廠,及後在1988年時搬到西環屈地街及西灣河。李指自己小時候更在廠門口「行路軌」,今天路軌仍在,但附近已面目全非。「廿幾年來,從沒人說要保留。」他不禁感慨起來:「香港電車所有的路軌會否一天全都是這樣?」

都市傳聞:電車飯堂

此外,李又說到不少有關電車的趣事,如位於北角的電車飯堂,早前更成為食評網站中的隱世食店。他指因為早年的電車司機食飯時間較少,加上北角橋底的食肆較少,其他車站的司機尚可買飯食。北角司機則難在附近搵食,在地緣因素下,加設了飯堂讓司機「有餐好食」。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