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Facebook 達人落戶半山東 民主黨吳兆康:我係斯文激進的乳鴿

Facebook 達人落戶半山東  民主黨吳兆康:我係斯文激進的乳鴿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屆區議會選舉,民主黨派出十人參選中西區,最後只能力保四席,當選名單中包括吳兆康,他以55票險勝被指是隠形建制派的張翼雄。部分網民應該對吳兆康不會陌生,全因為他在社交網絡中宣傳攻勢凌厲。除了玩 Facebook 外,吳兆康指自己和許智峯其實都是「斯文激進的乳鴿」,他表明在上任後,在民生問題上不排除同樣會用激進的手法向當局反映和要求跟進問題。

35歲的吳兆康去屆區議會選舉中,在屯門區翠興出選,今屆轉戰中西區的半山東。他表示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半山附近一帶渡過,半山東才是其真正的家。「我係真半山人,細個住呢度,幼稚園、小學、中學和返教會都係呢度。」

吳兆康指自己自小在高主教書院讀書時已經關心時事,學校訂閱報紙,同學把港聞版掉走,只看娛樂和體育版。「我就睇港聞,睇完再同人討論。」

10526048_714716321898742_6017666651791416795_n

和平有道理地激進

在去年3月,中西區區議會舉行的公民教育工作小組會議,中西區孖寶許智峯和時為增補委員的吳兆康不滿議會以「傳閱通過」方式通過25萬撥款,撥款被指是私相授受予建制派衛星組織,二人把自己鎖在會議室內和靜坐,更要召警「處理」。張翼雄事後更表示警察處理恰當,又在會上向警察鞠躬表達敬意。

而在去年7月,許智峯要求把「平反六四」加入中西區區議會的議程,但遭委任議員兼中西區區議會主席的葉永成拒絕,並把他逐出會議廳。許最後更被暴力抬走,吳兆康當時欲阻止同樣被抬,二人及後在會議室外靜坐抗議。

二人一度被指是激進鴿和瘋鴿,吳兆康坦言,身邊不少的上一輩都認為在梁振英冶下,民主派在抗爭手法上需要新思維。吳兆康表示現在簡單的請願遞信已再不能給予政府壓力;他形容民主黨前中西區區議員阮品強在任時,還是春秋時代,現在已經是禮崩樂壞的戰國時代,「以前都仲會尊重你,依加只係想你收聲。」吳認為新一代有不同的抗爭手法,是時勢使然。

民主黨中西區黨團曾傳出「開唔到會」,黨內各有分歧,吳兆康則形容民主黨很包容,黨內人士都有不同路線,光譜很闊。「你睇到許智峯可以很激進,區諾軒則較左翼。係既,黨內有一些人則較傳統。」他表示開街站時,亦一樣會對居民講自己的抗爭手法,但強調不是一味的激進,而是和平有道理地激進。

IMG_9172

議會新丁 自己海報自己設計

吳兆康正職是平面設計師,所以自己海報自己設計。他有感民主黨的文宣「好老土」,舉例指黨內很多區議員「做咗好多好野」但包裝手法好老土,市民收到看也不看便丟了。「我對海報好有執著。」看看他的工作報告,太太、兒子、黨內大佬和社運朋友,你認識的和不認識的政界人士,他應該都集了郵。他表示自己只是希望把文宣設計成感性一點,用真情真意打動居民。

為何加入民主黨?這得從2007年說起,他在結婚後搬入屯門,亦造就了他首次參選區議會。吳兆康在2011年出選屯門翠興,因為當時居住疊茵庭,而鄰近的極樂寺非法霸佔官地建骨灰龕場。他和民主黨屯門區議員何杏梅組織居民參與抗爭。事件過後,他主動協助何杏梅助選區議會,何杏梅對他說「索性參選一次學野啦!」

他最後以1175票不敵得1895票的獨立建制派朱耀華,吳自言只用了三個月時間,已取得近四成選票是非常不俗:「人始終會變骨灰,變骨灰前要做有意義的事情。」聽畢此話,令人想起民主黨的元朗區議員和作家鄺俊宇。

2011年區選過後,他更成為該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地區辦事處的助理。吳指兒子出世數年後後,開始要諗搵學校,決定搬回港島半山區。吳後來在黨內的家庭活動時認識了許智峯,二人多次深入詳談和合作下,更感投契。後來因為其小朋友讀書和地區服務的考慮,他在2013年選擇回到成長的地方半山區服務。

吳認為地區工作者在文宣上多講政治議題,不單是修橋舖路的功績:「建制派講爭取普選,你又講爭取普選,好難一下子睇到有分別。」「我啲傳單係會 touching 啲嫁囉。」

他強調因為自己的職業關係,所以較著重宣傳技巧。「啲海報同報告,我成日都改完又改。」吳認為許智峯擁有法律學位,在法律和大廈維修上努力協助居民,兩人可以互補。

螢幕快照 2015-11-27 下午10.05.25

玩 Facebook 有特別的技巧?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曾對吳兆康在 Facebook 的廣告有點「意見」,吳表示在社交網絡賣廣告是因為半山居民大多是車出車入,相對難接觸居民,所以希望透過網絡接觸居民。他指用 Facebook 推廣政治理念是新嘗試,原想招攬並設定對象為區內的居民和學校。他表示可能和黃之鋒較多共同朋友,「大家都有社運朋友,所以有時候難免會睇到既。」

他認為半山居民普遍是支持民主,自己曾觀察到六四早上時的小巴站,居民會穿上黑衣排隊上班。吳分析指中西區特別多偽獨立的區議員,是因為「獨立」能取得中產的支持。他表示曾經問過很多區內街坊,但他們都講不出張翼雄「係咩嚟」。「我由細識到大,身邊的鄰居竟會支持張翼雄?不可能吧。佢係假獨立的建制派。」

半山東自1994年起為公民黨現任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擔任區議員,他在2007年放棄競爭連任,及後張翼雄連續兩屆當選。吳表示,不論在落區期間或是文宣內,都是「講完又講,提完再提」指對手是隱形建制。他指對手在任八年間,區內問題多多,遲遲未有人處理。

吳兆康指半山的扶手電梯現時「好易壞」,維修的速度和效率亦欠佳。他認為在民主黨一统整條扶手電梯後,便能對當局更有效施加壓力。吳指官方過往表示要「問埋張翼雄意見」,令跟進不了了之。他表示在上任後,必定聯同許智峯和鄭麗瓊跟進扶手電梯的問題。

IMG_9175

民生問題都可以「激進」手法處理

吳兆康又提到蘇豪區一帶的衛生情況欠佳,不少商戶為慳錢,把垃圾隨處丟棄,令近扶手電梯的位置早上堆積不少垃圾。他表明再遇上同類事件,不排除直接把垃圾拿去食環署辦公室抗議,和看見人亂掉垃圾就立即報警。

此外,中西區區內缺乏圖書館,吳兆康表示曾向官員要求跟進,對方竟回覆「大會堂咪有圖書館囉」。吳表示會大力要求當局在區內新增圖書館:「你同居民講去大會堂?咁不如去中央圖書館嗎。」吳希望能解決去圖書館對居民來說是「好遙遠的問題」。「學生做功課傾 project 都無地方。」他建議當局在翻新區內政府建築物時,應調撥適當空間為社區圖書館。

雖然民主黨今屆在中西區順利保住四席,但伍凱欣、張啟昕和莊榮輝等人全數落敗,西區自2016年起再沒有泛民區議員。在「西環已經淪陷」下,吳兆康表示民主黨會考慮和一眾西區傘兵作更多合作。

記者:麥馬高、李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