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中大撼莊諮詢會小記

中大撼莊諮詢會小記
廣告

廣告

圖:中大學生會二號候選內閣星火,另一候選內閣為煥然

第一次睇撼莊,憑記憶作下簡報,由於落雨同音響設備不時出問題,本人前一晚亦因通頂工作,集中力下降,有機會聽錯/理解錯,所以有錯漏請指正/補充
落雨,兩莊慢吞吞怕羞羞了一大輪先上台坐好。

然後到台下會眾怕羞羞冇人發問,空轉了兩分鐘左右。

開場白D行野唔講了。

第一問的同學質問星火會長有關之前校內轉播中港大戰活動時的實質參與程度是否與其於FB的自述相符,同學表示只知道星火會長相關的「香港人,掂呀!」在當日只有賣衫,而非主要協辦單位,詢問其是否有點好大喜功。

主持表示好大喜功之言有人身攻擊成份,請同學注意。星火會長在回應時清楚解釋於當日的參與,包括提供打氣物資等等,亦早已和中大學生會和CU Secrets等組織聯絡商討和籌辦當日活動。

[花生]追問時段台下CU Secrets admin舉手要發言,獲咪後霸氣怒呼你地都知我邊鳩個,無奈主持堅持要求發言者先交待姓名年級學系,其後以中大本科生優先發言原則為由,先讓剛才問問題的同學追問。終於等到admin發言,證明星火會長確實有參與籌備當日活動,及後現屆副會長孔同學亦主動為星火澄清事實,星火會長亦表示當日賣TEE是以成本價,若出現盈餘則會捐予慈善團體。第一Round完。

第二問是關於校內勞工政策,發問同學希望雙方簡單表述勞工政綱。煥然會長先發言,表示關注工友過勞和外判、工資差異等等問題。社會談起大學時往往只想起學生和師長,忽略了工友的付出和重要性,煥然會密切關注校內勞工問題。星火會長後發言,表示友方其實已清楚說出校內的勞工問題,星火同樣亦重視與工友的關係和肯定工友們的付出,比如在上落校巴時多謝司機等等,其實工友絕對是學校的一份子。不過,星火會長亦指出事實上中大的校工其實相對於其他大學已有較好的待遇,這不是說不支持工友爭取更多權益,但必須搞清事實。星火會長表示校內議題眾多,未必能把勞工問題定為首要關注。星火的黎同學亦補充:傾莊時有討論起勞工問題,當中尤其關注外判工友薪金不平等的問題,亦會繼續關注。

同學追問時表示認為星火政綱中的勞工部份較薄弱,缺乏實質方案希望雙方能更具體談談如何處理校內勞工問題。煥然副會長表示對星火方的說法感到遺憾,因工友和學生的關係不僅是打招呼的同情層次,同學每天早上上八半時,校工就要七半清理好校巴,而且人手嚴重短缺,比如平均每名校工需於15分鐘內清理好一層的課室。星火黎學年同學回應追問時重申會關注工資和人手短缺等問題。最後,發問同學在評論時表名仍未被星火一方說服,他不同意工友和同學的關係和責任只止於打招呼、關心、和慰問的同情層次。發問同學亦指出星火方所謂中大校工待遇較好其實從工資上難以反映。同時,以崇基書院為例,整個書院竟然只得兩位園丁,人手不足情況可想而知。第二round完。

第三問是關於書院自治問題,同學質疑為何煥然政綱上談及書院的部份為何不以傳統的排列次序,並且為何只提及新亞崇基和聯合三間書院,質疑煥然輕視其他書院,希望雙方談談對書院聯邦制的政綱。煥然會長回應時表示不依傳統次序排列是出於重視書院間之平等關係,不必有必然先後次序,同時表示會捍衛書院聯邦制和書院學生會的權力。星火會長發言時同樣表示會捍衛書院聯邦制。發問同學追問時質疑煥然聲稱重視書院平等,但政綱中卻鮮有此方面的表述。煥然外副會長表示若政綱令同學感到某些書院被忽視則願意向同學致歉,承諾煥然重視各書院平等、自主。第三問完。

第四問是有同學質疑關於星火方有關香港研究的政綱中提及的「正面作用」有干預/收窄學術自由之嫌(支咪收得勁差)。星火方呆左一陣,可能聽得唔清楚,之後商量了一會。最後星火黃于喬同學回應時主要是以反問確認自己有否理解錯發問同學的問題,一輪混亂後換上星火會長發言,引述(John S. Mill?)有關言論自由和正面作用的說法(全場高潮「嘩嘩嘩拋書包」,聽唔清楚,請指正),大意指助進討論的研究其實都可被定性為正面作用,並引述政政系主任馬嶽有關學術研究的觀點為例,指香港缺少人材為本地選舉作研究,但為香港選舉的研究作「正面作用」並不等於歌頌本港選舉制度。此時台下鄧同學舉手發言,一開口又quote(好似係)馬嶽的某課堂,質疑星火會長周同學的說法是輕視非functional研究的價值,此時全場又進入高潮。鄧同學說畢,發問同學作最後評論,表示星火會長周同學有關「正面作用」的定義實在危險,並再引述馬嶽教授的香港研究course的最後一課便是談論中港研究,質疑星火相關政綱的說服力。此時咪又收唔到音,大致上完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