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留得青山在,繼續有柴燒 ― 談療癒運動「失敗」心路歷程

留得青山在,繼續有柴燒 ― 談療癒運動「失敗」心路歷程
廣告

廣告

上圖/網上截圖 ﹕無綫甘草演員羅樂林,於2011年24小時內播映的無綫劇集中連死5次,成為城中熱話

年前,傳媒連番踢爆高鐵超支醜聞,有記者朋友想起我是曾積極參與反高鐵運動,問我﹕「為何不再出來煞停高鐵﹖」我簡單回應了幾句﹕「高鐵問題並不只是高鐵這項工程的問題,通過了高鐵,香港社會要賠上的代價,是難以想像。」朋友大惑不解,問﹕「那豈不是更加要煞停高鐵﹖」我搖搖頭,覺得沒辦法三言兩語把自運動「失敗」後的心路歷程解釋清楚,話題就此打住。

猴年初一發生旺角暴力衝突事件,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發表錄音,表示自己參與過反國教、反東北,但運動最後失敗告終,曾經心灰意冷,後來他成立了本土民主前線,成功反水貨客令他肯定運動路線,最後他以「寧為玉碎,不作瓦全」作結,並呼籲香港人要堅持下去。

在成功與失敗之間來回折返

聽過黃台仰這番話後,我深深感受到他參與社會運動的心路歷程―從「反國教、反東北」運動「失敗」的心灰,以致反水貨客的「成功」,那種坐過山車的感覺,相信很多香港人也深有同感。我個人自參與反高鐵運動後,經歷了幾年的情緒低潮,雖談不上抑鬱,但凡事提不起勁,而對社會時事時而覺得煩厭、時而沮喪、時而悲哀,後來與參與社會運動的前輩傾談,才知道這是運動「失敗」後,失卻方向的自然反應。

運動「失敗」還是「失焦」﹖

我一直很留意本土右派評論反高鐵運動失敗,不過我並不認同右派的說法。時光倒流至2007年曾蔭權政府,除了六四七一這些「大時大節」,遊行示威人數都幾乎不過500人,不過自反高鐵一役以後,參與其他議題的市民越來越多,人數動輒也有2、3千。此外,反高鐵運動提出多元形式的非暴力抗爭手法,例如苦行、胡士托立樂會、直播立法會議會辯論、靜坐包圍立法會、反高鐵嘉年華等等,開啟了行動想像,當中有一些手法,成為往後幾年抗爭運動的養份,以號召更多人參與一波又一波的抗爭運動。

及後報章再踢爆高鐵超支,發現反高鐵運動期間提出的種種質疑,幾乎都一一應驗―反高鐵運動沒有扳倒高鐵,但並不代表它是通盤失敗,不過,要承認的是,一般社會運動過後需要深刻沈澱以總結運動成效,但在輿論先行的香港社會中,這些空間往往被扼殺,因此,與其說運動失敗,倒不如說,運動是失焦了。

及後運動失焦的情況屢有發生,反國教如是、雨傘運動如是,隨著越來越多人參與大型抗爭,運動後失落的感覺相信已變成不少香港人的共同經驗,可惜香港鮮有人談論及梳理如何面對集體情感創傷,直至黃台仰把這個創傷,以「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八個字說出來了。

此時,我想起了與記者朋友的這番煞停高鐵的對談,純粹想為我當時的搖頭與沈默加一點註腳。

香港可以不停地死完再死嗎﹖

搖頭與沈默絕非因為反高鐵運動的「失敗」而感到害怕,從而對反抗卻步,相反,我關注的是政府一意孤行興建高鐵帶來的是什麼問題,往後誰來解決?如何解決?於我而言,在反高鐵運動期間揭示出來的種種問題太多,包括社會、環境、財務以及政治問題,綜合而論,就是整個香港發展根本不可持續的問題,換言之,即是「香港已死」的問題。

2010年反高鐵民間團體向政府提出的幾百條質詢,我們痛陳利害,又跪又拜,可以做的都做過,高鐵還是強行通過,那一刻的心灰,確實只能用「香港已死」來形容。

不過,5年以來,原來香港係可以死完再死,再死再死。梁振英不下台?香港已死。人大不撤回831框架?香港已死。李國章不下台?香港已死。政府不撤回東北方案﹖香港已死。「香港已死」猶如大台的羅樂林,直至明天後天,香港還是可以一死再死。

面對著「香港已死」這種擬人法的詞藻去分析、歸納、總結或判斷形勢,我和其他反高鐵運動的同伴曾經對於香港已死有不同的情緒反應,有的變成驚弓之鳥,有的煽動仇恨,有的懷緬過去,有的焦急盲動,結果各自沉浸於自傷自憐的情緒,根本無法尋求共識,情況猶如雨傘運動後期拆大台,亦如旺角初一事件發生後的今天,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克制情緒重塑運動焦點

自從社交媒體興起以來,只有煽情的字眼與嗜血的畫面才能夠吸引眼球,除了「香港已死」這種字眼以外,所有誇張對立的語言都有價有市,例如暴政、暴力、暴徒、黑警、黑記、雞蛋與高牆、消滅與捍衛等等。這樣下去除了繼續拷問每個人的立場以外,實無助團結及壯大運動的目的。反之,若我們先辨別情緒,以淺白語言表達觀點、反覆思考、分析問題的徵結,才能重塑運動焦點。

近代史上有太多的例子顯示,改變並非一朝一夕能夠達成,而是靠一波又一波的運動促成―所謂的「一波又一波」,也就是必然有失敗失焦,才有下一波的出現;而所謂的「一朝一夕」,說的是一代人又一代人的努力,回看香港本土反抗歷史,其實十分淺薄。獨立電影《十年》曾經預言香港的下一個十年將會是一個被消滅的、面目全非的香港,但回頭看,十年前的香港,該說是醉生夢死的香港,還是很傻很天真的香港?

長毛說,暴政必生暴力,689就是暴力的根源,故此必須下台。是的,689下台當然是很重要,但董落曾上,走了一個689,還有千千萬萬個689。上樑不正,下樑已歪,觀乎當今香港社會千瘡百孔,除了提出原則性的反對以外,我們有沒有具體改革社會的智慧?下一個十年,何嘗不可以是任何一個有心有力的香港市民,開展「革命」任務的地方?

留得青山在,繼續有柴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