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GAA紀念復活節起義百週年 見證愛爾蘭民族主義轉型

GAA紀念復活節起義百週年 見證愛爾蘭民族主義轉型
廣告

廣告

文:wing

1916年的復活節期間,愛爾蘭的共和主義者發動「復活節起義」,誓要推翻英國統治建立愛爾蘭共和國。到今天,愛爾蘭島上的東北六郡仍然為英國領土,愛爾蘭共和國僅能控制其他二十六個郡,當年抗爭者的目標並未完全達成。但這沒有阻礙愛爾蘭共和國各界在復活節起義一百週年大肆紀念。而在一百週年當天,最多人參加的紀念活動是在一場足球聯賽決賽結束後舉行的。

這場紀念活動在都柏林Croke Park球場舉行。Croke Park是蓋爾式運動總會(Gaelic Athletics Association,簡稱GAA)擁有的場館。GAA成立於1884年,是推廣和主辦愛爾蘭民族運動的機構。愛爾蘭民族運動最重要的是蓋爾式足球(Gaelic football)和hurling。所以上一段所指的「足球」其實是Gaelic football,不是我們平日談論和觀看的那一種。在愛爾蘭南部脫離英國獨立前,GAA的歷史和反英抗爭關係密切。1897年,GAA禁止英國軍警成為會員。更令人爭議的是GAA在1901年通過禁止成員參加「外國運動」(foreign games)的規定。因為實際上,GAA成員不被允許參加的外國運動就是來自英國的英式足球、欖球、板球和曲棍球。

由此可見 ,GAA本身是一個十分強調成員對愛爾蘭的政治和文化忠誠度的組織。而要體現這種忠誠,除了不能擔任軍警為英國統治積極服務外,更要盡量切斷對英國的文化認同。所以在愛爾蘭南北部分裂後,GAA在北愛爾蘭的新教徒社區幾乎沒有甚麼基礎可言,並不教人意外。

時移勢易,有關禁止GAA成員參加外國運動的規定在1971年已廢除。隨著1998年為解決北愛問題的「受難節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簽訂,長期被指壓迫舊教徒的北愛警察改組,GAA亦在2001年取消了禁止英國軍警加入的規定。

為了保障GAA的「純潔」,GAA亦不容許旗下球場舉辦非GAA管理的運動比賽。但當愛爾蘭欖球隊和愛爾蘭共和國足球隊的主場Lansdowne Road在2007年拆卸重建時,GAA放寬了有關條例,容許愛爾蘭欖球隊和足球隊的主場賽事在Croke Park上演。2007年,由於愛爾蘭欖球隊在Croke Park和英格蘭交手,所以Croke Park奏起了英國國歌。雖然不是所有愛爾蘭民族主義者能接受英國國歌在Croke Park播出(1920年,英軍曾在Croke Park殺死了十四人),但GAA容許「英國運動」在Croke Park進行,已是極具象徵意義。GAA依舊是帶有愛爾蘭民族主義色彩的組織;Croke Park仍然是愛爾蘭民族主義聖地,但那民族主義的內容已和二十世紀初極不一樣了。

今次GAA趁復活節起義一百週年的日子,在足球聯賽決賽後於Croke Park的草地上舉行一個名為「Laochra」(愛爾蘭語「英雄」之意)的匯演。雖然是次匯演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要歌頌「我們的國族身分」,但包容和多元也顯然是匯演的重要元素。在回顧愛爾蘭獨立鬥爭的歷史時,匯演就引用了愛爾蘭首任總統Douglas Hyde的話:「蓋爾聯盟(按:一個在十九世紀末成立,提倡愛爾蘭語的組織)之成立不是建基於對英格蘭的恨,而是建基於對愛爾蘭的愛」(The Gaelic League was found not upon hate of England, but upon love of Ireland)。除了向為愛爾蘭爭取獨立犧牲的人致敬外,大會亦向在一次大戰中過世的愛爾蘭人致敬。這也是一個重要的訊息。因為參加一戰的愛爾蘭人是為英軍效力,而此事曾令到愛爾蘭獨立運動分裂。正是這個原因,過去GAA及其屬會一向對在一次大戰中失去生命的GAA成員沒有給予太多重視。現在GAA則顯然願意面對這段歷史。

匯演最後更安排了來自不同族群的愛爾蘭居民在場上巡遊,以示當代愛爾蘭的多元性。這安排也再次說明,GAA一方面仍然是捍衛愛爾蘭體育文化的靈魂,但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愛爾蘭民族主義的內容需要轉型成為一種兼容並包的精神,它才可以在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健康地走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