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公民宗教的宗教改革不是來了嗎?

公民宗教的宗教改革不是來了嗎?
廣告

廣告

安徒,你說得太白了。(註1)

記念六四,就是「公民宗教」,安徒如是說。那麼,支聯會,不就是這宗教的祭司嗎?不就是每年呃香油的喃嘸佬嗎?

等等,西方有宗教改革,因為教廷敗壞。教廷權力很大,可以宣佈一個人被咒詛、從救恩之船被驅逐(excommunication)。支聯會,也可以批評天安門母親了,它早晚要行使它excommunication的神權。馬丁路德做了什麼?不就是宣告教廷的獨家放映權失效嗎?從此,人人可因信稱義、用自己語言稟神,不用添香油給教會、等它用拉丁文哭喪了。架空支聯會,不就是這公民宗教的宗教改革嗎?安徒你怎麼看不見你的logical conclusion?

保羅在大馬士革路上,遇上基督顯聖,從此,他洗心革面,甚至超前眾舊日使徒,把福音帶到羅馬。香港人意外成了遠方慘劇的海外見證人,把一眾日後的先知渡江,日後的六四教,先知在外面,祭司在香港,每年搞培靈奮興佈道會(跟香港教會太臭味相投、不謀而合了吧?),然後說,認識六四,青年人有抱負,well,這不就是教會青年夏令會的點子嗎?青年今天認識海外宣教殉道史,唱點奮興詩歌,明天獻心會來一場好哭,後天照常上班吧......

公民宗教,若只是每年來個祈福大會,剛好不合香港人的性格,君不見基督教內不少信眾,對明年的基督教祈福大會、「主愛幻彩耀香江」如何咬牙切齒嗎?當然,林乳酪年年叫一聲Yeah! Show,還是會有私人派對的捧場客的,但這距離公民性很遠。

宗教的轉化能量,是由事件(event)給予的,沒有人知道事件在哪裡,因為它是突然冒現、不能預測的,就像六四事件一樣。我只知道,如今宗教改革啟動了,祭司要excommunicate人了嗎?當然,還有海外先知在斥訓,我指那些養得肥肥白白的亡國先知。

註1:先做人,再做香港人/安徒

(轉自飄流製作,略經修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