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我都係想做運動啫

我都係想做運動啫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今天,相信是California FITNESS會員最失望的一天。

因為,California FITNESS,連同mYoga、Leap已發出全線暫停營業公告⋯⋯

6月28日,突然傳出California FITNESS營運公司J.V Fitness Ltd.被申請消盤的新聞。此後,9間健身室就迅間彌漫著濃烈的「死氣」,會員們都人心惶惶,議論紛紛,怨聲載道⋯⋯

「有無搞錯,我新join架喎!咁宜家點算?」
「唔怪得之Group X 幾個Miss先後都話7月開始要放大假!」
「佢應該一早知道自己捱唔住!年頭sell得咁勁、又要cut毛巾、仲有比人投訴用高壓手法銷售,事出必有因!」

作為All Club會員的我,每日要留意住加州風波新聞,已好令我心傷;去到一息尚存的健身室,又要聽到一句又一句的埋怨和憤怒聲,真的雪上加霜。「我都係想舒舒服服咁做下運動啫⋯⋯」

其實,好多會員都跟我一樣,到California做運動已經成為了生活習慣。有些朋友形容California是他們的另一個家。每天放工,就是想趕到這裡上堂,「趕住去打卡咁!」特別是上Group X堂,因為可跟一班朋友一起享受做運動的樂趣!有固定上堂的會員們,就會明白——「動作好難做,自己一定唔會咁有恆心做;但有咁多人一齊,又真係做到架喎」——這一份喜悅,簡直是減壓又減肥的一大恩物!所以,固定打卡的會員們,其實已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不單止會員們依依不捨,有些導師們都不願意跟各位學員告別——他們有些明知未必會有糧出,仍堅持按固定時間上堂有導師說:「只要California仲開,我都會黎教!」;有導師說:「下星期再見!」;甚至有導師煲湯水給學員,以表達安慰……臨別之秋,導師、會員和sale都有互相拍照,以作留念。

現在,California 全線停業,擾民的,不只是預繳款項令人感到的憂慮,還有已建立的生活習慣、人脈網絡⋯⋯突然breakdown,很難令人接受的失落感。

情緒是一定有的,但呻吟過後,我們可以做甚麼積極的行動呢?

如果是用銀行信用卡預繳款項的話,可以先打銀行熱線電話查詢有關「退款保障」的手續,或申請賬項調查:如恒生銀行,分行已提供「賬項爭議表格」讓苦主索取;其他銀行在熱線查詢後,都陸續安排填寫相關表格事宜。苦主可以先準備好合約(最好連同收據副本),以方便申請手續。

另外,海關同事提醒:苦主可以join埋其他人一起向海關投訴。海關可作刑事檢控,過程中被投訴方同投訴方會因為各種原因達成和解,如果是一個群體組織投訴的話,bargaining power會較高。(個人向消費者委員會備案都是可以的,但會比較轉折,因為消委員會沒有執法權力,最終都只會轉介比海關。)

相關的群組有Facebook page「California/mYoga/Leap清盤苦主群組」;民主黨設立的消費者權益熱線和whatsapp群組「California/mYoga消費者苦主」;民建聯設立的「苦主大會」等......

為什麼早前先後有大型公司倒閉的事件,我們看不出端倪?政府可以如何介入,以避免同類事件發生?

我認為,如果有法定機關監督California FITNESS(和其他有限公司)的核數工作和核數報告,情況就不會如此惡劣。理論上,有限公司都需要向稅務局提交經由註冊核數師審查的年度經濟報告。假如有負責的法定機關,嚴謹檢視有限公司的財務狀況,就可以早一步讓人察覺端倪。這樣,無論是作出警告或是檢控,都可大大減輕苦主的苦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