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無論成績,堅持去做——大將軍的九西征途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主席吳文遠今屆由港島轉戰九龍西,上屆僅獲3,169票、外號「大將軍」的他,在民調中一直未及當選門檻,近日終於晉身當選「機會均等」之列。不過吳文遠認為,選民不應由民調支配投票,而九龍西至今仍有30%選民未決定投票取向。對於選舉成續,文遠大將軍說無論好壞,都會堅持議會外的工作。

九龍西是一個混雜的選區,一邊因市區重建及位處黃金地帶,有大量豪宅,但另一邊這三區(深水埗、油尖旺和九龍城)都住著不少基層市民,當中深水埗的貧窮率更是在十八區中最高。不少黨派的候選人均以中産形象示人,標榜高學歷或各種不同的銜頭。吳文遠雖為基層政黨主席,但他的資歷亦是絕對的中產-出身自澳洲墨爾本大學機械工程與精算及財務雙學位,職業為跨國企業管理及策略顧問 。但他的宣傳卻未有強調自己的專業形象,反而強調自己的「敢講敢做」,希望以行動為議會帶來改變。

DSC07529
圖:九龍西有大量公共屋邨,入信箱是選舉指定動作

談到由移民到回流,由從商到從政的經歷,吳文遠說,自己其實是在深水埗區成長,至八十年代家境轉好才移民紐西蘭,「畢業之後做企業策略顧問,即係strategy consultant,都算係一個打工仔,成日周圍飛」。

回流香港是2005至2006年間的事,加入社民連,則是2009年時候的事。他憶述,最初是主動成為義工,希望推動五區公投,加上認同社民連是「香港少有嘅政黨,係有個清晰嘅政治主張,一個中間偏左嘅社會民主主義意識形態。」就是這樣「洗濕個頭」,一步一步從五區公投的義工,成為今天的社民連主席。

IMG_9471
圖:吳文遠的宣傳戰車

三十餘歲的對不少人而言,絕對是事業發展的黃金時間。吳文遠卻犧牲七年的時間,還放棄了澳洲與紐西蘭的護照,投身政圈。至今理想仍遙,政治檢控和抹黑卻接踵而至。他說現在已把主要的時間投放在社會運動和處理黨務,每年只有兩個月時間是可以工作賺錢。記者想問他有否後悔,語音未落,他毫不猶豫就表示沒有。他只提到媽媽有擔心,但已經逐漸習慣。

吳文遠說,自己屬於沒有家庭負擔,又「搵到兩餐」的一族,理應貢獻更多力量。相較一些在社會上默默耕耘卻朝不保夕的基層打工仔,這一族是擁有更大的空間和客觀條件參與社會抗爭。

在競選初期,吳文遠在民調中的支持度在低位徘佪,數字在近10日雖有顯著增長,但仍未及當選門檻。在now及有線宣佈停止公佈民調數字後,九龍西除掉蔣麗芸、梁美芬及​​黃碧雲勝算較高外,吳文遠目前與其餘7人並列「機會均等」名單,爭奪餘下3個議席。

對於民調,吳文遠認為現在整個選舉彷佛已受民調主導,候選人的參選綱領和往績反而遭到忽略,情況可悲。精算系出身的他指民調不可信,尤其在反對派的碎片化下,哪位候選人能獲得競爭激烈的最後一席,根本無法依從民調判斷。即使是民調最後階段會增加樣本,但誤差也較尾席的差距為大,認為民調故不可恃,依此來配票或棄保更不可行。

IMG_9155

吳文遠認為,民調中最具指標性的,反而是顯示大量選民仍未有明確意向。當中九龍西的選民更有近三成未決定選票去向,「這三成選民,反而就係個關鍵」。吳文遠指與其被民調支配選票,選民更應思考的是議會需要甚麼力量,他傾向相信九龍西的選民是有求變的心,希望有新人進入議會。他認為自己的優勢是行動往績,「但社民連唔同在我哋係有行動去實踐自己嘅理念,不論係街頭抗爭、司法抗爭等,我哋真係具體地做過呢啲嘢」。

在九龍西,以激進行動自居的候選人也為數不少。黃毓民是曾經的社民連主席,游蕙禎更是聲言抗爭無底線,但吳文遠的宣傳卻指自己才是在九龍西唯一「敢講敢做」的激進派。作為前黨友,吳文遠批評黃毓民的轉變明確,從以往社民連時代的中間偏左路線,到現在「用群族仇恨同政治敵我矛盾去鞏固自己嘅支持度」,又指黃毓民在議會的表現和頻頻缺席選舉論壇,可見他已逐漸失去了抗爭的意志。

IMG_2609
圖:今年年初何韻詩被贊助商取消演唱會,吳文遠到門市貼上標語抗議

吳文遠在論壇上,亦曾多番追擊青年新政游蕙禎,指「青年新政作為一個組織,過往都係只係以書面上或者發聲明去抗爭,而唔係有一個行動或群眾運動去俾壓力政府。當然游蕙禎作為一個候選人,佢對政策嘅認識,甚至係本身對政治嘅主張,都係相當不成熟。佢地同樣代表以群族矛盾作界分的政治主張,我都係相當唔認同。」

畢竟選舉充滿變數,假如社民連選舉結果並不理想,前路將會如何?吳文遠指,社民連固然希望擴大議會抗爭力量,但這並不是唯一的手法,「無論選舉成績是好是壞,係議會外的工作我哋係會堅持去做」。

DSC07974

立法會地區直選其他參選名單見此

記者:池永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