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蕭思思

《講劇時辰到》主持,曾在香港無線電視、亞洲電視任職戲劇組助導及編導,也參與過電影幕後工作。近年在電子傳媒從事新聞工作,工餘撰寫文化類文章。 網誌

生活

《幸運是我》——同是天涯淪落人

《幸運是我》——同是天涯淪落人
廣告

廣告

《幸運是我》是一部令人觸動的電影,它說出城巿人的孤獨、疏離、它說出獨居老人、單親孩子被社會遺忘,它也說出現代人的親情薄若,反而兩個萍水相逢的人,可以產生仿如親人的感情。

「情」是這部電影最令人動容之處。電影一開場,陳家樂飾演來自廣州的單親青年陳介旭(阿旭),抱著母親的骨灰到香港尋找離棄多時的父親。無依無靠的他,工作被炒幾至露宿街頭,偶然機會下,認識由惠英紅飾演的獨居老人芬姨。阿旭苦苦哀求下成為芬姨的租客,
二人因為現實需要,才勉強同一屋簷下,相處不時有磨擦,但相知相識後產生親人的感情。

其實他們都是天涯淪落人,一個有親人等如沒有親人,另一個過氣夜總會歌星,也是無親無故,靠夜總會老闆贈送的舊樓棲身,但患上腦退化症,愈漸沒法照顧自己。阿旭起初泠漠無情,對女友人也會騙財騙色,尤其父親為維護後母及弟弟,在醫院當眾掌摑他,傷透他的心。幸好阿旭沒有走上歧途,經歷親情的傷害,但得到芬姨的扶持,再加上在社企工作,終於找回對人的溫暖感覺。

導演羅耀輝把芬姨與阿旭之間逐漸產生母子感情的部分,拍攝得很細膩。其中一幕阿旭害怕要照顧芬姨,偷偷搬走後,芬姨四處尋找,被阿旭看見,感覺像生母的影子,這個令人心酸。後段二人一起走路的情景,阿旭說「條路滑,不如一起行」,芬姨露出母親安慰的笑容,畫面能捕捉二人的感情。

惠英紅與陳家樂佔戲很重,幾乎由頭到尾都在看二人的演譯。惠英紅為實力派演員,今次化老裝演出,對患腦退化症的恐懼以及憐惜阿旭之情,演出自然,很多慌張及激動的場景,沒有誇張的演出。而陳家樂也頗有戲味,一個人的場口沒有悶場,雖然他有時演出過份用力,但演譯被遺棄的冷漠到得到芬姨及朋友的扶持,內心變得溫柔的感覺,能表達不同的層次。

這部電影描述現時香港的社會現象,惟導演的畫面充滿八十年代的懷舊感覺,驟看有點時空混淆。雖然有社企的實景,但芬姨及阿旭的場景,大部分似發生在上一世紀,可能主景舊樓及街道取景的效果。不過,導演亦有可能刻意表達芬姨仍活在八十年代,一個遺忘社會的人,受到年青人阿旭的衝擊,重新回到真實的生活。另外,電影的結尾頗為平淡,沒有ending 的感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