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無手語翻譯致誤會 聾人遭困青山醫院7天

無手語翻譯致誤會 聾人遭困青山醫院7天
廣告

廣告

事主廖先生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公共服務欠缺手語翻譯,嚴重影響聾人生活。去年12月,聾人廖先生與家人發生爭執,警員接報到場,無法與他以手語溝通,將他送往急症室,醫院亦沒有安排翻譯,輾轉將他送到青山醫院,留院7天。廖先生無故被留院多天,更因沒法上班而遭解僱。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事件令人震驚,反映警員及醫護人員對手語的認識貧乏,「怎可能一個從沒有精神病、打手語的聾人,會被人當作有精神病」。「龍耳」創辦人、手語翻譯員邵日贊指,社會對手語認識不足,往往造成誤會,認為政府應該把手語定為官方語言。

9MAR2015
(資料圖片,攝:Manson Wong)

警員醫生均無尋求翻譯

去年12月初,廖先生凌晨下班回家後,與母親發生爭執。廖母報警指被兒子打,又稱兒子患有精神病。廖先生試圖以手語解釋,但到場的4名警員沒有尋求翻譯,只聽其母親的說法,把廖先生送往屯門醫院。

廖先生表示,於醫院被多次安排抽血,而醫生一直只以肢體動作與他溝通,他不斷以手語解釋,但雙方根本沒法溝通。邵日贊指,醫生以打架的動作問廖先生會否再打母親,廖先生不明所以,可能因感到威嚇而情緒激動,於當日晚上直接被送往青山醫院。

廖先生的妹妹接到通知後,立即致電青山醫院,解釋哥哥並沒有精神病,但院方稱要留院觀察至少10天。入院第4天,妹妹透過邵日贊向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求助,經張向院方解釋,廖先生終於入院7天後出院。但在這段期間,廖先生的僱主視他為曠工,把他解僱。

廖先生住院期間並沒有接受任何藥物治療,但院方亦沒有提供診斷報告,至今仍不知道當時如何判斷廖先生需入住青山醫院,亦沒有提供文件解釋他是被錯判入院。

56
龍耳創辦人邵日贊

「為何聾人不享公民權利?」

邵日贊認為,事件中警方及醫院都沒有嘗試找翻譯,令廖先生沒法為自己辯護,造成不公。他直指,問題根源是政府忽視全港約20萬聾人的需要。

現時聾人如需要翻譯陪同到警署和公立醫院,一般會自行聯絡《香港手語翻譯員名單》上的登記翻譯員。名單於2015年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復康聯會和勞工及福利局康復諮詢委員會設立,目前載有54人。但邵日贊指出,翻譯員不是隨時候命,人數亦難以覆蓋全港多間醫院及警署。

作為其中一名登記翻譯員,邵日贊見盡聾人生活上遇到的荒謬。他舉例,屯門醫院耳科沒有螢幕顯示候診號碼,護士只會直接呼叫病人的名字,「耳科當然是耳有問題才來看,有乜理由全部都是叫名,是不是很離譜?」他又指曾有聾人遺失錢包到警署求助,警員竟指沒有翻譯,著他到另一間警署求助,「佢(聾人)唔係人咩?唔係香港公民咩?為何他享受不到制度下應有的權利?」

IMG_2541
上月立法會辯論將手語納為官方語言的動議,聾人到場請願,希望議員支持動議。

倡列官方語言 規定提供翻譯

街工梁耀忠上月於立法會提出動議,爭取手語成為官方語言,但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邵日贊表示,希望把手語定為官方語言,規定公立醫院、警署等公營機構必需提供翻譯,而當職位增加,亦有助吸引更多人入行。

張超雄亦認為,成為官方語言有助手語普及化,減少產生誤會。張指曾有個案,一位聾人被搶劫,向警員打手語求助,竟被誤會想動武,警員將他壓在地上,扣上手鐐拘捕,「打手語被人當成想郁手」。

醫管局:使用者滿意傳譯服務

記者查詢有關手語翻譯的安排,警方至截稿前未有回覆。醫管局發言人則回應指,轄下公立醫院及診所會為有需要的病人安排免費即時傳譯服務,包括18種語言及手語,服務主要由承辦商「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香港翻譯通服務」、兼職法庭傳譯員、領事館及義工提供,於各公立醫院當眼處貼有海報宣傳。發言人又指,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服務使用者普遍對醫院及診所的傳譯服務感到相當滿意。

不過邵日贊表示,從未聽聞有關服務,指醫管局未曾公開宣傳。邵又指自己曾向屯門醫院查詢,院方稱從未有聾人申請傳譯服務。

記者:黃雅文、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