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是誰偷走了年青人的道德觀

廣告
是誰偷走了年青人的道德觀

廣告

連日都有新聞報道驚爆名牌大學宿舍發生一系列令人側目的嚴重欺凌行為,而部份行為更涉及性器官,更甚的是那些欺凌行為並非單獨進行,而是集體進行,還拍片上載網絡世界,公諸同好。

有說年青人被色情資訊影響;又有說香港性教育不足,因此要檢討性教育政策。誠然,現在的校園性教育的確有改善的空間,然而如果每次年青人出現有關「性」的問題便歸咎於性教育落伍、不足,又是否真的能解決問題?

筆者愚見,現今部份年青人對兩性關係、對性抱持開放隨便的態度,或許真的因為沒接受過正確的性教育,但同時亦不能否認社會對性愈來愈解放的態度,令新一代無法接觸恰當的情性教育。觀乎校園偷拍事件;女幼師高調宣揚身體自主,援交(賣淫)沒有問題;網絡世界不同的sex secret page內有人公然尋找只求肉體親密的SP(性伴侶);美名化的「助養」援交網令女性出賣身體正常化……這種種的出現,甚至愈來愈普遍,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不斷有人透過不同的媒體提出性解放的意識型態,令新世代只會對如此高舉個人主義的性解放趨之若鶩;同時個人主義的興起,只強調「自我感覺良好」,亦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脆弱,不再會從他者的角度作出考慮。

事實上,大學宿舍出現的欺凌行為已不單是性教育的問題(當批評性教育過時及不足時,亦需要檢視現在社會鼓吹怎的性教育),而是整個社會的意識型態受著怎樣的影響。當欺凌他人、出賣身體會令個人自我感覺良好;當上載色情資訊、將欺凌過程公諸同好是十分普遍的社會行為,那是連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尊重都被摒棄。

先哲前賢教導學生要「克己復禮」、「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因而以前的社會通常都以「禮」相待;今天社會的意識型態教導人要高舉自我,高呼擁抱解放的兩性關係及生活,可以想像社會會變成怎樣。道德觀有其個人性,同時亦有其社會性。

新一代的道德觀不是單靠「性教育」可以建立,更不是把責任歸咎校園性教育不足便不了了之。年青人個人素養的培育,是他自己和每一個在他身邊的人都有責任。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