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偉良

《講劇時辰到》主持,曾任職TVB助理編導,之後投身廣告製作及撰告,目前為廣告導演。曾撰寫動畫及電視電影劇本。 網誌

政經

《消失的檔案》別讓真相被消失

《消失的檔案》別讓真相被消失
廣告

廣告

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在五月七日,一個由當年參與暴動的左派人士組成的「六七動力硏究社」,到和合成墳場公祭當年在六七事件中身亡的左派人士,出席者包括以「洗頭艇」一詞名噪香江的吳亮星、足總副主席貝鈞奇和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當年有份被捕的研究社社長陳仕源致辭時,形容死者「慷慨赴 義」,是「民族英雄」和「為捍衞民族尊嚴而犧牲的烈士」。他稱當年參與者沒有做錯,不會要求平反,又提到暴動期間商台主持人林彬被燒死一事,稱林彬被燒死一事仍為懸案,不能將責任歸於參與暴動者。

工聯會副理事長唐賡堯致辭時更表示,六七暴動是「一場有深遠意義的社會運動」,起因是港英政府當年鎮壓工潮,造成血 案,引起反抗,並指60年代本港貪污和民生問題嚴重,暴動後促成港英政府關注勞資關係,於1968年制訂首條《僱傭條例》,亦間接影響港英政府於70年代 關注其他社會議題。他認為,六七暴動的效果在於推動社會進步,希望還事件一個公道。

真相真的是如此嗎?其中有幾多是事實,有幾多是謊言?誰是誰非?《消失的檔案》這齣關於「六七暴動」的紀錄片,為大家由事件的起因到過程,提供一個客觀的陳述,讓大家還原歷史真相。

因著「第四十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以這齣紀錄片藝術成份低為由拒播,《消失的檔案》因而成為城中熱話,當然也沒有戲院願意上映,目前只能作社區播放,限制於場地較小,座位不多,一直出現一票難求的情況,有興趣者可到她們的Facebook專頁預訂門票。

面對混淆視聽的言論,只能用真相去篤破他們的虛妄。就以上述「林彬一事仍為懸案」為例,懸案是指找不到行兇者,不過,根據《消失的檔案》的記述,在林彬被燒死翌日,「文匯」、「大公」、「新晚」三分左派報紙,同時刋出以「鋤奸突擊隊司令部」 為名的所謂「公告」:「民族敗類林彬,……為英帝反華賣命,並在商業電台對英勇抗暴的愛國同 胞極盡造謠誣衊之能事。英、美、蔣反動派亦已供認林逆為反共反華的死心塌地分子,罪惡昭彰。雖經我愛國同胞多次警告,但林逆死不悔改,甘心認賊作父,自絕 於我中華民族,為維護民族尊嚴,伸張正義,應港澳同胞的要求,由我司令部執行民族紀律,於八月二十四日晨將林逆正法。」這份公告,和今天恐怖份子公開承認責任一模一樣,是無可推委的事實。

工聯會說的「一場有深遠意義的社會運動」,若是屬實,怎會有「打倒白皮豬,殺死黃皮狗」等充滿仇視的口號,《消失的檔案》也告訴了大家,暴動成因是受到國內文革極左思潮影響,加上澳門的「一二三運動」成功,葡萄牙政府當時願意交還治權,香港的左派人士也照辦煮碗,希望透過抗爭行動,趕走英國人統治,新蒲崗膠花廠工運事件,只是他們發起運動的借口而矣,當毛澤東表明無意收回香港後,整個運動突然停止了,而當時不少參與的左派人士慘被用完即棄,自生自滅。事後港英政府分析事件,亦發覺她們沒有勞工保障法例,積累了社會不滿,所以在法例上提出改善。

「六七暴動」中當然有警察拉錯無辜者,濫用施刑等情況,這也是本片導演盧恩惠在2012年,接觸一批六七少年犯,引發這齣紀錄片出現的其中一個原因,作為一齣以客觀敍述為主的紀錄片,她亦有這方面的平衡報道,讓大家判斷。

本片資料繁多,不能盡述,但其中關於吳萩舟一段資料,相當珍貴,值得一看。

今年內,左派人士還會舉辦展覽,製作電影「五月」去表達他們的觀點,為此,雖然《消失的檔案》已推出一段時間,亦不厭其煩呼籲大家別讓歷史真相被消失,把握時機去看看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