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Hidden Agenda 同工廈文化空間,仲可以點搞?

廣告
Hidden Agenda 同工廈文化空間,仲可以點搞?

廣告

圖片來源

雖然唔晌香港,承蒙厚愛,記者同朋友依然想搵我傾傾對工廈文化空間嘅意見。雖然記者訪問已經唔想接(問嚟問去都係嗰啲問題,Google吓就有啦恕我唔重覆),近期同朋友之間嘅答問反而好似有少少意思,討論得較深入,索性整理一下寫出嚟,希望盡一份綿力。大家加油。

你點睇目前香港工廈問題?

我會形容而家係一個「紅燈」狀態。咩意思呢?就係一班人企晌交通燈位等緊,想過馬路。等咗好耐,都仍然係紅燈。你覺得喂唔掂喎,咁有啲人就自己過咗先算啦,然後就有人出嚟捉你,話你亂過馬路,犯法。你同政府講,屌你盞燈壞嗰喎你老味咁都拉?點解你唔整吓佢呀?佢唔睬你,話整交通燈唔係佢哋工作範圍既事,繼續話你衝紅燈犯法唔啱。有啲人又跟住嚟鬧你,你班人犯法仲講咁撚多嘢?

目前就係咁。一係你就唔過馬路喇,放棄掉頭走;一係你就搏差佬見你唔到,過到一次得一次。有啲人搞組織,同政府講盞燈壞咗喎,原來對方冇人願意同你解決問題,冇人願意去郁支燈。Search一下,嚇一跳,我哋第一個組織「自然活化合作社」成立已經係差不多八年前。之後參與過五、六個組織,用唔同方法講工廈問題講到今日,我會明白大家有幾灰心。

你覺得Hidden Agenda係咪被政府「針對」?

我覺得要睇你點樣理解「針對」係咩意思。HA搬咗三次,但係越冚越大,個file已經被地政專員bookmark咗做my favourite之類,即係佢哋係捉慣犯咁捉,相信會特別緊張。咁樣算唔算針對?又聽過,有地政專員係癲嘅,可以close咗file,都隔一年去暗中check人哋單位有冇違規。如果問,有冇癲嘅地政人見到HA就滴撚晒口水?咁就真係答你唔到。

但如果想像政府好似邊個都唔拉,淨係拉HA,咁樣嘅「針對」,我覺得就冇。因為過去跟嘅case,餐廳、賣衫、workshop、寫字樓、band房、拳館、用嚟住嘅,乜嘢都試過比人冚。同埋如果咁樣理解HA係被政府個別「針對」,會有危險,會睇唔到更大嘅問題。事實上真係有法例寫咗晌度,而啲殖民地時代法例好多都真係寫得好撚仆街。香港人慘就慘在咁,以前係殖民政府統治,而家政府又冇人願意跟進,工廈條例1960年寫嘅,到而家都冇變。

又或者,我哋可以理解呢個係更大嘅「針對」。有咩人會租工廈嚟搞嘢?大部份租工廈嘅人,出發點其實好簡單,就係工廈「相對」平。所以如果講「針對」,我會覺得政府係針對窮人。咁樣理解件事,就會令你嘅行動想像變得唔一樣。

點解外國band嚟香港都要簽工作visa?

我記憶之中,HA係間唔中有幫band簽工作visa嘅,尤其係一啲有比較大label嘅band,都會要求正正式式簽。但一來成本問題,同埋怕煩,大家同意唔簽,就會同佢講用旅遊visa嚟就得。香港band出去都一樣,好多地方都要求你簽工作visa,不過好多時會偷雞唔簽。

唔知係咪傳媒誤導,覺得無中生有做乜老屈工作簽證呀,實際上香港好多小型文化藝術單位都被呢啲visa搞到頭都痕埋。因為同所有visa一樣,佢可以唔批比你,亦唔洗同你解釋點解唔批比你。有聽過小型團體搵外國藝術家嚟搞workshop,visa唔批,講到明如果一開班就拉。結果要自掏腰包另外出面租場,先至搞掂。咁樣係會制度性影響所有小型文藝單位嘅。同樣如果我哋明白受影響嘅唔係一兩個團體,組織行動上嚟就好唔同。

咁娛樂牌呢?你覺得政府有冇偏幫例如「Vans」之類嘅場地?

我唔係好理解點解大家會羣起屌Vans。法例唔改,大家都係胆搏胆做。你屌到佢哋唔敢搞開幕party,有人就鬧佢「唓你都唔punk嘅,咁都驚」佢哋只係一間賣波鞋嘅國際公司,只不過喜歡sponsor啲次文化嘢,會唔會諗多咗?

我理解大家真係好嬲,無所適從,連喜歡嘅地方都保唔住。主流音樂又垃撚圾,非主流又唔比搞。我都成日會係咁,四圍起火頭,對唔到焦。但再諗深一層,目前大家灰色地帶玩,如果有波鞋公司有同樣嘅牌照問題,最後變成自己嘅戰友,會唔會更加好?如果覺得佢哋有「特權」,可以放長雙眼,或者試吓投訴佢哋,證實佢哋有特權先再鬧都唔遲。但事實上就係全港可能有一半工廈都晌度違規使用,只不過有啲執法上搞難,又有啲未執到佢,又有啲用唔同方法呃地政。偉大嘅哲學家黃子華講嘅「魚蛋論」係人都識,就要小心唔好跌落嗰啲「要大家一齊仆街先公平」嗰啲位。我哋成日鬧差佬,咁點解無啦啦會加入幫手做policing?咁樣講唔通。

我覺得好多嘢值得討論,當係互相提醒,自我提醒,大家做多啲,而唔係文革式一班人去批鬥另一啲人。其實你都可以話「HA扮貨倉喎,拎小食牌扮餐廳喎,靠議員喎,邊度rock邊度indie呀」咁,咁樣好容易。舉個例,anarcho-punk唔會返工,執剩食充饑,咁先punk,邊個返工對佢哋嚟講就唔punk。咁香港仲有邊隊band夠胆話自己係punk band?但我會諗,我哋嘅戰線其實畫咗晌邊?係咪所有响自己把尺之下「唔合格」嘅人都係敵人?

當然,政府自己帶頭犯法,就唔撚好放過佢啦。水務署公然租用工廈做office,就要即刻投訴佢啦,咁好玩。

所以我覺得,唔搞串連,唔同其他業界合作,就可能削弱咗去傾嘅本錢。我自己批判,會諗究竟HA同談風會唔會係觀塘士紳化嘅一部份,但我唔會因為咁樣覺得佢哋應該執笠。到咗今日應該明白,好明顯,政府就係大家自主生活嘅最大敵人。娛樂牌其實又係一樣殖民政府遺留落嚟嘅on9嘢,如果揸正嚟做,連演講都要有娛樂牌。有好多明明係政府認可嘅場地,都只能夠搞臨時娛樂牌,隔一陣又要花好多人力物力申請過,重複又重複,問你死唔死?

有冇咩方法應付呢啲牌照問題?

我哋2012年嘅時候搞咗個「文化界聯席2.0」,就係大家覺得有一個文化局可以解決到呢啲kick住咗嘅位。但你知道689推得文化局,好有可能係廢嘅,一係就紅嘅,一係就又紅又廢嘅。嗰陣時吹緊許曉暉做文化局局長,紅色背景,大家心諗,嘩屌,都係冇好過有喇,如是者就停咗。點解文化局重要?因為理論上會成為你對口單位,冇得走,你可以砌佢。以前我哋見過消防、地政、民政、發展局、起動狗,傾到上立法會。各單位動作相當一致,就係卸膊,全部都話唔關自己事。林鄭直頭講出口話「如果你corner任何一位官員,佢梗係會話你違法啦。但你哋唔出聲,照做,相信唔會有任何政府部門會主動搞你哋。」當然知道佢講廢話啦,因為所謂「文化」議題始終跌唔正落佢哋頭頂。

好多人想像,如果有文化局,佢就可以同其他部門傾到呢啲死結位,所謂「拆牆鬆綁」。我一定程度上同意,係可以試嘅方法之一,長遠計有一個「正常」嘅文化局係可以解決到某部份文化問題。當然,我哋而家夠有創新科技局啦,佢就走撚咗去捉Uber。所以去嗌之餘,唔係冇憂慮。

可唔可以講吓外國嘅例子?

有幾位有心人約稿,都係想講吓外國例子。我哋唔係未講過,好似八年前講,韓國有條劇場街,政府為咗吸引業主租比劇場,所以立法如果大廈有單位係做劇場嘅,就會有減差餉之類嘅優惠。所以個個搶劇團入嚟,「蓬」一聲就變咗條劇場街出嚟。英國Haringey區又有大量工廠貨倉改建嘅studio,2012又有新嘅live house法案,二百人以下有酒牌嘅場搞演出就唔洗另外再拎牌等等。台灣女巫店同地下社會,一間文青cafe搞到個牌,一間真正live house但最後都收咗皮,都係一啲以前覺得值得拎嚟研究嘅案例。

但係我今日會好懷疑,我晌報紙上面再舉呢啲例有咩用。人哋係民主國家,香港都唔係,咁其實我哋係咪要study吓啲極權國家點做呢?所以可能唔係講南韓,要舉吓例講吓北韓點搞劇場、大陸點搞live house好似先啱用。有人話大陸live house好蓬勃,又Mao又愚公移山,仲好過香港。但以我所知,大陸好多live house長期有便衣公安,聽你唱乜。有時要cut你show就cut你show,或者唔知要點樣疏通先可以玩。

另一方面,民主國家推呢啲所謂文化產業,本身佢有任務嘅,就係想用呢啲嘢做城市嘅品牌,推高樓價,係市紳化手段。有位撐HA嘅朋友寫咗篇文,大約講「有冇live house就反映城市嘅檔次」之類,我係有保留。咁樣嘅講法好容易跌返落去呢啲文化產業化、全球用文藝嚟競爭做「創意之都」嘅圈套。英國就係咁,過去十年,有四成嘅live house倒閉,其實都係砌到仆街。搞得獨立音樂,大前提就係同主流唔同,收入就有限。物價樓價比啲所謂文創產業搞起咗,然後搞文藝嘅人負擔唔起,被淘汰出局。所以考慮咗一陣,同埋暫時自己想專心做其他,所以冇寫到。

香港工廈全部開放比文化藝術係咪就解決到?

2010年搞「生勾勾被活化大遊行」已經留意到,我哋動員到500個artists,其實可能真係得咁多,要出嚟都已經出咗嚟。但工廈問題點止咁少人受影響?「自活社」早期想做相集,公開收大家嘅工廈單位嘅相,反應最熱烈嘅,原來係做體育嘅。到最後本相集基於好多原因,只能夠集中講文藝,好慚愧幫唔到體育界做紀錄。而我最後參與嘅組織「用工廈人」,有間拳館係肯出嚟講嘢,肯參加行動。我睇住佢比地政趕走,覺得好對唔住人。體育界真係重災區,點解我哋唔聯結一齊講呢?Band友藝術家行出行入,一定識到附近嘅租戶,我成日諗,係咪可以做好啲串連呢?淨係計觀塘,一個區高鋒期已經有三百三十幾棟工廈,咩界別都有,其實受影響嘅人係好多好多。

另一個問題,去返之前所講,政府而家係向窮人開刀。如果就咁改例放寬用途,結果係咩?又係炒到貴晒囉。所以對我嚟講,所有會影響工廈樓價會令佢升嘅,都唔係一個好決定。咁可以點搞?我覺得租金管制可能係一個方法。開放用途之餘,一定要有法例限制業主加租,限制炒賣。必須要阻止租金發咗神經咁加,咁原有生態先可以保留。

點睇藝術單位搬去廢校?

如果冇任何新發展,除咗HA之外,今年仲會有兩個重要嘅藝術空間被政府逼死。我個人唔想同政府合作,但會理解點解會傾有冇可能搵廢校安置,因為真係十萬火急。以前我哋自己胆粗粗衝過入去睇廢校,自己ff,班房做band房,音樂室做錄音,禮堂搞show,操場起咗佢種草地種菜,諗到幾開心呀。之後見啲狗官,又話啲廢校殺咗之後,教育局唔肯放返出嚟,所以又不了了之。

當然前設就係,唔係用一兩間咁嘅廢校就話解決咗工廈問題,咁樣講唔通。但我覺得,不妨對身邊嘅空間多啲留意,多啲想像吖。好似觀塘游擊show,或者佔領牛頭角巴士廠,都係重要嘅事,因為係會改變到我哋點樣諗空間嘅使用權。又或者,大家可以睇吓有啲咩空間,例如九龍灣有個廢咗嘅汽車回收廠,以前成日踩單車經過都諗,佔咗佢嚟用,晌裡面搞show,唔撚走。你唔比我哋工廈搞show嘛,我哋咪搵過個地方囉。


2014年Hidden Agenda團年飯。Kenichiro Egami攝

點樣可以幫到Hidden Agenda?遊行示威都冇用

我自己跟得唔貼,好難判斷。以前HA每年七一都有支旗,好多人支持。雖然我每年都渴望行完可以發生更多嘢,但上街最基本嘅,就係表態,話比人聽呢件事唔係我授權嘅,我唔同意。當然上到街,見到其他同志,可以引發更多可能性。起碼都可以靜坐嘅時候,同身邊嘅朋友傾吓,你點睇,你覺得應該點。唔好比媒體或者一啲意見領袖牽住走,試吓大家flow吓。諗清楚到底想爭取啲乜嘢。而家係要求唔搬可以照搞show?係要求政府改啲舊嘅例?係要求政府立新嘅例比live house?要求合理安置?想推翻個政府?然後要問自己一啲必須處理嘅問題,例如要嘗試去答HA有咩重要,點解要保留,點撚解康文署場地唔可以取代HA,點解西九中小型場地又唔撚同等等。

你越絕望,就越唔郁;越唔郁,就越絕望,就淨係識晌facebook屌。絕望邊個最開心?政府會最開心,因為知絕望嘅人唔會再搞咁多嘢。雖然咁樣講又會比人屌我係左膠,但係心存希望,其實都係一種抗爭。要講抗爭冇用嘅話,好老實,我都覺得玩音樂冇用,但我哋又玩,咁點計?我哋係好多嘢都做過,又砌又傾,都好似冇嘢發生。但有啲嘢係要不斷重複做,或者換過班底做,可能會殺出一條血路都唔奇。實在唔需要打嘴砲,大家用行動嚟證明自己嘅觀點,就一目了然。

我認為,必須要明白保育運動,始終要指向更大更全面嘅社會公義。理論上,唔應該只係band友受惠,應該有更多,否則大眾只係覺得一個圈子嘅人就去爭特權。諗清楚之後,我相信大概會有個方向,然後覺得可行嘅,就去試。你可以去check例,去寫proposal,去搵政府傾,香港同外哋嘅都可以試吓搵。唔想傾嘅,可以收聯署,搞示威,搞靜坐,搞佔領,搞堵路,錄隻碟,寫文章,去學校講,同政府打官司,做香港live house歷史研究乜乜乜。多人諗就諗得更多idea,按自己適合做嘅嘢互相補位,一定有嘢積累。舉例我聽到官腔就燥嘅,只能夠寫文食胡椒粉,咁你大概都知自己可以點出力。

以前成日諗,如果有一年,七一係冇起點,冇終點,大家上街然後諗做乜嘢,咁就正囉。睇嚟離呢日已經唔遠。

富德樓都比政府搞?點解好似四處火頭?

我同意May Fung訪問裡面講藝文界「自我underground」,「自己哩埋,有好多fear,搞藝術,點解要有咁多fear?」。之前有人同我講「HA唔好搞咁多嘢喇,開開心心玩多一兩年就算」,我覺得點解玩音樂要玩到好似過街老鼠咁?明明係條例有問題,道理晌我哋度,怕咩?

我自己係diy同dit(do it together)嘅支持者,唔覺得要同政府傾先做,又唔覺得要政府比錢先有得做。文化好有趣,唔理佢,自己吽出嚟嘅嘢都係最有型好玩,呢個意義底下,冇文化政策就係最好嘅文化政策。但如果有人係有心有能力同政府展開對話嘅話,都係一件好事。我理解呢啲可以係生產一啲阻止政府搞鳩你嘅保護機制,而唔係上而下嘅規劃。

但更重要嘅係,我真係好想睇吓民間同政府係咪仲有得展開對話。我哋唔係冇論述、冇理據、冇支持者,而係政府根本冇諗住睬你。我擔心市民同政府嘅關係,只係佢繼續用殖民地惡法嚟統治你,而你只有服從。所以我覺得,HA事件,同本土研究社冇教育牌,甚至西營盤嘅漂書箱比政府拆走,其實係同一個問題。係極權社會誕生嘅過程。

幾年前曾經同劍青講,佢哋好叻,熟資料,熟書,認真咁玩一個好荒謬嘅遊戲。好慚愧,唔係佢哋講,我真係連咩係棕土都唔識,亦都唔知政府偷偷哋做咁多仆街嘢。你可能會諗,如果證實咗香港已經進入一個徹頭徹尾嘅極權統治時代,呢啲嘢仲做嚟做咩?呢啲位我成日會諗起中國嘅維權律師,會諗點解佢哋仲會同一個無法無天嘅政府講法律呢?我理解,呢啲係一種超越「有冇用」嘅作為人嘅執著,要守護作為人嘅信念,係一個好純粹做「啱嘅事」嘅衝動。當再冇人同你講道理,冇人講真話,你仍然願意堅持去講,乜嘢叫對,乜嘢叫錯,唔同流合污,拒絕跌落虛無,我非常尊敬呢啲人。所以就算香港政府唔再同你玩假民主,赤裸咁威權統治,我哋要做嘅嘢,可能都係差不多。望到好多晌更困難嘅條件下嘅抗爭者,我覺得我哋雖然會攰,但未有資格講絕望。

我哋對文藝自由嘅追求,講到尾都只係對人權嘅追求,所以最後必然會同更大嘅民主運動合流。只要社會狀態持續惡化,佔中2.0,雨傘2.0,魚蛋2.0,一定會再嚟。大家好好裝備自己,搞好組織,從之前嘅運動學習,唔好跌落政府嘅圈套,繼續做啱嘅事。

伸延閱讀:

文化威權時代降臨?學者陳允中、馬國明:我城走向極端時代
The Future Is Unwritten ── 訪談:Hidden Agenda x 地下社會
試談工廈消防霸權 
趁火打壓——工廈用家生態災難 
獨立音樂也是政治問題(管租救城之一)
同淹沒於不義之城──工廈倖存者的沉默(管租救城之二)
寫於「窮」成為「工」之間──觀塘藝術村十年 
Small music venues are places of activism and good for the community they belong in too
UK Live Music Act 
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及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簡介 
我們活生生地被活化了
「趕走炒家,留住用家!」活化政策與樓市炒賣 藝術家火燒眼眉 
文化界聯席會議 2.0 對文化局成立及文化局局長人選之意見  
富德樓負責人談「藝文空間受壓」:不玩對抗 官民陽光下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