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立法會成立以來最嚴重的自閹

廣告
立法會成立以來最嚴重的自閹

廣告

攝:Alex Leung

立法會的保皇派昨日正式提出修改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五項議事程序。以「反拉布」作包裝,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一般市民,甚至傳媒朋友被保皇黨的論述牽引,將焦點放在「37A臨時動議」和「辯論縮減表決鐘聲」兩項上,遺漏了最嚴重的一項,亦是最後一項削權建議「重新討論財委會其下小組委員會己支持的項目」。

批錢是97後立法會最主要的權力,因此保皇派自閹也選擇於此落刀。財務委員會目前有兩層架構,第一層是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和工務工程小組委員會,第二層是財委會大會。所有涉及開位和工程的申請,都要經兩重關卡,只有少數撥款申請是不涉兩者,而可直上財委會大會(例如廸士尼一期擴建屬增加投資項目,投資亞投行和高官加薪等)。

兩重關卡在上年度的財委會發揮重要作用,令討論得以層層挖深,也讓立法會各黨派有空間調整方案,回應討論期間發現的問題。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啟德體育園和港鐵沙中線/南港島超支撥款都是當中的好例子。

保皇派現在的建議是,在人事和工務小組委員會通過的項目,除非小組委員會同意,否則不能再於財委會大會討論,變相將兩重關卡縮減了一層,而且是更重要的一層。如果落實了,這肯定是立法會1998年成立以來,對監察政府權力最大的削弱。

但連《明報》今日的頭條報導也沒有留意到這項,市民就更加難明白了。

香港代議民主體制在過去二十年,經歷了兩次大倒退,兩次都沒有激起公眾很大的反對。第一次是主權移交時,將議員提出私人條例草案的權力進一步限制(必須先得特首同意),大大削弱了議員主動立法的權力;第二次是在2000年,以增加效益之名取消兩個市政局,將有財政實權的民選議會權力收歸中央,市政總署也分拆成康文署和食環署。

今次的削權建議,論述上比較接近2000年那次,都是利用市民對議會民主的無知,以達至行政當局收權的目的。因為效率低,所以要消滅民選市政局;因為議員認真審核公共財政,所以要減少質詢的機會。這是威權政府的神邏輯,背後的管治意識就是中央集權和三權合作。

收伏財委會之後,保皇派將會進一步修改大會議事規則,削弱立法會議員的權力,令民主派無法利用議事程序制衡政府和保皇派。

劇本已寫在牆上,我們剩下來的,只能拼命抵抗。

〔附件:保皇派自閹建議的相關段落〕

11. 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及工務小組委員會的職責是在其工作範圈內協助財委會審議撥款申請,並向財委會提出其建議。小組委員會支持的各項建議,會作為單一議程項目提交財委會,由其作出決定。現行的一般做法是如需在財委會討論的話,委員可預先提出要求,以便安排有關的公職人員出席會議。我們建議在〈人事編制小組委員

會程序〉加入第 40A 段和在〈工務工程小組委員會程序》加入第4lA 段,從而將提出該等要求成為正式程序,並 頁獲得相關小組委員會同意。由於小組委員會的文件會向全體議員發出,任何對某一項目有興趣的議員,均可出席小組委員會的會議,並如有需要,可透過小組委員會主席要求該項目在財委會會議上作進一步討論。此工真正式的程序,亦應包括要求就特定項目分開表決的安排,而這些分開表決的項目,除非在討論該項目的會議上獲小組委員會同意,否則不應作進一步討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