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伯大尼:主啊,你所愛的病了

廣告
伯大尼:主啊,你所愛的病了

廣告

真的幾有趣,在電視機前看到藝術片。陳上城執導的作品,之前看過安琪兒,後來知道那短片,原來是在沙田的一間乾洗店拍。那次的觀影經驗是很暗,洗衣機的衣服旋轉,和聒噪,從衣物切進佔領時期的人事記憶。

這次他到伯大尼取景。有一段時我也不時到伯大尼看電影,那裏偏遠而靜,黃昏美絕,還有幾隻貓遊盪。有朋友說那幾年在伯大尼上課的日子,只有專心致志,因為附近根本沒有娛樂,依傍海邊上課的時光,單是想像已經神往。

伯大尼一名,是聖經中耶穌救活拉撒路的村莊名稱。拉撤路又傳聞是耶穌的愛徒,加添想像下去,可能是耶穌的愛人?類似的藝術演繹,像基督的最後誘惑裏的猶大,和耶穌原來是對基情好兄弟,亦師亦友相扶持。

同生不能共死,教會內的同志戀人。香子俊選角很不錯,他要飾演一個壓抑悲傷,疑問悲傷的人。鏡頭一直和他保持距離,當給他近鏡時,似乎會見到他眼眶淚水打轉。全片的鏡頭移動和距離都很自制,不張狂,不外顯。構圖追求平衡,鏡頭移動顯示伯大尼的空間縱深,也就是從電影語言上,令觀眾投入一座古建築,過去一層一層堆疊,魔幻情節便滿有說服力。

為什麼說看到藝術片?因為角色的行動、對白,滿滿的歐陸哲思味道(不要問我點解)。太多似曾相識的影像構圖中,有令我聯想起褒曼的作品。尤其是香子俊和白神父的對答,是假面的男子版?還是死神與布洛克的近當代版?有動也有靜,鏡頭凝止於神父的相片,十架,還有燭台時,我很驚喜。故物,物故(死亡),物件依然存在至今,人卻不知道哪裡去了。過去只有不斷地過去,假使說有神,說有天堂,我們投擲的愛與盼望與讚美,只是山谷傳來的回音。(這是我所感受到的,導演的感受)

結局是一個出口吧?香子俊觸碰神父愛人的冰冷的手,恰恰是以前,白神父在死者的腳掌塗抹沒藥,兩個畫面呼應了,認知到一個人死亡的事實。

不得不讚的驚喜位還有一個:教堂內白念恩的眼睛,和香子俊的眼睛好似都打了光,是自然光?令我想起之前廣隆兄提到,赤鬍子打燈打落眼的那一著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