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外判制度吃人 海麗邨清潔工僅加薪11蚊:曾連續47日無放假

外判制度吃人  海麗邨清潔工僅加薪11蚊:曾連續47日無放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海麗邨清潔工罷工來到第三日,職工盟屬會清潔服務業職員會下午和工人到競爭事務委員會投訴。這是工人繼昨日到政府總部外抗議後,連續第二天過海。清潔工的「特色」是工時長、人工低,獨媒訪問了其中一名清潔工阿滿,她最長試過連續47日沒有放假。「有時返足7日,好過俾人替,替工一定無咁細心,到時盞自己做返。」

阿滿六十多歲,負責清潔屋邨的地下,是典型的日日出而作,日落而休。清潔地面和倒樓的清潔工的上班時數不同,地面清潔工的工作時間由早上七時到十一時,用一小時吃過飯後;再由十二時再做到下午四時。「我哋無夜更,晚上無人開工,所以第朝先咁難搞。」

她邊苦笑邊指出,屋邨每早的地上「乜都有」,「衛生巾、避孕套、屎」:「我都唔明點解呢啲嘢可以喺條街度。」高空擲物仿佛是屋邨的常態,而清潔工則首當其衝,「啲人仲將啲報紙沾滿屎掟落街」。屋邨後來裝了閉露電視,情況才有所改善。

IMG_9848

工人到競爭事務委員會投訴民順和香港工商疑合謀定價

那是香港製衣業的輝煌年代,工人每晚都加班至晚上,阿滿曾經是製衣業的其中一員,是駕輕就熟的車衣女工:「嗰時人工係依家嘅兩倍。」1997年回歸後,她待在家中湊孫,湊了十多年,2011年「復出」當起清潔工來。「年紀大,喺屋企又好悶,所以做清潔工。」

但阿滿的身體不太好,做了一年多清潔工後發現身體有毛病,原本打算停薪留職,但奈何公司拒絕:「經理驚我做做下死咗掛。」一個月後,阿滿做完手術便立刻「復出」。

位於長沙灣的海麗邨在2005年入伙,香港工商當時是屋邨的清潔承判商,後來民順在2008年接手。這是個左手交右手的遊戲。香港工商今年11月重新接棒,工人的月薪由$8,617加至$8,628。沒錯,不多不少,加了11元。民順今次更誘騙清潔工人簽署自願離職信,逃避近一百萬元遣散費。

IMG_9643

工人昨日到政府總部抗議

阿滿來港三十多年,「過海」的次數不超過五次,但單是今個星期便連續過了兩次海,港島對她來說有點遙不可及。此外,她試過在倒垃圾時扭傷腰部,「原本諗住當無事,點知瞓醒起唔到身」,最後由救護車送院,休息了十多天。

記者最後問道,連續第三天罷工,會否擔心遭到秋後算帳,阿滿表明未驚過:「爭取自己應有權益,點解要炒?」

職工盟組織幹事黃傑業表示,外判引起的勞工問題是週期性發生,指過去多間大專院校和政府部門的工人都有類似情況;但卻只有部分獲得關注。他批評,外判制度問題是在制定規則時留下的尾巴,崇尚價低者得,令工人遭到嚴重剝削。

黃傑業透露,曾了解到有外判商願意提高待遇,但現實是「佢哋肯,但都中唔到標」;外判商唯有從清潔用具和遣散費中賺回利潤。他建議可以作根本性處理,以今次屋邨清潔工的例子,如果由房署承擔相關開資,列明用在甚麼地方,便可以「處理」價低者得的問題。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