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全球化監察 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是一家非牟利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監察資本全球化對工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 網誌

中國

【中國海外投資】中國借款與委內瑞拉的危機

【中國海外投資】中國借款與委內瑞拉的危機
廣告

廣告

文:全球化監察研究組

中國正在極力擴張其海外投資和影響力,但這些擴張計畫卻存在問題和局限——委內瑞拉的危機就是這樣的警示。在過去十年,委內瑞拉從中國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巨額貸款和重大投資。然而,由於油價下跌以及2013年前總統查韋斯去世後出現了經濟政治危機,委內瑞拉很快成為了中國投資的險地,而已有債務則可能成為委內瑞拉非常沉重的負擔。

兩國關係加強 委國取巨額中國貸款

查韋斯統治時期,委中兩國的外交和經濟關係都更加密切。中國自二十一世紀初開始加強與拉美國家的關係,2008年首次出台的「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指出,基於查韋斯發起的政策,中國視委內瑞拉為重要的政治和經濟盟友,並予以很大關注。從那時起,委內瑞拉便成為獲得中國投資最多的拉美國家。貸款方面,截至2012/2013年度,中國最大的對外貸款機構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共借出400億美元;而自2008年以來,委內瑞拉獲得的中國貸款就超過了其他發展中國家。[1]當時,將近三分之一的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海外貸款是借給委內瑞拉的。[2]幾乎與此同時,之前建立的60億美元中委聯合投資基金在2009年翻了一番,達到120億。其中中國承諾投入80億,委內瑞拉承諾投入40億,用於資助委內瑞拉的基礎設施和社會項目建設,以及促進委內瑞拉對中國的石油出口。據報導,在談到增加基金的協議時查韋斯曾說:「作為合作夥伴,委內瑞拉將在未來500年向中國供應石油。」[3]

以石油儲備換中方貸款 委國債務難以償還

委內瑞拉擁有世界最大的石油儲備,石油一直是近年來中委關係的重要組成部分。實際上,中國借給委內瑞拉的許多貸款都是以交換石油的協議為基礎。查韋斯曾承諾於2007年國有化石油資源,並且驅逐了美國能源公司埃克森美孚和康菲,還宣稱「由外國人手握委內瑞拉自然財富的時代結束了」[4]。但是,現在這些(來自中國的)巨額貸款卻要求委內瑞拉將大量(且不斷增加的)石油賣給中國公司。結果就是,中國能源巨頭中石油在2012年獲得了每日20萬桶的委內瑞拉石油,並計畫在2017年增至每日80萬桶[5]。換句話說,與中國關係更密切雖然使委內瑞拉減少或終止對美國的依賴,但它仍然無法擺脫債務負擔——最近的情況顯示,這些債務已經越來越難以償還。

最初,與許多接受中國貸款的發展中國家一樣,中國公司似乎會從中獲得巨大收益。雖然按照協議,委內瑞拉沒有義務從中國購買商品,但很大一部分貸款是以人民幣結算,因而促成了這種結果。徐工、中興、國家電網、中國水電集團等中國公司都獲得了大量委內瑞拉基礎設施建設項目。

評估中國投資 「雙贏」還是「雙輸」?

美國出於自身的政治經濟考慮(尤其是石油利益),最近對委內瑞拉實施了制裁,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則指責這一行為是「經濟戰爭」。美國一直強烈批評中國在委內瑞拉的投資對後者造成損害。另一方面,中國政府認為,中委兩國合作對委內瑞拉的社會經濟發展有貢獻,有利於普通民眾,促成了兩國“雙贏”的局面。[6] 比如,中國的貸款支援了委內瑞拉的廉價住房項目。

我們需要謹慎看待美國對其競爭對手的批評,而且美國金融機構也持有大量委內瑞拉債券(雖然他們已因制裁政策而被禁止購買更多),但這並不意味著對中國負債就是無害的。事實上,委內瑞拉再次證明了對中國負有巨額債務的危險性——在償還能力變得不確定之後,雙方關係發生了轉變。2014年油價開始下跌,加上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DVSA的產量下降,以及更嚴重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令委內瑞拉出現償還困難的情況。2017年11月,由於委內瑞拉政府和PDVSA未能按期履行國際債券的支付,因此被評級機構宣佈違約。迅速惡化的通貨膨脹,生活必需品的短缺,不但給委內瑞拉人民帶來巨大的困難和痛苦,也造成了政治動盪,這令人不禁懷疑中委關係現在是否已經成為了「雙輸」局面。

由於許多合同是在油價高漲時簽訂的,油價暴跌和相關危機,導致委內瑞拉現在很難按照貸款協議規定的義務向中國或者另一貸款方俄國輸出石油。2016年,由於PDVSA無法輸出價值7.5億美元的石油,委內瑞拉開始出現還款違約[7]。這不禁令人懷疑,委內瑞拉無法還清這種依靠石油支持的貸款。而事實上,由於政府資源都用於償還債務,該國的社會問題和人道危機將會進一步加深。

委國經濟惡化 基建爛尾 中方態度轉淡

鑒於形勢日益惡化,委內瑞拉現已被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列為對中國投資來說最危險的地方。事實上,由於經濟進一步惡化,委內瑞拉不得不放棄中國支持的基礎設施項目,例如耗資72億美元、全長462公里的高速鐵路項目。作為南美第一條高速鐵路,儘管已經開始建造,但該項目進度一直拖延,並最終被逐漸廢棄。到2016年時,項目工地和工廠也遭到洗劫,發電機、電腦、金屬、陶瓷和其他材料都被掠走[8]。

與此同時,委內瑞拉的危機也影響了居住在該國的中國人。據報導,高峰時曾有四十萬中國人居住在此,但已有數萬人在過去三年中返回中國。離開的人形形色色,從小企業主到工人都有;之所以離開,既有安全原因,也有經濟原因。

雖然委內瑞拉的石油供應此前被中國視為生命線,但近年來中方對委國的貸款已大幅放緩。從2013年到今年初,北京公佈的對委投資總額只有220億美元,而且其中一部分尚未發放[9]。最近,有報導稱中國官員表示沒有新的資金用於對委投資。雖然2016年北京同意與委內瑞拉就貸款重新談判,以使後者能夠繼續向債券持有人支付款項,但這種幫助未來是否還會繼續則是未知。由於委內瑞拉的石油生產難以保證債務償還,北京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其中一個信號就是,2017年11月27日,中石化在美國的子公司向德州休斯頓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PDVSA償還2370萬美元和額外的懲罰性賠償。按照雙方2012年5月的合同,中石化將為PDVSA提供價值4350萬美元的4萬5千噸鋼筋,但後者未能如期支付一半的貨款。中石化指控PDVSA以及其他相關被告「有意歪曲、編造和隱瞞事實真相」,並稱被告的行為是「惡意意圖損害」或「有意漠視中石化的風險」。兩周後,雙方快速達成了和解協議,PDVSA同意分兩次支付2150萬美元,日期為2017年12月14日和2018年1月15日。

中國海外投資 對委內瑞拉等窮國是好是壞?

委內瑞拉的情況是一個警告,告誡人們中國那些巨額貸款和投資其實並不穩妥,一旦政治和經濟環境變化超出可控範圍,其潛在脆弱性便會顯露出來。在委內瑞拉經濟危機不斷加劇的同時,大規模石油債務負擔會讓情況雪上加霜——這無疑會給委內瑞拉人民造成巨大苦難。中國方面雖然大談「雙贏」,但現在卻看不出中國有什麼「贏」的跡象,委內瑞拉則更是輸得一塌糊塗。實際上,無力償還中國債務的負面影響,早已在其他國家顯現。例如,為了換取債務減免,斯里蘭卡就不得不放棄對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主要控制權。隨著委內瑞拉債務的增加,有跡象顯示中國可能會不再將其視為重要盟友,而是放任其陷於日益脆弱的境地。

[1] China's Superbank: Debt, Oil and Influence—How China Development Bank is Rewriting the Rules of Finance. Henry Sanderson and Michael Forsythe. Bloomberg Press. 2013
[2] Ibid
[3] Venezuela, China Boost Joint Investment Fund to $12 billion. Latin America Herald Tribune
[4] China’s Superbank. Sanderson and Forsythe.
[5] Ibid
[6]China hits back at US criticism of oil-for-loan investments in Venezuela, 5th February 2018.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7] Latin America’s Oil Dependent States Struggle to Repay Chinese Debts. Zhang Chun. 15 April 2017. The Diplomat.
[8] Chinese bullet train project in Venezuela stalls as alliance derails. 15 May 2016. AP.
[9] The Limits to Russia’s and China’s Support of Venezuela. Benjamin Gedan and Michael McCarthy. 15 January 201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