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LalaLau

劉璧嘉,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網誌

面對墮胎,我們可以不用做悲劇女主角

面對墮胎,我們可以不用做悲劇女主角
廣告

廣告

香港墮胎是不犯法的,而且還蠻容易的。只要去家計會告訴醫生你不想懷孕,生孩子會讓你精神感到困擾,100%在兩個醫生的簽名下你是可以墮胎的。

不過還是有人會去黑市墮胎或大陸墮胎,是因為家計算會墮胎還是要錢的。錢不是很多。但還是會有人選擇以其他方法來做墮胎。(雖然這樣的人也不算多)。

家計會墮胎也經常不受理比較複雜的case。(譬如我朋友的心臟問題、另一個有吸毒歷史等)但一般家計會會因為器材不足而會把高難度的case foward到私家醫院。同時也會幫忙要求折扣優惠。

可是,偏偏私家醫院費用比家計會就高了一倍。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人選擇另闢崎徑。

我認為,我們也不用把另闢蹊徑想得那麼恐怖。首先,其實我們也不用把黑市墮胎想得那麼黑市,很多都是由醫生來做的,而且價格比私家醫院合宜;第二,大陸大醫院人流的手勢有時候比香港可能還好,也會結合中西醫調理。以一樣的價格在家計畫會墮胎,在大陸的大醫院做,不但清潔有保障,甚至足夠加點中醫養生療程,有中醫燉湯調理術後身體,加快復原。說真的,下次我再意外懷孕(雖然機會比較少),我可能會去大陸做。因為大陸性價比真的比較高呢。

最後,我當然是希望香港墮胎可以完全免費還附送中醫養生調理療程喇。但在policy making 成功之前,我們在面對墮胎,還是可以學會不用以為自己是悲劇女主角,不要自怨自艾手足無措。

女同志們!We've got plenty of choice。而面對墮胎時,拜託親朋好友們實在不要再嘗試先入為主的認為對方需要安慰。

墮胎可以是讓人快樂的事情,可以恭喜的事情。「yeah i have just got my abortion done!i have just got rid of the embryo i dislike!yeahyeahyeah!」

當然這不代表我沒有為我的不帶套反思和懊惱。這裏我認我做錯了。這不需要旁人告訴我我早就知道了。我也為此得到了懲罰(做了一個傷的手術,而這個手術對身體的消耗並不是食生菜。)不過,拿掉了心頭大石,可以繼續把握自己想要的人生規劃,不用照顧一個我不想照顧的小孩等等等等等。這都不是一些該值得以正面態度看待甚至慶祝的事嗎?

後記:墮胎後要記得調養,因為這個手術還是傷身的。可面則免。當然最好可以不用做手術。但真的要做了,過程其實也不是很難,而且你還是有很多選擇的!

(題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