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女軍醫。俄羅斯】華弟的脾罅

【女軍醫。俄羅斯】華弟的脾罅
廣告

廣告

世界盃決賽週十六強英格蘭對哥倫比亞一戰,射手占美華迪向領隊修夫基表示因為鼠蹊受傷,沒有參與十二碼射門。昨天星期五的操練,華迪只有隨隊進行熱身活動,沒有全程進行操練,其餘時間在醫療室渡過。

翻查華迪的傷患紀錄,鼠蹊傷患已經不是第一次。在2015/16英超賽季,他因此缺席兩場比賽。鼠蹊傷患應該是運動傷患中比較吊詭的傷患,因為牽涉的可以是大腿前屈肌內收肌,也可以是腰腹臀爆發力不足、髖關節僵硬甚至小腸疝氣間接影響的問題。所以,治理就如和傷患跳探戈一樣,是長期抗戰。

領隊修夫基的十二碼政策,是要球員100%肯定自己有信心和能力射門。占美華迪由週薪30英鎊的無名小卒到英超冠軍射手的故事,有追看英超的球迷都耳熟能詳。加上曾經在澳洲便服品牌Cotton On擔任員工發展總經理的心理學家Dr Pippa Grange 調教下,信心方面一定不是問題,領隊還曾公開說會將華迪安排射最後一腳十二碼。

但當英格蘭和哥倫比亞加時踢成平手,抽搐的褲襠突然告訴華迪:「還是跟領隊說我不行吧。」內收肌腱不容易撕裂,生理和心理影響卻可以影響痛楚程度。當香港人都聽過黃蘊瑤炒車跌斷肋骨繼續比賽拿到亞運銀牌的故事,都明白痛楚是可以被意志壓抑,好讓自己可以留守賽場到最後。但另一個情況是,極大的壓力所產生的皮質醇會「撻著」腦袋的防衞機制,然後用痛楚告訴自己要遠離實際或潛在的危險。

英格蘭十二碼的魔咒,深深烙印在國民腦海。射失十二碼後全國人遷怒於自己的壓力大得不能想像,雖然射失不會像對手哥倫比亞,回國後會有被暗殺的風險;但看自己領隊要廿多年後仍未釋懷,最後一刻選擇不讓自己做千古罪人,這痛楚來得似乎來得剛剛好。痛楚永遠是真實的,就讓痛楚幫自己下這個出場決定吧。

贏了。

修夫基振臂一呼,連帶身穿的馬莎百貨出品的馬甲銷量爆燈;戴亞當了英雄,雖然他的射門被《鏡報》特邀的牛津大學數學系教授批評為五個射門裏最大機會被守門員撲救的一個。但原本不在名單卻要臨危受命,射門進了還有甚麼可以挑剔?

華迪在賽後立即被隊醫以針藥治療。不論刺進去的類固醇、透明質酸還是只有安慰作用的生理鹽水,但眼見隊友哈利簡尼勢如破竹還問鼎金靴獎,在對瑞典一役坐在後備席上看風景,或許沒有多少壯志未酬的難堪。他腦海裏會開始想像,瑞典老將伊巴謙莫域和碧咸打賭輸了,要穿著英格蘭國家隊球衣在溫布萊球場吃炸魚薯條的模樣,會是如何滑稽。

延伸閱讀:軍醫扭蛋攻略

原文刊在作者網誌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