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區議會劃界】加山前機電署用地遭劃走 楊雪盈質疑為削反對聲音

【區議會劃界】加山前機電署用地遭劃走 楊雪盈質疑為削反對聲音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選管會週一公布2019年區議會選舉臨時劃界建議,部份劃界遭批評是政治決定,為保建制派破壞其他社區完整性。灣仔區議員楊雪盈在now新聞台《時事全方位》節目中質疑,將前機電工程署總部等用地從其選區劃走,或為減少反對聲音,她又促當局計算選區議席數目時,需考慮流動人口對市政資源的需求。

灣仔區議員楊雪盈的「大坑」選區,遭劃走希雲街一帶約1,200人。她指本身選民人口不足的選區為「愛群」及「鵝頸」,選管會為「補充」該兩區人口,將選區劃界「東移」。楊雪盈指,政府早知灣仔區人口不斷下降,但目前13個議席並無減少,最終要重新劃界,臨時建議將令四個選區同時有跌落人口下限的危險。

楊雪盈又提到,她一直反對前機電工程署總部等用地(加山)賣地,今次該地同被劃走,她將不再是當區區議員,認為會否是為減少反對聲音。她又質疑日後灣仔區議會如果再減少議席,是否會先削減「大坑」選區。楊雪盈認為目前計算議席的機制需要改善,例如計算流動人口對市政資源需求的考慮,而選管會提臨時建議前,應該先進行諮詢。

政府計劃將該加山用地分為兩部份,其中一部份興建新的區域法院大樓,餘下部份則賣地興建商廈,現屬當區區議員的楊雪盈表明反對。

photo_2017-05-17_12-29-36
趙家賢(資料圖片)

趙家賢:不以同一標準削建制派選區

民主動力召集人、民主黨東區區議員趙家賢亦認為,選管會主席馮驊看似公正,但其資料來源的各區民政事務專員或有政治考慮。趙家賢又指按人口變化,東區理應減少兩個議席,但為保建制派議席故決定不作減少。他又指不少建制派在劃界前,均能精盡在新劃界範圍服務。

目前的區議會議席及選區劃界程序,為先由政府向立法會提交《區議會條例(修訂附表3)令》,修訂各區區議會的議席數目。下年區議會選舉議席的修訂程序由去年7月開始,並在今年1月獲立法會通過。議席數目確定後,再由選管會劃定臨時分界,並就選區命名諮詢各區民政事務專員後提出臨時劃界建議,諮詢公眾一個月後再確定最終劃界。

螢幕快照 2018-07-26 上午10.36.55
如嚴格按照人口調整,東區及灣仔需各削減2個議席,南區則需減少一席。

在將軍澳,新民主同盟的兩個當區區議員選區由二拆三,由林少忠的「康景」及范國威的「運亨」,劃出「慧茵」選區。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認為,是次選舉劃界有針對性,對選情有打擊。他指該黨有12個區議員,其中4個遭改劃。范國威又批評,同樣的選區劃界的原則,又不適合於建制派選區。他指西貢市中心的當區區議員、區議會主席吳仕福屬民建聯,人口只有約一萬人,連同西貢離島及白沙灣,選區理應由三合二。

范國威又指,過往西貢區議會新增議席,均會在新屋苑及海邊增加,今次卻反其道而行,直言是「高度政治敏感」,劃界影響大量民主派議員選情,偏離選管會應公正的原則。

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過往選管會仍能維持公正,但近年已開始「打茅波」。他以2003年建制派敗選後,2007年捲土重來。趙家賢認為,民主派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比預期理想,而數年來建制派炒熱不同議題及提早預備,例如委任其新民黨對手進入分區委員會,他料來年的2019年區議會選舉會有非常大的危機。

李月民:人口穩定近20年突改劃

元朗區議會有17個選區改劃,元朗區議員李月民指整個天水圍只有「嘉湖北」及「嘉湖南」有改動。他指1999年開始,天水圍人口已經非常穩定,兩區一直相對穩定。李月民指,兩區分屬天水圍南北,雙方的社區需求如在交通問題上「南轅北轍」。他又指被劃走的三棟「嘉湖北」,中間與「嘉湖南」相距中央公園,步行往「嘉湖南」需時逾18分鐘。

IMG_1421
李月民(資料圖片)

李月民又提到,新民黨原計劃在元朗東新樓區準備,但最終卻劃出「十八鄉北」,鄰近區議會主席沈豪強的選區,料新民黨選情將會十分困難。

范國威:針對去屆表現理想的民主派政黨

范國威指,受影響最高的政黨分別是民協及新民主同盟,他認為可理解為針對去屆選舉選情較理想的民主派政黨,並針對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等曾出選「選區」的議員及政黨。他期望能帶同新人,同時出選被改劃後的三個選區,以免建制派在其選區後花園「插旗」。

IMG_4762
范國威(資料圖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