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真村長黃裕財專訪】「阿財,你做嘅嘢已經超過咗一個村長。」

【真村長黃裕財專訪】「阿財,你做嘅嘢已經超過咗一個村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阿財,你做嘅嘢已經超過咗一個村長。」

黃裕財,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的父親,沙田鄉事委員會下禾輋村的居民代表。由2003年村代表選舉改為「雙村長制」後,一直以擔任居民代表(即非原居民村長)至今。

2003年前,哪些人有權參與村代表選舉並不清晰。改變始於2000年,終審法院裁定兩條鄉村的選舉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和《性別歧視條例》,確認非原居民有權參與村代表選舉。2003年,立法會通過《村代表選舉條例》,村代表選舉分為「原居民代表」及「居民代表」選舉,俗稱「雙村長制」,「居民代表」選舉容許居於同一條村的非原居民參選及投票。

不過實際操作的過程中,原居民仍然壟斷不論是「原居民代表」及「居民代表」席位,以非原居民身份循「居民代表」選舉勝出的人不多。

黃裕財(財哥)是其中之一。

IMG_2652

「阿財,有樣咁嘅嘢喎,你去選啦!」在朋友的推薦下,自小居於下禾輋村的財哥在不知村代表為何物的情況下便報名參選,更在無競爭下自動當選,一做至今十四年。

「果時只係覺得對條村有幫助。」「依家諗返,政府搞(雙村長制),會唔會係落實普選嘅其中一步?」

***

財哥合共參與四次村代表選舉(2015年後更名「鄉郊代表選舉」),所得的總票數是多少?答案是77票。2003及2007年,財哥均自動當選。2011年首次遇到挑戰,黃裕財以33票擊敗獲8票的對手,上屆2015年,票數則是44票對38票。

鄉郊代表選舉被視為「小圈子」,其中一個原因是真的少人。財哥不諱言,在「原居民代表」選舉中,一個家族有五至六個兄弟,每個兄弟有兩、三名兒子,約15人已經可以在一個只有約30名原居民選民的村中獲勝。


政府蒼白無力的鄉郊選舉選民登記廣告

不少鄉村其實均是「外來人」多,不過居民對鄉郊選舉的投票意向十分之低。財哥估計,在下禾峯村範圍少說也有逾千名居民。

雖然投票予財哥的不過數十人,不過財哥對於上屆只以六票小勝對手仍然耿耿於懷。「我掉以輕心。」「上一屆我(選舉期)特登唔宣傳,想測試下居民對自己嘅反應。」

財哥當時對選舉的看法是,當選人做足四年每年365日,四年應該有一日應該休息,便是換屆投票當日,「由選民發揮智慧,出門投票支持心儀嘅候選人」。不過結果令黃裕財失望,於是在這幾年,財哥加強宣傳,懸掛橫額之餘又開設 facebook 及 whatsapp 群組連繫居民。

19990226_10213742909595067_7977908598738738818_n
財哥在群組宣傳的其中一項功績:成功爭取郵差派信到戶

村長一般的印象是「鄉紳」,只會處理與鄉村實質利益相關的事務,例如建丁屋、批墓地,組織及協調與鄉村傳統相關的活動如太平清醮等。

鄉村中原居民權益相關的事務,《法例》亦明確規定由原居民代表處理。

「代表村內居民就村中事務反映意見、不得處理任何與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有關的事務。」
——「居民代表」職能,民政事務總署

作為「居民代表」的財哥亦坦言這些事務不會由他處理,不過財哥給出另一個「居民代表」應當如何的例子。

***

IMG_2672

「阿財,你做嘅嘢已經超過咗一個村長。」

這句說話,是出自一名資深建制派區議員之口。

訪問財哥的地點在他下禾輋村的家,他滔滔不絕談了四個小時,又帶記者在村內游走,談他曾跟進及面對的地區問題。

記者問財哥,「你做嘅嘢咁似一個區議員嘅?」財哥就笑著回應,有一個人都是這樣形容他。

IMG_2646
連接禾輋邨及下禾輋村的「禾輋橋」

選區有天災人禍,區議員的指定動作是落場手指指,影相上網;有大型工程,便要協助監察;地區設施不足,就據理爭取,這些黃裕財都做齊。

數年前下禾輋村失火,經營水晶生意的財哥正在香港仔工作,突然接到他女兒的電話,告知他村內失火。他立即拋下工作返回沙田,登上巴士後,立即致電沙田鄉事委員會主席、當區區議員、民政事務處及社會福利署,著各方準備及安排善後,包括提供膳食、開放社區會堂安置受災村民等。

財哥到達現場後,警察已圍起封鎖線,他對警員稱「我叫黃裕財,係下禾輋村村長,想入去幫手。」警員向指揮官請示後,容許財哥進入封鎖範圍。村內行人路複雜,財哥協助消防「拉喉」,安排村民聚集及派飯,又繼續爭取開放社區會堂安置。經一輪交涉後,找到大圍的隆亨社區會堂可以開放,財哥憶述,現場督察一度拒絕提供警車接送村民,他直接找到指揮官,指揮官一口答應。

有村民要求進入火場拿個人物品,並指罵財哥「幫唔到手」,他則協助警方解釋,現場危險兼阻礙救援,「一個入,個個都入」。他笑稱最終因此「失票」,「不過我覺得自己嗰日做得好好。」

IMG_2659

政府約十年前推展「吐露港未敷設污水設施地區的污水收集系統」計劃,要將下禾輋村的污水接入污水系統。財哥召開居民大會、成立居民小組,共同處理村屋接駁政府污水渠改建工程招標,在他的家裡面試入標者。

前沙田已婚警察及消防宿舍改建為公共屋邨,該處位於連接下禾輋村與禾輋邨、橫跨的大埔公路(沙田段)行人天橋(「禾輋橋」)的一邊,村民過往會穿過窄窄的通道往禾輋商場及源禾路等地。財哥就工程提出多項建議,包括拆除屋邨一面矮牆,改設消防閘,令消防及救護人員在停車場落車便可穿過閘口經天橋往下禾輋村,又提議擴闊通道、加設街燈照明等。

IMG_2667
經財哥向房屋署提議後增設的照明燈

連接下禾輋村至大埔公路另一邊的,還有另一條位於與上禾輋村交界、著名景點龍華酒店前的行人天橋(「龍華橋」),他約十年前爭取加建升降機,當時是他及時任「瀝源」選區的沙田區議員簡松年聯名提議。最近工程已經展開,不過「龍華橋」原擬定於下禾輋村一邊興建的升降機,最終轉到上禾輋村一邊,原因為某地區人士的意見。結果工程拖延至今,財哥談及這段往事仍然大為動氣。

財哥的最新地區工作計劃,則是如何繼續改善村內行人通道,以及「禾輋橋」橋下的單車停泊處。

IMG_2664
「禾輋橋」橋下的單車停泊處

***

黃裕財為人所認識,是因為他的其中一個兒子叫黃浩銘。

過往定義自己為建制派的財哥,今日他坦言已有所轉變,「DQ係唔岩嘅」,「爭取民主自由有咩錯,阿 Ming 嚟緊又要坐監喇(佔中案)。」

IMG_8864
2016年立法會選舉,自視為建制派的財哥走上前台為兒子助選

2011年黃浩銘首次代表社民連參選區議會選舉,在當區瀝源出選。本身是公民力量成員的財哥,狠批代表公民力量出選的黃宇瀚。令他憤怒的不是因為黃宇瀚與他的兒子競爭,而是不滿黃宇瀚的入屋單張,將他的工作成果列作自己名下,部份內容更引述出錯,例如將污水渠工程說成是更換水管工程。財哥有次乘黃宇瀚入村,當面質問,結果黃宇瀚事後出傳單形容為「野蠻事件」,「我睇清咗呢個年輕人」。

IMG_2648
財哥笑稱,「打格仔果個咪我囉!」

***

2014年某日早上,有村民拍門,告知財哥家門外「有啲嘢」。

是一個紅油寫上的「死」字,更收到恐嚇電話。

13511954_10209845269316496_4391187560726838795_n

即便對方不來電,財哥都深知原因,他協助一戶面對遭暴力迫遷的寮屋居民,結果招來報復。

記者問財哥有否害怕。

「梗係驚。」

他的兩個兒子在家裡內外,安裝了逾十部閉路電視,風聲緊張期間,女兒亦在外暫住。警察則連續幾個月,派員到他的家及兩間店舖不定時巡邏。

***

上下禾輋兩條村三位村長,聯名在「龍華橋」附近掛橫額,記者問財哥為何不掛?「實俾人界。」

IMG_2675

鄉郊代表選舉將於年底換屆,財哥暫未考慮爭取連任問題,但認為要有更多人參與。

財哥多番強調,鄉郊選舉不同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真係要講地區工作。」

「做村長,要真係用個心幫村民。」

IMG_263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