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如果跟著陳智思這種老細

如果跟著陳智思這種老細
廣告

廣告

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認為,填海是解決香港房屋問題最好方法——他特別推介在東大嶼大規模填海的選項,和林鄭、陳帆以及今天開記招的團結香港基金互相呼應——又批評以粉嶺高爾夫球場建屋的建議so stupid (「太愚蠢」)。

暫且放下應否填海的討論 (註一),陳智思呢句so stupid,很容易就令人聯想起自己公司那些「un頂able」的上司的口吻。未知每個人上班是否總會遇到一些有權有勢,但欠真材實料,或為了私利捩横折曲、強辭奪理的老細。呢D友通常特別需要證明自己啱,自己掂,有功就領,有鑊就卸,又鍾意恃勢凌人和指生晒。而so stupid往往就係呢種人的口頭禪,可以踩低伙記,抬高自己,自我感覺相當良好。

你話呢D人蠢咩?佢地又蠢唔晒,好似陳智思咁,雖是世家子弟,但身為建制中人,佢過去的公眾形象其實不算差,仲試過向羅范椒芬潑冷水,唔贊成強制性迫令老師返內地認識國情。不過,時移勢易,在土地大辯論中,陳智思已不是第一次放厥詞(可參考《粉嶺高球場是一面照妖鏡》一文)。今次,他化身保育人士,用「高球場有大量珍貴古樹及古蹟」爲由,反對收回高球場。他好似唔知道用高球場起樓和保育古樹和古蹟是可以並存的 (可參考阮穎嫻《高球場建屋 最符合社會效益》)。用這種水平的理由,只能瞞騙不太關心時事的市民。對政治成熟的公民來說,如此夾硬來,只說明陳氏只顧一小撮人的私利,而置重大公眾利益於不理。

更可笑是,陳自己居然承認這是「百分之九十九對百分之一的階級鬥爭」。或許他以為,這樣說會勾起港人的恐共情意結,害怕資産階級被批鬥,個人資産被充公。這一招,主流經濟學者經常用——譬如領展獨立非執行董事,兼民主思路理事王于漸教授上星期開記招,反駁利益輸送的質疑時,便這樣說:「如果認為任何合作都是官商勾結嘅話,只有行社會主義」。在九七前後,一聽到大鑊飯,一聽到被共産,很多市民就本能地抗拒,立即站到主流經濟學者那一邊。但現在不同了,因為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問題出在不受制約的政治和經濟權貴身上。陳智思說得對,這確是一場「階級鬥爭」,是少數特權階級向大多數普通市民長期打壓、剝削的結果。

高球場高度集中和反映這個社會的不公義,所以才成為眾矢之的。如果陳智思之流真心相信大灣區是好東西,為何不倡議把高球場全個搬過去呢,反正交通很方便嘛?

(註一:值得留意的是,民間土地資源專家組成員任憲邦昨天聯同環保觸覺開記招,對填海計劃提出強烈質疑。任憲邦參考近年本港大型基建的造價,估計東大嶼填海項目開支高達4605億元。他又表示,人工島位海中心,至少需要興建4條三線來回過海行車隧道及3條過海鐵路,將梅窩、喜靈洲、東大嶼、西九龍及港島西部連接起來,估計該7項基建造價已高達2858億元,較填海造價1173億元高出1.4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