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大叔激賞《逆流大叔》,戲飛代散水餅贈同工

大叔激賞《逆流大叔》,戲飛代散水餅贈同工
廣告

廣告

* * *

楔子

Frankie(右)和《逆流大叔》導演陳詠燊都在演藝學院畢業,嘗受教於影評人家明講授電影史。而奇夫(左)和家明都自中大出身,本科皆與電影無涉,卻俱與電影投緣,曾一起共事。

既在同一圈子,港台重拍《獅子山下》時,Frankie 和奇夫都有參與,因而相知。

奇夫對街道和掌故素有心得,深稔電影取景,文章散見於星期日《明報》,編彙成《電影現場之旅》。

轉職前奇夫原擬請食「散水餅」,但為表彰《逆流大叔》,改為送「散水飛」。Frankie 見此,在 FB 留言挑機:「包場呀笨。」奇夫爽快應機。

* * *

問:點解咁欣賞《逆流大叔》?

奇夫:其實事前對齣戲冇期望。但自命都到大叔嘅年紀,入到去發覺大叔嘅處境,無論家庭、事業同前路,都好有共鳴。

人到中年,畢左業十年廿年,都會遇到轉折,點樣走出困局?我而家都面對轉型,下一份工同以前做開嗰飯完全唔同,轉去類似顧問嘅位置,由零開始。

而且我喺沙田大,由幼稚園到大學到今日依然住喺沙田。有時荷里活會嚟香港取景,但只係當香港做佈景板,拍完就走。

《逆流大叔》拍城門河靚到不得了,對上一套拍過城門河嘅港產片,已經係爾冬陞嘅《門徒》。你要係香港人先會經歷過,知道發生喺邊度。

套戲係有好多瑕疵,唔係好成熟。但工作上無論順逆,睇完都有得著。我覺得包場夠胡鬧,就好似戲內四個主人公,放開自己嘅枷鎖,let go。

Frankie:你入戲院,攞得番嚟嘅嘢都係無形。想睇特技睇飛車睇玩命,咪去睇《職業特工隊》。點解有啲人覺得畀一百蚊入場睇嗰啲嘢先抵?既然價值根本係無形,不如睇一齣有香港心嘅戲。

唔止背景,《逆流大叔》嘅底蘊都係香港,導演同香港連埋一齊。例如用戲謔嘅態度回應獅子山精神;胡子彤為左女朋友放棄體育,都反映而家香港嘅集體意識。

陳導一直師從馬偉豪等比較傳統嘅港產片導演。佢從來唔係學院派,拍小品商業片。以上都令我原諒套戲嘅美中不足。

我明白批評話劇本唔完整,故事線強弱不均,文戲調度簡單,同港台劇差唔多。但我睇左兩次,清楚更多缺點;同時睇到更多優點。例如喺資源限制下,好畀心機拍扒龍舟,用畫面同氣氛渲染龍舟嘅力量。

而且幾個佬之間,對白嘅 chemistry 好強。一齊問「又喊」嘅黃德斌為女定為錢,「中喇」就一齊飲勝。依啲 chemistry 一半要歸功演員;一半要歸功陳導。對白本身要寫得好,演員先演得舒服。

陳導入行做編劇多年,喺片場同演員對戲,掌握到演員節奏,對白先會流暢,依啲都係功力。

* * *

問:邊個角色最有代入感?

奇夫:我係黃德斌同潘燦良嘅混合體。

我冇喇喇做左管理層,同黃德斌一樣,既要滿足高層;但基層又會覺得你係朝廷鷹犬。我好體會到黃德斌最後要「玩鋪勁」,其實個心貼近基層。

因為職責所在,又要睇住份糧,初時黃德斌成日戴住黑超,就係假裝嘅意象。後來佢同基層打成一片,終於除低眼鏡同西裝,做番一個貼地嘅人。

至於基層男人都會遇到潘燦良嘅處境,住喺公屋好細嘅地方,老婆係新移民,同阿媽住埋一齊。仲有啲無謂嘅幻想。。。

有時男人返工嗰陣反而比較舒服,可以同班兄弟好麻甩,好拚搏;返到屋企都係好濕碎,好囉嗦嘅事,比如呀女問你啲嘢都唔識。我地係睇 mass media 長大;但後生都係睇手機。

戲裡面基層家庭嘅小朋友講普通話,其實中產家庭都係咁,不過係講英文--最近個仔先糾正我啲英文發音。

Frankie:公屋、新移民、家嘈屋閉。。。係好多香港人嘅生活。成齣戲表現最好嘅就係潘燦良,佢做爛佬真係做得好好。

朋友睇完話,潘燦良同余香凝嘅戲冇鋪排嘅。喂你望住余香凝駛鋪排嘅咩?有荷爾蒙就得架喇。

問:冇錯,雖然主角係吳鎮宇,我喺佢同潘燦良之間掙扎好耐,但始終覺得潘燦良演得最好。

Frankie:吳鎮宇係代表舊時嘅港產片。佢嘅角色最唔現實,做左鄰居嘅湊仔公。但依種痴情男人經常喺港產片出現,佢亦鍾情《英雄本色》等舊片,象徵住香港電影嘅前世今生。

奇夫:梁家輝喺《天台的月光》都係演依種一往情深嘅男人,依套橋港產片已經用左幾千次。

用場景去睇,吳鎮宇參演嘅電影就係 97 後嘅香港寫照。

第一部係林嶺東嘅《高度戒備》,97 年上映。吳鎮宇嘅角色係港大畢業嘅土木工程師,有穩定職業,但賭馬輸錢,於是想打劫馬會金庫。當年吳鎮宇就係由城門河潛水入馬會。

第二部係阮世生嘅《神經俠侶》,05 年上映。吳鎮宇又係演建築師,但因為挫折而半瘋半傻,喺灣仔遊蕩。象徵住精英俾金融風暴打敗,跌落凡塵。

兜兜轉轉廿年,吳鎮宇又番返嚟城門河。

Frankie:你要喺香港拍戲,先能創造依啲緣份。

奇夫:港產片嘅小品愈嚟愈少;荷里活一樣充斥 Marvel 同 DC,其實係入去睇電腦動畫。小品即係冇特技,冇大場面;靠對話、靠處境、靠衝突推進劇情。

Frankie:《逆流大叔》係講班打工仔。好多港產片題材都類型化,警察、大賊、黑社會,同埋一啲離地嘅愛情片,啲人好似唔駛做。香港已經好耐冇打工仔嘅片。

奇夫:表面上係知識型經濟,但前線其實仲有好多工人。《賣身契》、《摩登保鑣》後已經好少打工仔嘅片,因為嗰陣時仲係工業年代。踏入服務年代,香港仲有冇電影講勞資關係?近乎冇,我一時都諗唔到。

* * *

問:陳導點知你地包場?

Frankie:因為大家都有好多 common friends,而且係聯絡電影公司包場。

但我唔知佢會嚟,臨完場問可唔可以影相留念,先知導演喺出面。原來佢提早嚟到,坐喺 starbucks 一個鐘等完場。而且佢清楚片尾曲邊個音出現,先好推門入去謝票。

雖然睇落氣勢如虹,但套戲嘅成本係九百萬。起碼要有千六萬票房左右,加埋其他周邊,先可以回本。留意係平手,即係冇錢賺。用 X 2 嘅邏輯,票房大約要係成本嘅兩倍,而家離回本仲有好大距離。

我地咁肉緊鼓勵人睇,因為港產片嘅現實就係咁。部戲咁有心,咁得人歡心,都唔能夠為投資者帶嚟回報。而且戲院嘅場次唔多,對港產片缺乏信心。

奇夫:依個係我包場嘅另一原因。上映兩星期後如果冇口碑,戲院嘅場次會收縮得好快。

Frankie:好耐冇聯絡嘅朋友都有嚟睇包場。其中一位朋友搞永續經濟,見到我地玩得咁高興,佢都會效法搞包場,請呂大樂同陳導演對談。唔好睇輕一次包場,會引申出另一個機會。

奇夫:冇架喇,得番啲有心人同傻佬。我只係一個觀眾,如果想繼續睇,就要付出,唔能夠坐喺度,永世做 free rider。

Frankie:香港觀眾可以諗吓,入場想攞咩返去。就算電影有幾多千萬特技,你都攞唔走,攞得走嘅係無形嘅。你僅僅求一百分鐘刺激;抑或有啲嘢能否帶返去生活?我會揀後者。

奇夫:同埋我喜歡部戲嘅 open ending,沙田大會堂搶新娘嘅結果,我鍾意到不得了。以為係老套結局,結果回到現實,完場時我拍爛手掌。

我離開舊公司,新工完全係未知數。係咪會修成正果?唔一定,或者會跌得更痛。但落落大方係第一步,生活仍然繼續。

套戲冇畀你童話式幻想,真正嘅比賽唔係龍舟,而係人生。

* * *

後記

看過《逆流大叔》,筆者和受訪者一樣,都很明白小本製作的局限,尤其在言志的對白,由於缺乏蘊釀,說時難免顯得斧鑿。

然而整齣電影絕對值得表揚,更須一提潘燦良家中有鄉音的老婆。其實她叫吳鳳鳴,嘗在同流劇團欣賞她演《野豬》的要角,見證過她的非凡演技。哪怕在《逆流大叔》她僅演閒角,但唯肖唯妙的口音依然令人難忘,適如筆者看過《野豬》的結果。

最後不得不承認,筆者最喜歡的角色還是潘燦良。因為自己一生都活在潘燦良的妄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