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政經

香港公投:被封存的香港歷史

香港公投:被封存的香港歷史
廣告

廣告

我們研究團隊在英國國家檔案館(The National Archives)中,找到一份名為《香港公投》(Hong Kong: Referendum)(註一)的解密檔案,時任港同盟主席的李柱銘一度打算在立法局動議,表決是否就彭定康1995年政改方案進行一場全港公投(玩鋪勁),讓市民表達是否支持香港進一步民主化的集體意志。

(問過馬丁,他說基本上已經忘記有件咁既事,都是檔案最有記醒。)

後來的發展大家都知道:公投議案告吹。那檔案裡還有告訴了什麼?沒有。因為這份《香港公投》整份有6份文件(folio)連同附件,但當中4份則以「影響外交關係」 (Exemption 27(1))為由將大部分內容抽起,結果無法得知當時公投議案無疾而終的原因,例如是否有中方因素考慮被迫告吹?港英政府當時如何介入事件?可能香港歷史從來都是這樣不明不白。

無法得悉這場「公投運動」(如有)胎死腹中的原因,皆因各個部門可以根據《資訊自由法》下的豁免條款,將部分檔案內容抽起而豁免廿多年後正式公開,例如:

同類被「暫時扣起」(temporarily retained)亦見於其他最新公布的解密檔案。這類檔案因不同理由被強行扣起的現象相當普遍,而且大多舉出的理由是「有行政上需要」或「載有敏感資訊」。被扣起的檔案往往牽涉決定香港重大發展的議題,直接窒礙香港人了解過去歷史重大時刻。

除了這些「暫時扣起」的檔案外,政府部門亦會將部分解密檔案的重要內容塗黑(Blackened),例如其中一份1987年檢視香港代議政制的檔案(註二),當中整整三版紙內容全部被塗黑。

第三類便是部門強行整份「封鎖」(closed)的檔案,這些檔案本身已過檔案法訂下的封存年期,但相關部門在檢視檔案後決定加碼,將相關檔案「封鎖」年期延長,相當一部分甚至去到2049年,意味即使香港「五十年不變」的年限已完,香港人仍然無從窺探這些檔案真貌。

為了揭露這些被扣起、塗黑、封鎖的密檔,我們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Decoding Hong Kong's History 研究團隊過去一年開始引用《資訊自由法》上訴(俗稱「FOI request」),要求英國國家檔案館公開。

過去工作主要集中封鎖至2049年的密檔,我們下一步全面檢視這些不同程度冰封的密檔數目及類目,繼而透過FOI request向相關部門「追債」,還香港人了解香港重大歷史的知情權,讓更多歷史檔案可以早日重見天日。

註一:FCO 40/3579 Hong Kong: Referendum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註二:FCO 40/2396 Review of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