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SEN 家長欣賞《非同凡響》,不求煽情賣弄,但求蘊藉綿長

SEN 家長欣賞《非同凡響》,不求煽情賣弄,但求蘊藉綿長
廣告

廣告

圖 1 曾偉延

一班家長的子女,都有特殊教育需要(SEN,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他們自行眾籌,包場看《非同凡響》。

曾偉延有三個孩子,二女患唐氏症,小女患自閉症譜系障礙。一如電影情節,小女走慣了相同的路,否則會固執地鬧別彆。

二女出世之初,父母都不知所措,惟產房護士率先察覺孩子有異,她沒有點破,卻語重心長安慰夫婦,孩子只挑在「大好人家」投胎,好易照顧。

曾偉延笑道:「我地係超級大好人家。」

他進而介紹 SEN 孩子的分佈。逾五萬 SEN 學生,有四萬就讀主流中小學,僅約七千學童能入讀特殊學校。每年都有四千家長迎接 SEN 幼兒,但支援遠遠未敷需要。

他鼓勵同路人說出經歷,同舟共濟,爭取政策改善。只要有足夠的照顧和機會,SEN 孩子依然能大放異彩。

* * *

p2

圖 2 徐江琼

徐江琼(Helen)的女兒患上基因突變的罕見病雷特氏症。本來正常的孩子會突然病發,從此思維紊亂,無法入睡,不斷重覆一些動作,身體和智力均受摧殘,晚期多需輪椅應付餘生。

乍聽「雷特氏症」,徐根本不知所云。苦於二十年前少有人知曉病源,只能用英文搜集資料,病患家長都徬徨了好些日子。所幸他們互相扶持,並肩成立雷特氏症協會,自行彙整資訊,承先啟後,至有今日規模,裨益後人少走彎路。

* * *

p3

圖 3 麥妙齡

麥妙齡(Miu)回思女兒出生,意想不到她是唐氏兒,心底一度難以接受。憂患除了日夜劬勞,她也很擔心路人目光,一如電影裡珈朗之父耿耿於懷。

直至一天她帶女兒應診,見到另一位年邁的母親,孭著一個長大成人,卻身懷殘疾的孩子,麥深慨其偉大。「我個女仲行得走得!點解我咁難接受?」終於釋懷。

《非同凡響》出自真人真事,勾起她很多回憶。「講到點樣接受佢,需要一個階段,真係好困難。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如果要人地接納佢,首先要家長接納佢。」

女兒劉理盈說,《非同凡響》拍得好,恰似她的人生,感受到家庭幸福。

* * *

p4

圖 4 阿 Milk

阿 Milk 一直熱心撮連同仁。有一天患自閉症的兒子致電哭訴,但口訥的他說得磕磕絆絆。Milk 鼓起耐性聽他訴苦,才明白來龍去脈:原來是同學頑皮被老師趕出課室,孩子為救同學拉他回去,才掀起更大紛爭。

Milk 立即對孩子說:「媽媽信你,唔駛擔心。老師講咩都好,我會同佢解釋。」面對 SEN 孩子求助,她強調首重信任。「唔好同孩子講『你又嚟啦你又出事喇』;同孩子講『全世界唔信你我都信你』,依個最重要。」孩子能否向善,終究取決自父母的支持。

* * *

p5

圖 5 阿趙

阿趙的孩子患亞氏保加症,在傳統中學就讀,英文是全級三甲;中文是倒數三甲,孩子怎樣努力都學不好中文。《非同凡響》的若干情節,他亦曾親遇。勉強孩子學習不擅長的科目令他變成「苦瓜干」,阿趙反思要改變的是否自己期望?「我自己都做唔到,點解要迫佢做呢?」

* * *

p6

圖 6 吳太太(受訪者沒有上鏡)

吳太太的兒子正在特殊學校長大。她說《非同凡響》比《黃金花》更好,更真實和全面。

* * *

後記

訪問時筆者遇上尷尬,誤以為麥妙齡的千金是「小朋友」,父母澄清她已 24 歲。筆者因而省悟,原來自己一直看不出他們年齡。

我們都自詡有良心,但往往流於表面,蜻蜓點水,沒有真正的共鳴和委身。

很多趨時的商業片都經不起重看的考驗,但重看《非同凡響》,更明白導演匠心,嚴謹的劇情首尾呼應,寧願結局歸於平淡也拒絕煽情。真正進入角色的境況,便明白結局後還有很長的路的走。更難耐的真實世界,更需要細水長流。

今天是《非同凡響》最後一天公映,但在下依然衷心推薦,期望來日可在中學巡迴放映。衡諸今年港產片,愚以為它依然可據前列,問鼎金像獎最佳電影,起碼要有角逐的機會才相稱。珈朗和余香凝相得益彰,都很應該獲得最佳新演員提名。

廣告